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二章 厉鬼宗
    商道联盟、圣莲宗虽然高喊口号,抵制邪派,可是并没有给玄阴宗任何支援,仅仅在各自的边界线加强了警戒而已。

    北疆场更是没有任何消息,夜无边返回雪山宗才知道师弟荆无名重伤,境界差点跌落,而更加惨重的是数十个元婴修士的洞府被盗,宗主连封偷袭太上长老荆无名后失踪,让夜无边大为恼火,重新选拔宗主,安抚被盗元婴修士,还得派人驻扎到死亡之海边缘,防止海族闹事,哪有心情管玄阴宗的事情。

    战争持续了两年,互有胜负,死伤几十万人,修士数万人。

    ......

    “当!”

    一声巨响,玉娥屈指一点,中品法宝金刚圈带着一道金光,把对手的长枪磕飞,然后微微一晃,来到敌人头顶,一劈而下,噗嗤,敌人的脑袋就好像西瓜一样破裂开来,无头尸体噗通栽倒。

    其身后十几个筑基修士吓的落荒而逃。

    玉娥满意的收了尸体腰间的储物袋,看了看战功玉牌,上面又多出10点功勋值。

    杀死对方一名筑基初期修士,记1点功勋值,中期修士3点,后期修士5点,金丹初期10点,金丹中期20点,金丹后期50点,如今,玉娥的战功玉牌上一共有213点功勋值。

    经过两年的磨练跟浴血奋战,她的修为已经迈入了金丹中期!

    “还是师尊赠与的金刚圈厉害,金丹初期都走出几个回合!”玉娥打出一记去尘诀,清除金刚圈上的血污,收了法宝,继续寻找敌人,那可是功勋值啊。

    玉娥相中了宗门一门神通,可是那神通兑换值需要500功勋值,还差的很远,因此迫切需要杀人,杀死筑基期以上修为的敌人!

    玉娥刚刚走出十余里,一道阴风吹过,面前出现了一个黑衣修士,此人目光阴沉,一只眼睛是正常的黑白色,另外一只眼睛却是灰色的,好似没有眼珠一般,浑身黑色烟雾萦绕,数头厉鬼在其身上进进出出,甚为凶恶。

    “是厉鬼宗的金丹中期修士!”玉娥吃了一惊,厉鬼宗乃是黑木崖阴尸宗之外的第二大宗门,以鬼修为主,经常猎杀修士,擒获其魂魄,淬炼成厉鬼,以厉鬼为武器,攻击对手。

    “桀桀,好漂亮的小娘子,本座真的不忍心杀了你,只不过你杀了本座的师弟,也就只好送你上路了。”厉鬼宗修士怪笑一声,并没有因为玉娥是女人而心慈手软,抬手祭出一面黑色招魂幡,迎风一抖,数十只厉鬼从中涌出,向玉娥扑去。

    玉娥连忙后退,玉指点出,金刚圈呼的飞出,轰向厉鬼,谁知厉鬼嘭的变成一股浓烟,消失在半空,等下一刻出现,已经距离她身前丈许,硕大的鬼头张牙舞爪,奔她的身上咬来。

    玉娥吓的花容失色,刚才一慌,忘记厉鬼不怕金刚圈物理攻击,连忙一拍储物袋,取出一张红色符箓,灵力涌入,符箓无火自燃,变成一个巨大火球,向着厉鬼轰去。

    厉鬼们发出一声惊恐的尖叫,果然纷纷后退躲避,不过火球很快就熄灭,厉鬼再一次涌来,玉娥只得重新取出一张符箓,这一次,她把符箓对着了厉鬼宗修士,只要干掉了此人,那些厉鬼自然会烟消云散。

    火球飞舞,驱散了厉鬼,直奔厉鬼宗修士而去,谁知那厉鬼宗修士招魂幡一摇,阴风乍起,火球没等来到身前,就嘭的炸开,变成了漫天星点,那招魂幡赫然也是一件中品法宝!

    玉娥见状,召回金刚圈,转身就逃,既然奈何不了此人,走为上策。

    “桀桀,哪里逃!”厉鬼宗修士手中的招魂幡卷回厉鬼,接着在其身上一扫,把他也卷入其中,向玉娥追去,很快就来到玉娥前面,挡住了去路:“小丫头,在本座面前还有机会逃走吗,乖乖的交出魂魄,成为本座招魂幡中的一员吧。”

    玉娥面露恐惧,不住的后退,“这位师兄,你、你饶了我吧!”

    “桀桀,现在知道害怕了,晚了!”厉鬼宗修士一抖招魂幡,放出数十厉鬼,阴风阵阵再一次向玉娥冲去。

    玉娥满脸惨白,毫无血色,似乎已经被吓傻了,一动不动,眼看数十厉鬼就扑到她身上,谁知她嘴角上扬,露出得意的微笑,厉鬼宗修士暗道不好,不等有任何动作,玉娥双手一扬,一片雷霆就在其四周方圆二十丈范围闪现,那数十厉鬼立即惨叫着被雷霆轰击成了青烟,消失的无影无踪!

    雷霆本就是鬼物的克星!

    厉鬼宗修士郁闷的一口老血喷出,没有想到自己竟然看走了眼,被一个小姑娘戏耍了,勃然大怒,手中招魂幡呜呜乱响,他最终念念有词,原本晴朗的天空忽然乌云密布,阴风大作,招魂幡嗡嗡的飞到半空,厉鬼宗修士朝着招魂幡喷出一口精血,黑色的幡面血气翻涌,一个三丈大小的巨大鬼头慢慢从招魂幡里探出,空洞的眼窝中闪烁着两团碧绿的火焰,张嘴一吸,阴风全都钻入其嘴中,然后对着玉娥猛的一喷,无数灰色的阴风箭射向玉娥。

    玉娥神色凝重,信手在储物袋上一拍,一名青铜盾牌出现,瞬间变成两丈大小,护住了全身。此盾名为青冈盾,属于下品防御法宝,乃是师尊赠与的两件宝物之一,接近中品法宝。

    当当当!

    阴风箭尽数被青冈盾挡住,玉娥却也被震退十几步,正要松一口气,忽然感觉一股阴寒之气从手中的青冈盾传了进来,手脚发麻,经脉刺痛,灵力凝滞,整个人宛如一节木头,噗通栽倒了。

    “桀桀!本座的阴煞鬼的煞气箭岂能是那么好接的?小妞,纳命来吧!”厉鬼宗修士得意的怪笑,手持招魂幡,向玉娥走去。

    玉娥脸色惨白,没有想到煞气入体,着了道,难道今天就要丧命于此了?正在绝望当中,远处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你一个大男的,欺负一个女孩子算什么英雄?”

    “谁?”厉鬼宗修士蓦然回头,只见不远处站着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年轻修士,身上气息若有若无,根本看不出什么修为,在年轻修士身后,跟着一个漂亮的女修,眉目如画,肌肤胜雪,唇红齿白,比眼前倒地的小姑娘还要漂亮,只不过一双漂亮的眼睛暗淡无光,好像木偶一样跟着年轻修士。

    “风师兄,是你,快救救我!”玉娥一眼就认出了风乙墨,大声呼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