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宝物到手
    风乙墨呆了一呆,什么情况?连封偷袭了他的师叔?自己人怎么打自己人了?

    等他悄悄从连封洞府出来,旁边洞府已经洞门打开,里面的元婴后期修士已经飘身而下追杀下去了,连洞府门都忘记关闭。

    风乙墨见状连忙闪身来到洞府内,强大神识卷动,袖袍一张,所有东西全都如同青龙吸水办吸入须弥铁中,如法炮制,几座洞府内物品尽数被他搜刮的干干净净,正待飞身遁下山去,忽然停下脚步,抬头仰望。

    那雪山宗太上长老带人去追杀连封了,岂不是说上面无人了?

    风乙墨一颗心脏激烈的跳动,眼中略微犹豫片刻,牙关一咬,飞身来到巨石之上,便看到两座洞府并立,其中一间洞府洞门大开,连禁制都不曾布下,他哪里犹豫,飞奔进去,神识狂扫,所有东西全都收入须弥铁中,然后以最快速度来到休息室,找到隐藏宝箱的禁制,让噬灵蚕吞噬破解,抓起宝箱,转身就跑,根本没有时间开启旁边的洞府。

    飞天雪山山脚下,一名胸口上插着一把黑色匕首的老者正全力攻击连封,强大的灵力法术让四周冰雪飞扬,宛如生出一场暴风雪一般,逼迫的连封步步后退,令他苦不堪言。

    本以为,以上古神兵吞血刃重伤了荆师叔,会让他战力丧失,谁知荆师叔如此凶悍,居然凭借重伤之躯,打压的他步步后退,而且其他师弟们陆续赶来,如果陷入他们的包围,断然没有活路。

    正不知该如何是好,荆师叔突然爆喝:“好贼子,你竟然还有同伙!”说完,也不攻击连封了,身形一闪,向飞天雪山山顶飞去。

    连封大喜,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这是自己唯一的机会,一个瞬移,把一名赶来的元婴中期师弟轰飞,手持宗主令牌,对准护山大阵一晃,冲出大阵,消失在夜色之中。

    风乙墨在让噬灵蚕吞噬了宝箱禁制就知道,禁制一经破坏,势必会引起化神期老怪的注意,因此没做任何耽搁,展开月之影遁,朝山下遁去。

    果然,刚刚来到半山腰,一股强大气息飞身而上,一晃七八十丈的距离,吓的他一动不动的躲在影子中,等那荆师叔消失后,才飞快的遁了下去。

    此时,整个飞天雪山的修士都行动起来,一个个火把照耀的雪山上下宛如白昼,风乙墨以最快速度来到护阵之前,取出匡长老的身份铭牌一晃,打开大阵一角,遁了出去。

    巡逻的修士只感觉护山大阵微微一晃,并没有看到任何人影。

    “啊----!”万仞雪山之巅传来一声野兽般的怒吼:“封锁护山大阵,任何人不得进出,违令者斩!”

    “斩-!斩-!斩!”那最后一个“斩”字悠远的回荡在整个飞天雪山,让所有修士打了一个寒战,感受到太上长老内心的怒火。

    雪山山巅,荆师叔脸色惨白,一手捂住伤口,望着空荡荡的洞府,怒火中烧,堂堂化神期修士,雪山宗太上长老的洞府竟然被人打劫了,而且连一个石凳都不曾留下,药田内所有灵药连根拔起,最让他痛心的是积攒一千多年的顶级宝物竟然也被盗走了。

    怒火攻心,心神激荡,周身灵力澎湃,对胸口上的上古神兵吞血刃的压制再也无法继续,黑色的匕首爆发出一片红光,荆师叔浑身一颤,精血立即被吸走了一半!

    “啊!!”荆师叔发出一声痛吼,肌肉快速干瘪,爆喝一声,右手快速在胸前伤口四周戳了十几下,接着大吼一声,双手呈现钳状,强大灵力涌出,在黑色匕首周围形成一道灵力屏障,阻止匕首一点点深入,并且向外挤压匕首!

    上古神兵吞血刃,但凡接触任何部位,都会被其吞食精血!

    吞血刃慢慢的被挤压出去,可是荆师叔脸色更加惨白,精血流失七成,如果再无法拔出,他将会被吸干精血而亡!

    此时,一名元婴中期修士来到山巅,看到太上长老的异状,立即飞身上前,抓住匕首把柄,向外一拽,噗哧,拔出了吞血刃,然而他的手臂飞快的被吸干了血肉,变成一根骨头,毕竟他的法力比荆师叔差的太多,荆师叔手掌一挥,一道刃芒飞出,砍断了那元婴中期修士的胳膊,等胳膊跟匕首落地,顿时变成了粉末。

    “多谢师叔救命!”元婴中期修士疼的满头大汗,却还是单膝跪地,叩谢荆师叔。

    荆师叔长长吁了一口气,抛给那修士一粒灵丹:“你很好。吃了续肢丹,明日便可重新长出手臂来,半年内就会恢复元气。”

    “谢师叔!”元婴中期修士大喜,连忙吃了续肢丹。有了五级灵丹续肢丹,自己就不会成为独臂残疾人了。而且付出半年时间修养,必定会换来太上长老的重用,这笔交易值了!

    此时,其他几名元婴修士纷纷落下,满脸愧色:“回禀师叔,晚辈无能,没有留下连封此贼!”

    “哼,你们都被他欺骗了,他已经是半步化神,没想到他狼子野心,隐藏的如此深,不过他也中了老夫一记钻心掌,不会好过!传令下去,派出好手搜寻此贼的下落,擒获者赏极品法宝一件!同时严格搜查护阵内嫌疑人,老夫怀疑他还有同谋!”作为太上长老,荆师叔有自己的威严,不能随便说自己的洞府被盗,因此他只是说怀疑有同谋,而没有提到自己洞府的事情。

    可是此时,有元婴修士发现自己洞府内物品尽数被盗,惊呼起来,并汇报给荆师叔,荆师叔恨的牙根直痒痒:“好个小贼,贪婪到如此地步,竟然把地皮都刮去了三尺,等本座抓到你,必定抽筋剥皮,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他哪里知道,罪魁祸首已经安然无恙的逃出了护阵。

    风乙墨从月之影遁中显出身形,此地距离飞天雪山已经有十几里,遥望巍峨雪山,他长长松了一口气,刚才荆师叔的吼叫他听的清清楚楚,暗自庆幸,多亏自己决断坚决,如果再晚一时三刻,身份铭牌都不会好使了,必然会被困在阵中,想要脱身势必要费一番周折才行。

    虽然没有时间整理收获,可是从荆师叔的怒吼不难听出,他损失惨重,意味着自己收获无法估量。

    刚才的确惊心动魄,也得感谢连封,如果不是此人偷袭化神期修士荆师叔,并成功引出所有元婴修士,自己也无法轻松得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