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恩将仇报 连封
    风乙墨看见连封身体摇摇欲坠,而那狂暴冰熊已然奔到连封面前丈许之外,只要一爪挥下,连封断然没有活命的机会,他叹了一口气,手中一抖,困龙鞭宛如一条长蛇,飞了出去,缠在连封腰间,把他拽出数丈。

    狂暴冰熊的一爪顿时落空,嘭的一声抓在冰面上,坚硬的寒冰立即被它抓的冰屑飞溅,现出一个深坑来!

    在妖兽面前,人类修士就是盟友,风乙墨不忍心连封死于狂暴冰熊的爪下,出手相救。

    “孽畜,休要猖狂!”困龙鞭被风乙墨舞的虎虎生风,加上狂暴冰熊重伤,几下子就被风乙墨打翻在地,它翻滚几圈,转身要跑,风乙墨怎么放它离去,青光月牙轮嗖的飞出,一闪之下,狂暴冰熊的脑袋就飞到半空,巨大身体摇晃几下,栽倒在地上。

    风乙墨手中困龙鞭一卷,收了狂暴冰熊尸体,回头看向连封。

    此时,连封已经盘膝坐地行功,面如白纸,没有一丝血丝,不等风乙墨靠近,他突然张开嘴,哇的一口鲜血喷出,居然是一半碎裂的心脏!

    “前辈,你怎么样?”风乙墨大惊失色,扑到连封旁边,扶助他摇摇欲坠的身体,关切的问道。

    “好厉害的钻心掌!”连封抓住风乙墨的手,叹了一口气:“多谢小兄弟救命之恩,老夫恐怕不行了,只可恨还有大仇未报,不甘?a href="/mo_.html" tart=_blank>陌。 ?br />

    风乙墨连忙取出一粒疗伤灵丹递过去,连封却挥手挡住:“没有用的,老夫的心脏已经被震碎,回天无力。如果小兄弟没事,可以听老夫讲一个故事吗?”

    风乙墨一愣,点头道:“前辈请说!”

    “在三百多年前,有两个青年才俊,他们两个修为相当,年纪轻轻,修道不到百年便进入金丹期,互为好友,而后二人又苦修二百年,两个人皆进入元婴期,因为二人皆是苦修之人,不曾有过道侣。”

    “后来,在一百年前,其中一个年轻人喜欢上宗门大长老的孙女,两个人你情我愿,暗生情愫,可是却偷偷隐瞒下来,两个人商定,等成为元婴大修士,有了地位,再提亲也不迟。”

    “这一日,另外一个年轻人找到此人,约定外出寻宝,那宗门大长老的孙女也要跟着,于是三人结队,来到一处古洞遗址,三人分头行动,约定半个月聚头。本来那年轻人打算等好友走后,偷偷跟爱人一起寻宝,谁知误入一个阵法之中,一时间无法出来,等破开阵法出来后,时间已经过去半个月,他匆匆来到聚头之地,却看到了令他目眦欲裂的一幕。”

    “他的好友正在凌辱他的爱人,不,是在凌辱他爱人的尸体!”连封说道这里,顿了顿,双眼爆射出仇恨的火焰:“他正要出去报仇,忽然发现那个好友气息强大了许多,已经进入元婴中期,自己贸然出去断然不是敌手,只能把钢牙咬碎,吞入肚中。”

    “他躲在暗处,就听好友自言自语道:‘要怪就怪你得到宝物不给我,而且你长的这么漂亮,死了还栩栩如生,如果你从了我,岂不是皆大欢喜的事情?冰异果这等灵果只能让我这样天纵奇才服用,哈哈哈!’。年轻人泪流满面,听明白了,爱人是得到奇果冰异果,是想用留给自己,殊不知被他的好友发现,起了歹意,偷袭了爱人,吞服冰异果,并实施了凌辱!”

    一颗冰异果让好友的修为暴涨,从初期进入了中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接着听到好友继续说道:‘也不知道你走了什么狗屎运,居然得到了钻心掌这门神通,也归我了,哈哈哈,真乃幸运至极!’年轻人无可奈何,悄然退去,过了两日这才满脸憔悴疲惫的返回,故作惊讶的询问师妹怎么没有回来。而他的好友也装作不解,两个人一同寻找,在一个妖兽群里发现里师妹尸体,早已被妖兽撕扯啃咬的不成样子,忍着巨痛,给师妹收尸的时候,他才发现师妹竟然已经有了身孕!”

    风乙墨听到这里,暗暗摇头,这个人的命运可够凄惨的,爱人被凌辱,孩子未出世便夭折,如果是自己,就是拼着一死也要杀了那人报仇,可想而知此人当时内心是何等的痛苦。

    “然而,面对强大的好友,他只能忍着,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寻找机会,可是他这一等就是一百多年,谁知二人之间差距越来越大,那个道貌然然的好友竟然成了化神修士,修为高深,眼看今生报仇无望,天可怜见,他竟然偶然机会获得了上古神兵吞血刃,并且修为精进,达到半步化神,报仇的机会终于到了!”

    风乙墨恍然大悟,原来连封说的那个可怜人就是他,而那个衣冠禽兽的好友就是荆师叔!啧啧,雪山宗原来还有如此龌龊的事情,真是奇闻!

    只听连封气喘吁吁,继续道:“本来以为凭借上古神兵吞血刃以及半步化神修为可以为爱人跟爱子报仇,可惜造化弄人,却中了那恶人一记钻心掌,终身无法报仇了!小兄弟,你是不是已经猜到那个可怜人就是老夫了吧?”

    听到连封发问,风乙墨点点头:“前辈请节哀。”

    连封摇了摇头,抬头望着风乙墨:“老夫有一事相求,还望小兄弟能够答应。”

    “什么事,前辈请说!”风乙墨道。

    “就是让老夫继续报仇,你的这具身体老夫要了!”

    “什么?”风乙墨大惊失色,就要后退,谁知浑身僵硬,无法动弹了!“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连封邪恶一笑,一个黑色元婴从头顶飞出,“老夫之所以要把埋藏在心中一百多年秘密讲出来,是因为太久,老夫怕自己也会忘记,更重要的是等待僵尸粉的发作!老夫现在重伤,如果不限制你身体,夺舍起来大费周章,如今,你就乖乖的认命吧。”说完,元婴狞笑一声,嗖的钻入风乙墨身体之内,向头顶识海而去,打算吞噬了风乙墨的元神,完成夺舍。

    僵尸粉,乃是一种毒药,中毒之人浑身僵硬,宛如僵尸一般,让灵力流转不通,任人摆布。

    风乙墨没有想到自己救了连封,而此人恶毒的居然要夺舍自己,丹田内修罗黑芯焰熊熊燃烧,那僵尸粉毒药瞬间就被四级灵焰焚烧的干干净净。修罗黑芯焰吞噬了三颗地火元晶,并没有突破晋级,却也成功的站在四级灵焰巅峰,就差一点点便能完成蜕变,成为五级灵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