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第十七章 演戏
    风乙墨神色不变,哈哈一笑,“老丈真是会开玩笑,我并没有说它是红纹木,也没有说它是血纹木,老丈想多了。”

    金丹后期老者微微一笑,“好狡猾的小子。这节血纹木十万灵石,小哥付的起就立马给钱,不然请走开,别妨碍老夫做生意。”

    风乙墨笑了笑,巴掌大小的血纹木顶多值八万灵石,老家伙欺负自己不懂行情呢,不过他并没有生气:“我给你十五万,不过老丈你要告诉我这血纹木在什么地方弄得的。”

    金丹后期老者想了想,道:“成交!”并拿出一个空白玉简,贴在脑门上,片刻后,递给风乙墨,“里面就是老夫发现血纹木地点的地图,里面妖兽横行,小友要当心啊。”

    风乙墨爽快的递过去灵石,拿起玉简跟血纹木,离开了。

    逛遍了整个坊市,也没用找到绛灵草的下落,风乙墨有些失望的回到客栈,还没等进入房间,就被店小二拦住:“这位客官,今天你们不能在本店居住了。”

    风乙墨一愣,自己可是在掌柜那里放了灵石的,便问道:“这是为何?”

    小二一扬脖子,道:“不为什么,只是因为陈家三少爷打过招呼,黄风城内任何客栈都不能对你们二人开放,请便吧。”

    风乙墨笑了,“我不管什么陈家、王家,只要我交纳了灵石,就有资格住店!请让开!”

    “呦呵,今天还碰到一个不怕死的了,得罪了陈家三少爷还能逞威风,想要耍横怎么着?”店小二双手掐腰,挡住去路,“今天我们店就不做你的生意,你能怎么着?”

    风乙墨双眼眯缝起来,寒光四溢,煞气冲天,自己何曾受过如此的窝囊气,哪怕被人追杀到几乎丢掉性命,也是堂堂正正的,何时被人如期欺辱过?

    那小二被风乙墨身上散发出来的煞气吓了一跳,腾腾后退两步,指着风乙墨:“你、你要干什么?来人啊,有人要行凶,快来人!”

    “是什么人如此大胆,敢在黄风城闹事?”小二呼喊声刚落,外面就传来一个孤傲的声音,风乙墨转过身看去,一个年轻人手持折扇,在几名修士的保护下大摇大摆的走了过来,目光就死死盯在漂亮女修身上,上下打量,目露淫邪之色,似乎要把女修脸上的面纱看透一般。

    “陈三少,您可得为小的做主,本店执行您的意思,不做此人的生意,谁知他竟然想要动手打人!”小二连滚带爬的跑到陈三少脚下,哭喊道。

    陈三少把脸一沉,一脚踹在小二胸口上,把他踹出数丈,怒喝道:“混账东西,本少爷何时下过这样的命令?来人,把他的舌头割下来喂狗,免的他乱嚼舌头!”

    小二刚刚喷出一口血,没等站起身,听到这句话,顿时瘫软地上,苦苦哀求:“陈三少,小的错了,您大人有大量,饶了小的一次吧,小的该死!”说完,跪在地上,不停的用手抽自己的嘴巴。

    陈三少不去看自我惩罚的小二,换成另外一副笑眯眯的嘴脸,向风乙墨二人走来,“这位兄弟请了,你的朋友如此高雅,岂能住在这等俗气的地方,不如到本府上小住几日,你我二人也交个朋友,如何?”他虽然是跟风乙墨说话,可是眼睛一直看着漂亮女修,似乎没有任何顾忌,肆无忌惮,一双眼睛恨不得掀开女修的面纱,一睹芳容。

    风乙墨冷哼了一声,来到柜台,大手一伸:“掌柜的,我压在这里的灵石!”

    展柜的浑身一哆嗦,看了看还在抽嘴巴的小二,心疼的取出灵石,嘟囔着:“赶紧走,丧门星,有你们这样的住客,我们店算是倒霉透了。”

    风乙墨淡然一笑,也不跟掌柜的废话,转身就走,漂亮女修一声不吭的跟了上去,谁知陈少一挥扇子,拦住了风乙墨:“怎么,瞧不起本少?在黄风城还没有人敢用这种态度对待本少的。来人,把人给本少带回去!”

    “是,三少爷!”几名随从齐声答应,冲了上来,站在风乙墨、漂亮女修身边,就要动手,忽然一个响亮的声音传来:“慢着!”

    “是谁敢阻碍本少爷办事?”陈三少勃然大怒,转过头去,只见一个年纪跟他相仿的年轻人出现,身边同样跟着几个随从,气度不凡,龙行虎步的走来。

    “什么时候黄风城成了你们陈家的一言堂了?这两位好像没有犯什么错吧,即便犯错,也应该押送到官府大牢,而不是送到你们陈家!”年轻人冷笑着说道。

    陈三少脸色一沉,“我道是哪一个有胆量跟本少做对,原来是月家的二少爷,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月家二少爷淡淡一笑,扫了一眼风乙墨,并没有在美丽女修身上停留,朗声道:“自然是你陈家三少的歪风了!如果黄风城被你这样无法无天的弄下去,还有修士敢来吗?你跟狐媚宗的人眉来眼去也就算了,却还要打其他修士的主意,这一点,本少是不会让你如意的!”

    这句话,月家二少说的正气凛然,引来周围围观人群一片叫好声音。

    陈家三少的俊脸一下子变成了猪肝色,愤愤的一挥手:“撤!”带着随从落荒而逃,周围响起了一片掌声。

    至始至终,风乙墨都没有说一句话,完全成了局外人,看着陈三少,月二少斗嘴。他看了看正得意洋洋向四周人群拱手的月二少,径直向城门方向走去。

    “喂,你这个人怎么不知好歹?我们家少爷可是救了你啊,怎么连一句话都没有?”月二少的一个随从不愿意了,朝风乙墨喊道。

    风乙墨头也不回地的道:“我让你们家少爷出手相助了吗?”

    “你......”那随从气的浑身哆嗦,却说不出什么,一时间哑住了。

    月二少神色不变,可是一双眼睛却已经眯缝起来,凶光一闪,朗声大笑:“好,真性情,真汉子,有胆量!咱们走!”

    月二少带着人朝另外一个方向走去,走出两条街,当即转入一个极为普通的院落内,挥手示意随从全都留下,他一个人进入堂屋,里面赫然坐着刚才被他气走的陈三少。

    “事情办到怎么样了?他们两个是否已经安排到你府上了?”陈三少趾高气昂的问道,完全没有刚才恼羞成怒的样子。

    “回禀三少,事情有些棘手,那两个人并不领情,直接走了,应该是出城而去。”月二少躬身施礼道,态度极为谦卑,哪有刚才正义凛然的模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