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 漂亮女修
    原来如此,风乙墨暗暗点头,人类修真界自古不缺少自私自利之人,刚刚联手跟海妖大战一场,转眼就自相残杀,无非就是为了利益!

    “风师兄,她是谁啊,真的是化神期老祖吗?”玉娥偷偷看了一眼神情木然的漂亮女修,悄声问道。

    风乙墨苦笑一声,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

    “啊?”玉娥再一次石化了,一个陌生的化神期老祖竟然保护风师兄?难不成化神期老祖都闲着没事干了?

    “我重伤了,醒来后,她就在我身边,我走的哪里,她就跟到哪里,开始并不知道她是化神期老怪,后来有一次遇到了四级中阶妖兽,她轻松的就灭掉了,我才知道她是化神期老怪!”风乙墨没有撒谎。

    一年半之前,沉在天阴玄水水底半年多的风乙墨慢慢醒来,发现自己在一个不知名寒水中,身上还趴着一个冰雕,里面冰封着一个漂亮的女修,透过冰层,可以看到女修长长的睫毛,弯弯的柳眉,嫣红的樱唇,肌肤胜雪,跟白艳霜不相上下,她是谁,为什么跟自己在一起?

    而且此女生机似有若无,如果不是一点灵焰护住了她的心脉,恐怕早已香消玉殒了。

    风乙墨检查自己身体,发现阴阳诀运转自如,至寒的气息源源不断的涌入丹田阴阳图内,令阴阳图那些神密的纹路更加清晰,完全适应了水中的寒冷。而且修为提升到金丹十三层巅峰,达到假婴境界。

    他记得清楚,被夜无边打了一掌后,落入沟壑内,坠入水中,立即被冰封,说明此水乃是至寒至极,有可能就是极寒之处,当即在水底寻找生机泥的下落。

    不过在此之前,他还是小心的把冰雕收到一个空的储物袋中,因为须弥铁内还有小铃铛,如此至寒之物进入须弥铁,小铃铛就会被冻死在里面!

    在水底找了两天,终于发现了一块巴掌大小的灰色泥巴,正是生机泥!别看上品法宝都在水中冻碎,生机泥却柔软非常,自由的延伸生长,有了它终于可以炼制成长型法宝鎏虹追风剑了。

    就在风乙墨打算离开水底,又发现了一处万年玄冰,这可是炼制极品法宝的材料,又耗费了两天两夜,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以修罗黑芯焰为工具,切割下来丈许长的一块,这才离开了水层,破冰而出,来到茫茫无人的冰川上面。

    他第一时间就是取出冰雕,以修罗黑芯焰溶化了冰层,释放出女人,谁知修罗黑芯焰扑到女人身上,强行吞噬其体内的紫色灵焰。那紫霞火本来已经十分虚弱,如果不是风乙墨出手相救,再过一段时间,恐怕已经被天阴玄水给湮灭了,岂是修罗黑芯焰的对手,很快就被它吞噬了九成。

    好在风乙墨及时制止,不然连一丁点都不会剩下。

    在等待女修苏醒的时候,风乙墨取出各种器具,打算收集一些天阴玄水,可是任何器具一碰触到水面就被冻碎,无物可盛,也就只好放弃了。

    令他高兴的是一直藏着身上的冰魄竟然吸收了大量寒冰气息,浑身变的乌黑,提升了数个级别,气息庞大,不下四级低阶妖兽。

    望着冰魄,风乙墨心中有了新的想法。

    他前往冰天雪地的北疆场,目的是为了寻找生机泥,炼制成长性的法宝鎏虹追风剑,如今所有材料齐全,可以着手炼制了,可是一把成长型法宝的威力远不如带有器灵的成长型法宝。

    让法宝衍生出器灵,需要数百甚至上千年的精心培育,如今有了冰魄这种特殊的灵体,若是让其充当鎏虹追风剑的器灵,岂不是立刻多出了一个器灵来?而且鎏虹追风剑是风属性法宝,让冰魄充当器灵,就相当于多了冰属性攻击力,如果再加入刚刚得到的万年玄冰,更是如虎添翼,甚至能够炼制出极品法宝来!

    想到这里,风乙墨心中一片火热,立即把《不器道》等有关炼器方面的玉简统统拿出来,重新研究,寻找最佳的方案。

    他身上除了《不器道》之外,还有炼器宗师步宏的炼器玉简,还有化神期修士天超传授的千佛手,还有从雪山宗元婴修士洞府盗取来的诸多玉简,仅仅有关炼器方面的玉简就有数百枚,看的他眼睛都花了。

    最终,他还是以《不器道》中记载的鎏虹追风剑为基础,挑选出步宏的《百炼诀》,雪山宗荆无名的《九转金焰锻器诀》,雪山宗某一长老的《披风锤法》,加以辅助。

    首先要做的就是修炼《九转金焰锻器诀》,此目的乃是提升修罗黑芯焰的火焰温度,火焰温度越高,去除的材料中杂质越干净,炼出的成品级别越高。

    目前修罗黑芯焰已经是四级高阶顶级灵焰,哪怕是吞噬了紫霞火,也没有办法晋级到五级灵焰,说明它这一次晋级需要的能量极其庞大,因此风乙墨打算前往黑木崖厥阴洞,寻找千幻青心焰的下落。

    不过在此之前,可以以《九转金焰锻器诀》锤炼修罗黑芯焰,一转就能提升其温度半成,两转提升一成,三转提升两成,到了九转,至少提升一倍!

    说做就做,风乙墨一边等女修苏醒,一边修炼《九转金焰锻器诀》,只见他双手掐诀,黑色的修罗黑芯焰浮现在双手之间,然后以左手为砧板,右手变拳为锤,向掌心中的修罗黑芯焰敲了过去,在即将落下瞬间,右拳猛然旋转,黑色的火花顿时旋转而出,互相碰撞,仿佛遭碾压了一般,更加凝实。

    修罗黑芯焰本就有灵性,遭此待遇,立即哗啦啦一闪,就要逃跑,风乙墨冷哼一声,神识横扫,修罗黑芯焰立即乖乖的返回,任凭他一下下的锤炼起来了。

    两日后,漂亮女修苏醒,目光呆滞,也不说话,只是直勾勾的盯着风乙墨,看的他后背上汗毛都竖起来了。

    “姑娘,你姓啥名谁,在什么地方居住,为何跑到此处?”风乙墨开口询问。

    女修痴呆呆,没有任何反应。

    风乙墨摇了摇头,看来她被冰寒气息冻傻了,也就不再理会,一路飞奔,跑出了绝魂谷。谁知无论他跑多快,女修一直不急不缓的跟在他身后,他走的哪里,她就跟到哪里,甩也甩不掉。

    出了绝魂谷,风乙墨放出小铃铛,小铃铛满脸焦急,她在须弥铁内一直数日子,不知道族人现在如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