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战况空前
    昂!青龙威严被挑衅,怎能屈服?巨大龙爪猛的一拍,那突然出现的蛇枪好似玩具一样顿时被拍飞出去,银龙蛇王信手一超,接住蛇枪:“威力不小!不过本王也仅仅使用三成法力而已!”

    南边的朱雀见青龙已经动手,自然不甘示弱,双翅一挥,在薛莹的指挥下,嘴巴张开,一道火线喷射而出,散发熊熊火光,映红了半边天,烧向银龙蛇王!

    银龙蛇王神色一凝,左手一拍自己的胸口,一道蓝色水箭喷出,正好落在朱雀所喷射的火线之上,水火相交,顿时烟雾萦绕,水汽升腾,水浇不灭火,火也无法烧干水,竟然成了相持状态。

    不过细心的银龙蛇发现朱雀身上燃烧的火焰正在慢慢减弱,显然灵力消耗不小,嘴角微微一笑,腮帮鼓起,水箭突然变粗,把火线逼退数丈!

    薛莹脸色一变,连忙打出两道法诀,帮助火线重新推进到原来位置,厉声道:“端木道友,此时就不要藏着掖着了!”

    端木邪把剩余的二十四个骷髅头向半空一抛,青龙张开大嘴,把所有骷髅头吞入肚内,发出一声痛苦的嘶吼,整个虚影变的凝实,颜色也由青色变为青黑色,一双龙眼瞪着银龙蛇王,突然张嘴,一道黑绿色的烟雾从其嘴里喷出,向银龙蛇王席卷而去。

    银龙蛇王冷哼一声,手中蛇枪在空中画了一个圆圈,蛇形枪头宛如一张张开的蛇口,把青龙所喷出的黑绿色毒烟一股脑全都吞噬进去。

    端木邪脸色一变,暗暗吃惊,怎的银龙蛇王的兵器还能吞噬毒烟?正待不解,忽然那蛇枪剧烈一颤,一颗黑绿色头颅大小珠子喷出,带着长长尾烟轰向青龙!

    “不好!”端木邪大叫一声,屈指一点,一具元婴后期炼尸出现在青龙身前,正好挡住那珠子,谁知珠子落在炼尸身上,顿时炸裂,黑绿色的毒汁四处飞溅,炼尸飞速的溶化变成腥臭的液体,另外有一些毒汁溅到青龙身上,青龙昂首惨叫,发疯似的一摆巨大龙尾,扫向银龙蛇王!

    “不过如此!”银龙蛇王身形爆退,收了嘴中蓝色水箭,躲开青龙摆尾。

    短短几息,端木邪又损失了一具元婴后期炼尸,心疼不已,而且青龙受伤,青龙灵木旗下方的三十五名元婴修士更加吃力,身体内灵力源源不断涌入阵旗,以维系青龙损耗。

    端木邪牙根一咬,飞身来到青龙头顶,盘坐其头上,双手不断的打出法诀,青龙呼的冲向银龙蛇王。

    一旁的薛莹见状,脚下一顿,来到朱雀背上,双手按住朱雀背部,强大澎湃的灵力瞬间注入朱雀身体内,朱雀发出一声欢鸣,振翅高飞,化为一道火焰,直奔银龙蛇王而去。

    面对东、南两方的强大攻击,银龙蛇王面不改色,突然把手中蛇枪吞入腹中,身形一晃,一条双头百丈长的银龙蛇浮现而出,每个蛇头长着一根银光闪闪的独角,左边蛇头喷出一股蓝色水柱,几乎瞬间就落在朱雀身上,朱雀立即发出一声悲鸣,被冰封在里面,好像一颗石头般落向冰面!一旦落地,百丈高度,定然粉身碎骨!

    右侧蛇头则喷出一股黑色水柱,毒气冲天,同样一出现,就把刚刚飞来的青龙覆盖其中,端木邪脸色骤变,毫不犹豫的一拍尸袋,一道乌光冲出黑色水幕,来到双头银龙蛇面前,却是一头化神初期炼尸,十根长长指甲猛的插入银龙蛇王脖颈处,只可惜银龙蛇王有银麟护身,指甲只插入两寸,就再也无法深入了。

    昂!!

    银龙蛇王也没有料到对方竟然有化神期炼尸,巨大蛇头猛然一摆,那化神期炼尸立即被撞飞,不待落地,银龙蛇王一个头颅嗖的飞出,在半空变成蛇枪,噗哧穿透化神期炼尸胸口,当的一声钉在冰川之上。化神期炼尸哇哇乱叫,手臂挥舞,不待拔出蛇枪,蛇枪突然自动下行,锋利的蛇枪尖,一下子就把炼尸一劈两半,落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青龙跟朱雀都被寒冰封住,急速下坠,下方的两伙元婴修士吓的魂飞魄散,连忙全力灌输法力,就在即将坠地瞬间,嘭嘭两声,朱雀率先挣脱开来,重新飞到半空,只不过气息萎靡了许多。接着是青龙,其头上的端木邪恶狠狠的瞪着已经变成人形的银龙蛇王,阴仄仄道:“没想到大名鼎鼎的银龙蛇王竟然有两个脑袋,本座的尸毒不是那么好承受的吧?”

    在银龙蛇王左侧肩膀上,赫然是十个血洞,汩汩流出着黑色血液。

    银龙蛇王大手一招,蛇枪飞回,看了看肩膀上的伤口,冷着脸挥枪杀来,跟端木邪、薛莹斗在一起。

    另外一边鲨鱼王跟夜无边、万举之间的战斗也进入了白热化,双方你来我往,空中罡风烈烈,玄武兽呼啸,水柱漫天,鲨鱼王身形游弋,快如闪电,好似越打越兴奋,一个人忽北忽西,和白虎、玄武兽斗的旗鼓相当!

    四神兽大阵内灵力激荡,百丈冰川被殃及池鱼,坍塌了数十丈,空气中弥漫着冰屑,让空气越发寒冷。

    ......

    风乙墨是被地动山摇、天崩地裂般的震动所惊醒,短短一天半领悟,让他顺利进入了金丹十三层,而且丹田内阴阳图更加凝实,黑白之间弯曲弧形分界线越发清淡,似有若无,黑白界面上出现淡淡的纹路,他非常奇怪,这是什么?

    如果龟叔在此,就会惊讶的下巴都会掉落地上,因为那是道韵之纹,一旦完全清晰贯通,风乙墨的阴阳道将大成!

    不再理会不知名的纹路,他钻出冰洞,圆月高挂,暴风雪已停,他能给清楚的感觉到远方灵力波动,拿出刚刚得到的绝魂谷地图,发现那里正是自己要去的天堑峰!

    稍作犹豫,风乙墨施展月之影遁,飞快的向战斗方向遁去。

    相隔数里,风乙墨就看到了巨大阵旗,里面六道身影你来我往,斗的不亦乐乎,而且还有四头巨大圣兽辅助,顿时惊呆了。

    “这是、这是鲨鱼王跟人类化神期修士斗法?”风乙墨认出了鲨鱼王,另外一个白面中年手持蛇枪的之人却不认识,不过却知道跟鲨鱼王是一伙的。

    他最感兴趣的还是四头圣兽,只不过此时圣兽极为狼狈,一个个浑身是伤,气息萎靡。再看四杆阵旗下的众多元婴修士,同样是疲惫不堪。他们以法力维持大阵接近一天时间,铁打的身子也吃不消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