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恩将仇报
    “是在死亡之海的裂谷之中!”风乙墨回答道。

    裂谷?夜无边四人自然听说过裂谷,据说裂谷本身置于死亡之海深处,而且危机四伏,极少有人进去能够全身而退,别说金丹修士,哪怕化神期修士在里面也无法久待,显然年轻修士有独特之法。

    可是年轻修士刚刚为人类修士立下大功,现在就让其进入死亡之海替他们取天络石,有些说不过去,更何况,鲨鱼王恨透的了年轻修士,进入死亡之海那可是十死无生啊,现场出现了沉默,每个人都在盘算,如何把风乙墨掌握在自己手中,变成获取天络石的工具!

    “既然没事了,晚辈就告辞了,再见!”风乙墨见状,抱拳施礼,转身向坍塌的冰川走去,原本的天堑峰彻底塌了,只要一道百丈长的巨大沟壑,风乙墨打算看一看,如果此地不是至寒之地,只能寻找下一个位置。

    夜无边四人没有进行挽留,还没有想到任何妥当的理由。

    忽然,端木邪朗声道:“小友且住,本座乃是黑木崖太上长老,本次承蒙小友相救,感激不尽。黑木崖距离此地不远,本座想请小友到洞府坐坐,以便答谢小友救命之恩。而且,本座看小友你资质卓越,萌生收徒的想法,如果你不嫌弃,本座欲收你为徒,把一身本领尽数传授与你,如何?”

    “慢着!”薛莹生怕风乙墨答应下来,一步抢出,道:“听小友的口音应该是楚国人,楚国乃是我玄阴宗附属三级修真国,老身最为玄阴宗太上长老,对于楚国能够出你这样的英雄少年倍感骄傲。为了表彰你今日的丰功伟绩,老身特许你为玄阴宗名誉长老,宗内藏经阁众多典籍都可以对你全面开放,老身也可以对你的修炼进行指点一二。”

    “呵呵,老朽是商道联盟太上长老,小友是不是去过天机城?哦,老朽想起来了,你应该跟左家发生过冲突,不要紧,老朽一定会为你讨回公道!你大仁大义,怎么会盗取左家的宝物?这样吧,小友跟老夫回去,一来,解决你跟左家的矛盾,二来,也让老朽尽尽地主之谊,好好感谢你的救命之恩。别的不说,老朽在商道联盟多年,各种宝物可是应有尽有,小友需要什么,尽管拿去就是!”万举自然不甘落后的说道。

    风乙墨哭笑不得,转过身抱拳道:“多谢诸位前辈的好意,晚辈心领了,救人于为难,乃是吾辈修真者应该做的,晚辈就此别过!”说完,也不待几人做出回应,便再一次转身离去。他心中了然,这些人说的冠冕堂皇,无非就是看中自己能够从裂谷中找到天络石罢了,让他诧异的是雪山宗的夜无边迟迟没有开口,难道他不想要天络石?

    夜无边自然也需要天络石,可是几个理由都让薛莹三人说了,他还没有找到更好的,望着风乙墨渐远的背影,心中一动,这个背影怎的有些熟悉?自己在什么地方见过?

    “小友且住,老夫是不是在什么地方见过你的背影?”夜无边大声说道。

    风乙墨心头一颤,遭了,被认出来了,他之所以以真面目示人,就是怕地变之易形术在化神期老怪面前是透明的,这样一来反而弄巧成拙,殊不知,自己的背影又出卖了自己,当日曲寒山跟他师妹遭到冰黎虎王袭击,那女修脖子上项链爆发一片光芒,就是夜无边施展寄魂术保护其孙女的,只可惜晚了一步,在魂体即将消散之时,只来的一瞥,看到风乙墨从月之影遁中爬起的背影而已。

    “前辈,请听晚辈解释,事情是这样的......”风乙墨转过身,刚要解释,夜无边满脸怒容,已然一掌拍了过来:“小子,给老夫孙女陪葬吧!”

    嘭!

    风乙墨的身体被重重拍飞,向身后巨大冰川沟壑内跌去,淬不及防,他根本没有任何防御,身上的御空甲卸掉一成力度,却还是无法承受化神期老怪一掌,四分五裂,风乙墨只感觉一团火在胸口燃烧,咔嚓咔嚓,肋骨断了数根,喷出一道血箭,整个人不断下坠,噗通一声,跌入了冰寒刺骨的水中,身体瞬间就被冻住,四肢僵硬,仿佛一块石头般,向水底沉去。

    丹田内的修罗黑芯焰主动护住了风乙墨的心脉,以四级高阶修罗黑芯焰也仅能护住心脉而无法驱除寒冷,整个人好像死了一样,气息全无。

    “夜兄,你这是干什么?”薛莹吃了一惊,当众杀了救命恩人可是要遭人诟病的!

    万举、端木邪也十分的费解的看着夜无边。

    “哼,自然为老夫爱孙女夜慧报仇。万兄知道吧,一个多月前,老夫曾经发布悬赏,搜寻只有一个背影之人,那个人因为参与了跟冰黎虎虎王杀害老夫爱孙女夜慧的事情,此人便是眼前之人。”夜无边冷冷说道。

    万举想了想,拿出一个玉简,看了看,递给薛莹:“果然是此人,可惜了!”也不知道他说的可惜是什么意思。

    薛莹接过玉简,看了看,以她的眼光,自然也认出那个黑影跟年轻修士是同一人,也叹息的摇了摇头。

    端木邪拿过玉简,确认后,冷笑着看向夜无边:“夜道友既然认出此人是杀害令孙女的凶手,为何不一拳大爆此人,莫非还想留他一命不成?”

    “老夫无非是想要给他留具全尸罢了,怎么说此人也刚刚救了众人!”夜无边一边说,一边向冰川沟壑走去,“如果此人不死,你我等人化神期修士,一百多元婴修士被一个金丹期修士所救的消息传扬出去,脸面何在?”

    薛莹几人顿时陷入了沉默,跟着来到冰川沟壑边缘。

    “咦,下面怎么是水?”几人发现巨大沟壑之下并不是寒冰,而是水,大为惊讶,眼前没有风乙墨的尸体,说明已经坠入水中,夜无边心不死,手腕一抖,一条上品法宝长鞭飞出,鞭梢曲折,向水中钻去。

    可是鞭梢刚刚碰触到水面,立即被冻凝,变成一根冰柱,而且寒气瞬间上窜,沿着长鞭游弋而上,夜无边连忙松手,长鞭顿时发出咔嚓咔嚓声音,被冻碎,变成了冰渣,跌落下去。

    “嘶!”四人倒吸了一口凉气,好厉害的冰寒之力,连上品法宝都能冻碎,那小子坠入水中,岂不是早就死了?

    万举有些不相信,祭出一件上品法宝,嗖的飞下,刚刚来到水面之上,神识跟法宝之间的联系顿时断了,四人看的清楚,法宝好像折翼的飞鸟,掉到水里,立即被冻成数块,慢慢沉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