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奇怪的柱子
    大黑风蟒飞快的游动,唰的出现在一名受伤的金丹后期修士身后,一口就咬掉了半边身子,然后撞飞另外一人,至此,除了风乙墨之外,5名后期修士死了2人,伤了3人,4名中期修士尽数死去,而弥老也借此机会修为停在元婴中期之上!

    不过,弥老七窍尽是鲜血流淌而出,看到弟子们的惨状,他怒吼一声,强大的法力喷涌而出,身前铜钟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钟鸣,向大黑风蟒快如闪电的轰了过去。

    这一记,速度极快,大黑风蟒来不及躲避,只能硬碰硬的撞在铜钟之上。

    轰隆隆!

    大黑风蟒竟然被铜钟轰飞,撞到洞壁上,洞壁顿时坍塌了一大片。

    弥老飞身接住倒飞回来的铜钟,身形微晃,直奔乱石堆中的大黑风蟒而去,然而没有来到跟前,乱石纷飞,撞向弥老,那倒在地上的大黑风蟒两只硕大的眼珠子瞪着弥老,嘴巴一张,一颗婴孩脑袋大小的乌黑的妖丹流星般轰向正飞来的弥老!

    弥老大叫不好,连忙把铜钟举在身前,就听当的一声,铜钟发出一声悲鸣,哗啦啦变成无数碎片,而黑色妖丹穿透了铜钟,重重轰在弥老身体上,弥老身体外面的护体真气好像纸扎的一般,毫无作用,左半边身子顿时被轰飞,整个人惨叫着飞出数丈。

    一名伤势最轻的金丹后期修士飞身去接弥老,接过刚刚碰到弥老身体,一股巨大力量传来,他的双臂咔嚓咔嚓断裂,嘴里喷出一道血箭,跟弥老滚落一起。

    风乙墨趁此机会飞身上前,手中的困龙鞭重重的抽在大黑风蟒的脑袋上,嘭的一声,大黑风蟒脑浆迸裂,死于非命!这一记,力量远远大于之前。

    风乙墨袖袍一卷,收了黑风蟒的尸体,手中困龙鞭一抖,卷住滚落一旁的妖丹收起,向小黑风蟒看去,那妖兽已经先一步断了气息。

    风乙墨自然不会放过尸体,收入储物袋中,这才看向弥老。

    此时弥老浑身发黑,已经开始腐烂,元婴从头顶飘出,同样浑身漆黑,大黑风蟒妖丹剧毒已经遍布他全身,就连救他的金丹后期修士也身中剧毒,奄奄一息了。

    一起来的十名金丹修士,只有风乙墨一个人是完好无损,另外一人重伤昏迷。

    “你、你是谁?”弥老本来就用秘法激发潜力,强行提升修为,如今又身中剧毒,元婴开始溃散,他终究发现风乙墨不妥,虚弱的问道。

    风乙墨沉默片刻,“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能保护这个矿洞所有人。你安心的去吧。”

    弥老元婴苦笑一声,已经变成半透明,“希望你能看在并肩作战的份上,不要为难那些弟子,如果有可能,去一趟弥落山,老夫储物袋里有一样东西,交给弥落山的凌霄宗内的......”

    弥老的话还没有说完,元婴就嘭的一声溃散,消失在空中了。

    “唉,又陨落了一个元婴修士,不知道万婴葬魂冢还差多少元婴了?”风乙墨叹了一口气,收了弥老的储物袋,还有其他金丹修士的储物袋,然后四处打量这个黑风蟒盘踞的洞穴,倒底是什么东西吸引了它们过来。

    经过一番打斗,洞穴内到处都是破碎的碎石,那被大黑风蟒撞坍塌的地方露出一根黑色的两丈粗细的柱子,高六七丈左右,柱身上镂刻着鬼怪之物,张牙舞爪,甚是狰狞。

    这是何物?

    风乙墨围绕着柱子转了两圈,没有弄明白这是什么东西,不过,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吞噬人类生机的黑烟就是从柱子上散发出来的。

    他后退几步,祭出青光月牙轮,对准黑色柱子狠狠的轰了过去。

    当!

    一声巨响,青光月牙轮被弹飞回来,竟然连一丝印痕都没有在柱子上留下!这让风乙墨大吃一惊,到底是什么材质的柱子,如此坚硬?

    他又连续轰击两下,还是没有任何作用,也就只好作罢。

    仔仔细细看了几遍,最后在一个毫不起眼的碎石下面,发现了一个妖艳的果子。

    “是万毒果!”风乙墨吃了一惊,怪不得黑风蟒会留在此处,原来此地生长出万毒之王的万毒果,它们黑风蟒就喜欢吞食各种毒物,来增强自身毒性,看来还没等吞下万毒果,两条黑风蟒就毙命了。

    大黑风蟒内丹剧毒无比,连弥老这样的元婴修士都无法抗拒,腐蚀了元婴。

    风乙墨取出一个玉盒,小心翼翼的收起万毒果,乌鳞针被毁,他打算用黑晶钻炼制一种名为黑蜂针的针形法宝,在炼制过程中,加入万毒果,立即就会让杀伤力翻倍!

    不过,那需要修罗黑芯焰晋级为五级灵焰才行。

    来到重伤昏迷的唯一幸存的金丹后期修士身边,风乙墨救醒了他,趁他神智还没有完全清醒,施展控魂秘术,控制了此人,然后两个人这才把所有尸体带出这一处洞穴,临走时候,风乙墨祭出青光月牙轮,轰碎了通往此处的通道。

    风乙墨之所以能够控制金丹后期修士,那是因为他的神识堪比元婴初期修士。

    守在外面紧张等候的其他修士,见只有风乙墨两个人回来,连弥老都葬身在妖兽嘴中,无不骇然失色,惶恐不安,好在风乙墨放出两条黑风蟒的尸体,让众人放心下来,不会再有妖兽出现,伤及他们的性命。

    如今,整个丙字区36号矿区,只有风乙墨跟他控制的金丹后期修士二人修为最高,自然大权落在二人手中。

    那金丹后期修士名叫偌中明,受伤不轻,风乙墨便安排他回洞府疗伤去了,他收了黑风蟒尸体,命令其他金丹修士救治受伤的修士、长毛猿人,清点损失,尽快恢复生产,不能耽误挖矿进度。

    很快,伤亡人数汇报上来,弥老牺牲,金丹后期修士死了4人,中期修士死了4人,筑基期弟子死了15人,伤30多人,长毛猿人死伤80多人。

    风乙墨挥手示意汇报的金丹中期修士退下,下铃铛连忙上前:“少爷,您没受伤吧?”

    风乙墨嘿嘿一笑,道:“哪能那么轻易受伤呢,可惜弥老那人了,如果不是他拼了命重伤了大黑风蟒,我也不会轻松的斩杀它!”

    “少爷,既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咱们救人计划是不是可以提前了?”

    风乙墨点点头,“不错,是该提前了。我这几日再控制一些人,咱们就动手!”

    “好,一切听少爷的安排!”

    ......

    接下来两天,风乙墨逐一把剩余的7名金丹中期修士尽数叫到自己的洞府,全部施展控魂秘法加以控制,又控制了十几名筑基期修士,感觉到了极限,这才停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