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 黄慕白 (三更,求打赏、鲜花、慕收藏)
    木良成面带冷笑,一般炼丹放入的原材料都是有极其严格的顺序,不然会引发不同灵药之间的冲突,变成废丹,他还是第一次看见数十种灵药一起放入炼丹炉内的,不出所料,肯定会炼废。

    他却不知道,金光炉内三十多种原料被分隔出不同的区域,互不干涉,在同一温度炙烤下,逐渐被分解提纯,没有任何两种灵药碰撞在一起!

    这种情况一方面是金光炉所拥有的特性,另外一方面就是风乙墨强大的神识操控着一切!

    木良成所期待的焦糊气息没有传出来,反而一阵阵药香飘散而出,不到半个时辰,金光炉内发出一声轻微的嗡鸣,炉盖弹射而起,风乙墨打出一道收丹诀,一串圆润的灵丹飞出,落入他早已准备好的玉瓶之中。

    “六粒补精丹,皆是上品,可有人上来检验?”风乙墨袖袍一扫,收了金光炉,目光灼灼的看向众人。

    所有人呆呆的看着傲然挺立的年轻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前来找麻烦的一个人面带狐疑,来到近前,接过玉瓶倒出一粒补精丹,顿时惊呼:“果然是上品丹!”

    接着他又倒出其他的补精丹,一个个都是上品!

    木良成的脸一下子惨白无血,摇晃了几下,差点摔倒,嘴里喃喃道:“怎么可能?不可能!”

    现场一片哗然,像看怪物一样看着风乙墨,事实证明,之前对风乙墨的一切质疑都变成了子虚乌有!

    风乙墨哈哈一笑,收了所有赌注,然后大声道:“今日高兴,所有灵丹半价销售!”

    “嗷!!”现场的所有人立即欢呼起来,兴奋的不得了。

    可是风乙墨接下来的话让一些人高兴不起来了:“不过,之前对本人产生怀疑的人不在之列,千万不要试图蒙混过关,一经发现,取消购买资格!管家,把眼睛睁大了!”

    “是,老爷!”老管家恭敬的答应道。

    找茬的一行人失魂落魄的走了,却把丹器阁的名声宣扬出去,更多的人蜂拥而至,造成一丹难求的局面!

    在人群中,一个面白无须的中年人深深看了风乙墨一眼,挤出人群,向北面的皇城而去。

    ......

    “什么?他竟然是一个炼丹宗师?”陈三少跳了起来,脸上阴晴不定,转了两圈,盯着月二少的脸:“你确定?”

    “自然确定。木良成回来后一直疯疯癫癫,嘴里嘟囔着自己太傻了,竟然敢跟炼丹宗师打赌,简直就是自寻死路。三少,你想想,木良成是三品高阶丹师,能够让他失魂落魄的人岂不是炼丹宗师了?更何况,此人手中还有增寿丹!”月二少说道。

    陈三少眉头一皱,更为吃惊,“就是能够增寿百年的增寿丹?”

    “对,就是此灵丹!”

    陈三少眉头紧锁,右手中的折扇不断的敲击在左手掌心,“此人到底什么来历?有什么背景?”

    “我仔细打探过,没有人认识此人,好像凭空出现的一样,应该没有背景。”月二少回答道。

    陈三少摇了摇头,“如果没有背景,你认为他会如此张扬?不仅仅露出炼丹宗师的身份,还拿出了增寿丹这等稀世宝物?此人不简单啊,从明天开始,改变策略,以怀柔政策,接近此人,收买他!”

    月二少微微一愣,点了点头,“好!”

    是夜,风乙墨独自坐在院落内,漂亮女修坐在堂屋之中,目不斜视的盯着风乙墨,好像怕他消失了一样谨慎。这几日,她每到晚上,都跑到风乙墨床上睡觉,弄得他哭笑不得,却没有任何办法。而且每天都在风乙墨房间内沐浴更衣,把他当成了空气一般。

    到了子时,门外出现了两个身穿黑色长袍的人,刚刚要举手敲门,大门吱呀一声打开,风乙墨站在门口,淡淡道:“在下等候多时,进来吧。”

    来人微微一愣,连忙走了进来,还警惕的向四周看了看,只听风乙墨道:“陛下不必担心,方圆十几里都没有人,非常安全。”

    “你、你知道本王会来?”走在前面的一人惊讶的抬起头,露出一张威武不凡的面孔,望着风乙墨问道。此人正是黄风国国君黄慕白!

    “当然!如果陛下连今天这样的机会都无法把握,那么黄家也真的该走到尽头了。如果不是为了引陛下过来,在下何必大费周章的当众炼丹,让木良成难堪呢?一个家族的复兴离不开灵丹的支持,如果陛下有了本人灵丹支持,复兴就指日可待了!”风乙墨双手背后,淡淡的说道,言辞间充满了强大的自信。

    噗通!黄风国国君黄慕白给风乙墨跪了下去,他身后之人立即跟着跪下,不敢抬头,就听黄慕白几乎用乞求的语气道:“请高人助我!”

    风乙墨伸手拉起黄慕白,看着他的眼睛,问道:“陛下需要在下如何帮你?是把陈家、月家铲平还是需要一个强大的黄风国?”

    啊?黄慕白吓的一哆嗦,差点摔倒,要知道陈家有一个元婴一层长老坐镇,而月家有多名金丹大圆满修士,他此次前来就是想要让眼前的炼丹宗师多多炼制一些灵丹,以便黄家能够培养出更多高阶修士,好跟陈家、月家抗衡,谁知眼前年轻修士语出惊人,是自己听错了吗?

    正在诧异,风乙墨忽然神识扫向他,顿时,黄慕白感觉自己仿若置身于波涛汹涌的大海之中,狂风大浪席卷而来,金丹初期修为简直就变成了即将溺水的蚂蚁一样,随时都能被湮灭!

    “元婴、元婴初期巅峰修为?”黄慕白满脸震惊,转而变成惊喜,他从风乙墨神识上觉察到无所匹敌的强大,连忙又跪了下来:“望前辈助我!黄家的尊严以及失去的东西,晚辈要亲手一点点拿回来!”

    风乙墨收了神识,满意的点点头,“如果刚才你央求本座出手铲除陈、月两家,本座反而会看轻与你。很好,本座给你两个选择。”

    “请前辈明示!”黄慕白跪地不起,恭恭敬敬的请示道。

    “第一个选择,本座可以让你控制陈家、月家两家的人,然后慢慢的暗中发展势力,掌控大局。第二个选择,本座可以让你们黄家短时间内产生十数个元婴修士,包括你在内!不过,你们的终身修为也就截止到元婴期了,陛下会选择哪一个?”风乙墨目光灼灼的盯着跪在地上的黄慕白,缓缓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