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 六章 来到黄风城
    当然最苦的可就是修罗黑芯焰了,炼丹用它,炼器也用它,而且还要不断的被锤炼,被《九转金焰锻器诀》一遍遍的锤击,如果有生命,早就自杀了。

    踏入黑木崖,已经是风乙墨苏醒后的第三个月,由冰天雪地的北疆场进入温暖如春的黑木崖,还多少有些不适应,尽管黑木崖阴风阵阵,却还是让风乙墨更加亲切,脱掉厚重的皮衣,换了一身青衫,成了一个英俊潇洒的年轻公子。

    须弥铁内地图玉简无数,自然也有黑木崖的,风乙墨取出来,辨别方位,朝着最近的城池而去。目前,还要一种灵药没有购买到,那就是炼制圣元丹的绛灵草,因此,他打算在前往厥阴洞的途中经过一个个城池,寻找绛灵草。

    厥阴洞属于黑木崖三岭十八洞的第十三洞,位置位于商道联盟与玄阴宗、黑木崖三国交汇处,著名的落羽河从下面流淌而过。

    距离此地十八万里之遥,途中所经过城池无数,风乙墨有信心能够购买到绛灵草。

    一天后,风乙墨带着漂亮女修来到黑木崖下属的黄风国境内,为了不惹出不必要的麻烦,风乙墨给女修炼制出一个阻隔神识的面纱,遮住了绝世容颜。毕竟黑木崖民风彪悍,修真国、修真宗门大都是邪恶之辈,看到女修漂亮的容貌,难免起歹心。

    黄风城,乃是黄风国的国都,城高十丈,城门巍峨雄伟,居住了数百万人口,二人来到城门口,交纳了入城费,走了进去。

    守卫大门的是两个身穿铠甲的士兵,其中一人看着风乙墨身边女修的窈窕背影,若有所思,然后对另外一人道:“兄弟,我尿急,你顶一会儿!”

    “好吧,你快去。”另外士兵说道。

    这个士兵转身向城内跑去,并没有去厕所的方向,而是气喘吁吁的七拐八拐,跑到一个门口竖着两个巨大石狮子的府们之前,不需要通报,径直来到内堂,一脸兴奋:“三少爷,大喜事啊。”

    从内堂走出一个相貌俊朗的年轻人,一袭白衣,玉带丝绦,手持折扇,端的一身好皮囊,只不过一双眼睛浑浊,脸色发青,显然是酒色过度的样子。

    “什么事,大中午的吵吵闹闹。陈皮,你不在大门口值勤,跑回来做什么?”三少爷挥了挥折扇,潇洒的问道。

    “恭喜三少爷,小的刚才值勤,看到了一个美人!”陈皮笑嘻嘻的说道。

    提到美人,三少爷浑浊的双眼爆发出异样的光芒,吧的一收折扇,急切的问道:“什么样的美人,长的如何?胖的还是瘦的?个头多高,目前在何处?”

    “这个......”陈皮尴尬一笑,“那美人用面纱遮住面孔,小的没看清楚。”

    “嗯?混账东西,看不到就来邀功,本少爷看你是找打了不成。”三少爷面露愠怒,喝骂道。

    “不过小的看她的背影极为窈窕婀娜,而且露出的肌肤那个白嫩,比少爷你腰间的玉佩都要细腻,长发披肩,风姿绰约,小的看的都流口水了。”陈皮见三少爷生气,连忙解释道。

    “你说的可是真的?真有如此漂亮的女人?”三少爷听的动心,心里痒痒的,来了兴趣:“陈皮,如果你的消息若是真的,本少爷绝对不会亏待你的,好了,你先回去吧。只要她在黄风城内,就逃不出本少爷的手心!”三少爷左手作出抓捏状,一团惊人的灵气在掌心浮现,接着变成一个灰色的气团,嗖的飞出,远处的假山顿时嘭的一声化为了废墟。

    三少爷赫然是一个金丹中期修士!

    “是,三少爷威武!”陈皮眼皮一哆嗦,连忙躬身退了下去。

    陈皮回到城门,一起值勤的同伴抱怨了几句,也借口离开了,良久才返回,得意的向陈皮扬了扬头,两个人心照不宣的笑了笑,站直了身体,检查进出的人们。

    风乙墨浑然不知已经被人惦记上了,领着女修吃了一顿饭,来到一家客栈,开了两间上房,谁知女修士一直寸步不离的跟着他,根本不愿意单独住,他只要退了一间,两个人住了一间房。

    可是问题来了,风乙墨让店小二送来一个木桶,盛满热水,放好屏风,打算洗个热水澡,好好泡一泡,结果在脱衣服的时候,一转身,发现女修竟然已经脱的一丝不挂,迈着修长白皙的**,坐入木桶中,当着风乙墨的面毫不忌讳的洗澡!

    风乙墨如同被定住了一样,满眼都是女修白花花的身子,简直是上天的杰作,没有一点瑕疵,洁白如玉,比当初所见的凌娅还要完美。

    忽然,风乙墨想起了一个严重的问题,眼前女修是化神期老怪,目前失忆,如果一旦恢复记忆,记起自己看她洗澡,自己焉能有小命在?他连忙转过身,躲在屏风另外一侧,“姑奶奶你可千万不要恢复记忆啊,就这样跟着我吧!”

    等漂亮女修洗漱完毕,风乙墨这才让店小二重新送来一桶热水,舒舒服服的泡澡后,发现女修已经躺在床上,可床只有一个,他只好从须弥铁内取出一张床放在房间内,躺了上去。

    睡到半夜,风乙墨感觉身边有人上来,睁开眼睛,发现女修紧挨着他躺下,安静的睡去。

    风乙墨哭笑不得,自己竟然有机会跟化神期老怪睡在一张床上,等她苏醒过来,真的会要命的!希望她即便恢复记忆,失忆这段经历就忘了吧。

    好不容易到了天亮,风乙墨领着女修吃了早饭,向小二问清楚坊市的位置,二人便赶了过去。

    坊市位于黄风城中心区域,被南北、东西向的四条街道围在中间,交通便利,占地有二十几亩,无数修士来来往往,讨价还价,极为热闹。令风乙墨奇怪的是,见到不少女修,每个女修都是袒胸露背,着装大胆,而且目光游离,充满魅惑,看着每个经过的男修都频频抛媚眼。

    因此,他身边的女修以面纱遮面,就显得十分突兀、另类,无论摊主还是买者的目光都放在女修身上。

    风乙墨倒是无所谓,反正看的不是自己,惹恼了这个化神老怪,嘿嘿,那些人可有的苦受了。

    在一个摊位上,风乙墨再一次看的了血纹木,灵虫袋内的吞魂虫又蠢蠢欲动,他来到摊主面前,着这血纹木问道:“这个多少灵石?”

    此时,风乙墨把修为隐匿在金丹三层初期修为,摊主是一个金丹后期老者,他看了看风乙墨:“小友是不是以为此木是红纹木,想要捡漏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