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进入矿洞
    盘膝坐好,放出傀儡兽帮自己护法,风乙墨气沉丹田,丹田内紫金九彩游龙丹喷薄而出,绽放九种光彩,光华四溢,随着紫金九彩游龙丹不停旋转,四面八方的灵力被吸引而来,钻入金丹之中。

    这种吐丹修炼之法虽然比较快速的吸收灵力,可是却缺少灵气入体过程,让肉身、经脉省去被淬炼效果,以风乙墨经验来看,不太合适,不过却是最快速度补充灵力的方法。

    风乙墨本身修炼九天罡风诀,筋骨、经脉都得到很好的淬炼,吸收灵气的速度比寻常修士要快,因此他只吐纳半个时辰,就结束了吐丹修炼,转为修炼月之影。

    特别是月之影遁,起码要达到可以自由穿梭在影子中,而不是死板的待在一处不动。如果上一次就能修炼至小成,也就不会被雪山宗化神期高手看到了背影了。

    一夜时间在修炼中过去,风乙墨、小铃铛都废寝忘食都修炼,直到第二天,两个人均被山下传来的喧闹的声音惊醒过来。

    因为有傀儡兽护法,风乙墨并不担心安危,没有设置禁制阵法,而且临时洞府设置在半山腰,距离山底有数十丈距离,天寒地冻的,人迹罕至,不曾想还真的有人经过此地,而且不是一个人、两个人,而是一队人,整整一队长毛猿人,被绳索捆绑着,穿成一串,足有三百多人,被十几名修士押解着从山下缓缓走过。

    小铃铛同样看到了族人,双眼几欲喷火,拳头攥的紧紧的,可是慢慢的松开,现在的她无能为力,无法救助族人,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被押送走。

    等一队人马过去后,风乙墨才看着满脸泪痕的小铃铛,问道:“他们这是被押送到什么地方去?”

    “还能是哪里?肯定是矿洞,这么多的人一定是送到矿洞挖矿去了!”小铃铛咬牙切齿的说道,然后转过身,噗通一声跪倒:“少爷,我、我求求你,救救他们吧,不然他们用不了多久就会死在矿洞之中了。”

    风乙墨自己曾经在图中山当过矿工,知道矿工的艰辛,可是也不是所有矿工都能死在里面啊,为什么小铃铛说的如此严重?他伸手搀扶起小铃铛,问道:“那一日在酒楼,为什么一提到矿洞,你那么害怕,店小二也不让谈论?”

    小铃铛眼中的仇恨火焰越发旺盛,进而变成恐惧,颤声道:“少爷,你有所不知,矿产是雪山宗的命脉,被他们所把持,任何人得不到允许进入矿洞都会被无情处死,更禁止谈论。而且,为了增加产量,雪山宗就到处抓我们这些长毛猿人、雪人等进入矿洞挖矿。我的母亲就是被他们抓走,一直没有回来。而且听别人说,无论多么强壮的长毛猿人、雪人进入矿洞,都活不过两年,全都死在里面了!”

    两行泪水从小铃铛眼中流下:“可以说雪山宗的财富是累积在我们族人以及其他人白骨之上,是用我们的命换来的!”

    嗯?进入矿洞内的长毛猿人不到两年就会死去?要知道长毛猿人、雪人生命力极其旺盛,普普通通都能活一百多岁,雪山宗之人肯定不会愿意让奴隶们无辜死去,不然,他们还需要重新抓来更多的矿工,因此,应该是矿洞内某种原因造成他们的死亡。风乙墨对此产生了怀疑,莫非雪山宗拥有的矿洞里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走,咱们跟上去看看!”风乙墨袖袍一卷小铃铛,从雪山上飞身而下,悄悄的跟了上去。

    小铃铛又惊又喜,不住的道谢:“谢谢少爷,谢谢少爷!”

    两个人远远跟着一行人,为了不被发现,风乙墨给小铃铛和自己分别贴上三级隐匿符,只要不施展法术,是不会被发现的。更何况,那些押解长毛猿人的修士都是筑基、金丹期修士,修为最高的不过是金丹中期,发现不了他们。

    到了晚上,前方的押解队伍也不休息,彻夜赶路,不幸的是半夜就起了暴风雪,雪花漫天飞舞,行进更加艰难,可是那些雪山宗修士却挥舞着皮鞭,不停的鞭挞长毛猿人,让他们继续赶路。

    远远传来皮鞭的啪啪声已经一声声惨叫,让小铃铛心头在滴血!

    风乙墨抓住小铃铛的手,发现她正在发抖,连忙安慰道:“不要轻举妄动,咱们伺机而动,正好借助暴风雪混入你们族人队伍中。”

    小铃铛一愣,自己还算可以,可是少爷是一个修士,如何能混进去呢?正在诧异,风乙墨已经拉着她的手飞快的奔向前方。

    暴风雪让两丈之内都看不清景物,十几名修士根本兼顾不过来数百人的长毛猿人队伍,风乙墨以最快的速度把小铃铛绑在绳索上,然后一闪身,来到最后一名雪山宗筑基后期修士身后,往前一冲,整个人就冲入那修士厚厚的兽皮衣服内,样子也变成那人的模样,而那名修士已经被他封印了修为,扔到须弥铁之中了。

    一系列动作不过两息时间,小铃铛看的眼睛都直了,少爷就是厉害!

    之前在冰谷内,为了变成鬼脸冰蜂,风乙墨苦修地变之易形术,如今施展此术,行云流水,而且时间维持超过24个时辰,并不害怕露馅,况且,他还有三级幻符可以最为后备手段。曲寒山曾经错误的认为地变之易形术乃是用了幻符。

    暴风雪持续了第二天上午,谁都没有发现队伍中多了一个长毛猿人,也没有发现一名雪山宗修士被换了。

    到了傍晚,队伍来到一座巍峨的高山之下,修为最高的金丹中期修士大手一挥,示意队伍停止向前,然后来到一块巨石之前,从怀里掏出一块令牌,对准巨石一晃,巨石轰隆隆从中间一分两半,露出一个黑漆漆的洞穴,金丹中期修士这才挥手示意带头的长毛猿人进入洞穴。

    可是带头的长毛猿人似乎对于洞穴十分恐惧,不住的后退,不敢向前,旁边一名修士立即挥起手中的鞭子狠狠的抽打下去。

    那长毛猿人立即惨叫起来,身上出现一道道血痕,连忙奔向洞穴,绳索所绑缚的其他长毛猿人自然也就被他带了进去。

    “真是欠打,非得让老子抽一顿才听话!呸!”那挥舞鞭子的修士呸了一口浓痰,骂咧咧道。

    等所有长毛猿人全都进入洞穴,金丹中期修士才最后一个进入洞穴内,巨石便轰隆隆关闭上了,谁能想到神密的矿洞入口竟然在一块巨石之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