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 月家逆反逆(一更,求鲜花、打赏、收藏)
    “哈哈哈!”假婴境老者仰头大笑,怒目而视:“我们这里有三百名金丹修士,纵使你们有所准备,也不是我们的对手!”

    “哼!真是天真,如果没有完全的准备,你以为我们会动手?”陈三少冷哼了一声,目光扫向风乙墨这边,最终停留在美丽女修身上,充满贪婪:“你们可以试一试,看看能不能调动法力!”

    众人闻听,立即运转各自功法,灵海内法力好像不是自己的一般,没有任何反应!

    “啊?怎么会这样?”之前说话的假婴境老者脸色惨白,腾腾后退了几步,指着陈三少:“你、你们下毒!”

    现场一片慌乱,众修士一个个面带惶恐,惊惧的望着陈家三少。此时,怎能不确定已经身中剧毒呢。

    “老家伙,刚才就你话多,死去吧。”陈三少面露狰狞,祭出一件长剑法宝,向假婴境界老者一点,法宝嗖的在老者脖子上一转,一颗硕大的头颅就飞到半空,鲜血喷溅的到处都是,附近的修士吓的四散而逃,全都噤若寒蝉了。

    “谁再有异议,这就是下场!”陈三少耀武扬威的喝道,“该做出选择了,你们是要宝物还是要命,赶紧选!交了宝物,便可离开!”

    现场被浓浓的血气所笼罩,修士们一个个胆战心惊,一名金丹初期修士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肉疼的拿出刚刚到手还没有热乎的宝物,放在桌子上,愤然离开。

    有人带头,其他人都纷纷效仿,唉声叹气的走了,宝物虽好,可也得有命使用才行,刚才那个假婴老者可就是前车之鉴。

    望着越来越多的宝物,陈耀庭兄弟三人哈哈大笑,甚为得意。有了结婴丹,陈耀庭就能很快结婴,陈家有两个元婴修士坐镇,整个黄风国都将会属于陈家!再者,那个炼丹宗师身上肯定不止一粒结婴丹,二哥也能很快结婴,一家三名元婴修士,谁敢来找麻烦?

    风乙墨静静的坐着,一动不动,并没有出现陈三少预想中的紧慌失措,颇为诧异,而旁边的美丽女修更是稳如磐石,神色木然。

    此时,会场内仅剩下二十多人,陈三少扭动了一下脖子,发出咔咔的声音,“大哥,二哥,你们看着,小弟去会一会咱们的炼丹宗师!”

    陈耀庭跟二弟会心一笑,三弟怕是去找那个女修去了,虽然面纱遮面,可是从身形以及露在外面的美丽眼睛、肤色上不难看出是一位绝色美人,三弟艳福不浅啊。

    陈三少狞笑着向风乙墨走来,外面忽然传来一声巨响,整个珍宝楼都跟着晃动起来,几个侍者淬不及防,被震得倒在地上,众人皆大惊失色。

    接着一声声剧烈爆炸声传来,似乎有人在斗法,而且法力高深,不是一般人!

    陈三少脸色一变,喝道:“月二,去看看,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坐着下面299号,伸手在脸上一抹,手里出现一张面具,赫然就是月二,他长身而起,大笑道:“不用看了。”

    陈三少一愣,不明白月二少的意思,问道:“什么意思?”

    “那是你们陈家老祖正在做困兽之斗罢了!用不了多久,他就会死于非命!”月二冷笑道。

    “什么?不可能!”陈三少跳了起来,咆哮道:“老祖乃元婴初期修为,整个黄风城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哼,可是如果我们月家四名假婴修士,加上天擎引雷大阵呢?那可是四级中阶阵法,我想就是元婴中期修士落入阵中,也讨不到好处吧?”月二少轻蔑一笑,道。

    陈耀庭神色巨变,身形一晃,就要奔出,忽然一个踉跄,栽倒地上,连门牙都被磕掉了,满嘴是血。而那血却呈现诡异的嫣红,仿佛是女人化妆用的胭脂一般。

    “胭脂血!”陈耀庭脸色惨白,看向三弟:“狐媚宗的胭脂血!”

    陈三少浑身颤抖,盯着月二少,满脸愤怒,“你、你什么时候下的毒?”

    “怎么,你陈三少能够从狐媚宗借来胭脂香,弄的所有修士法力尽失,难道本少就不能要来胭脂血了吗?红儿,来,露出真面目让他们看看!”月二少得意的一拉身边年轻修士,年轻修士往脸上一抹,露出满头青丝跟一张娇艳的俏脸,正是昨夜去过丹器阁的柳红!

    “好,非常好!”陈三少咬牙切齿,回头看向奉茶的陈家弟子:“你也是月家的人?”刚才,三兄弟一直在后台喝茶,如果中毒,也只有在那个时候。

    那陈家弟子目光低垂,后退一步:“小的一直都是月家的人!”

    陈三少惨然一笑,手指着月二少:“没想到你隐藏的如此深,想必谋划已久了?还真是能忍啊!”

    月二少脸上露出怨毒,死死盯着陈三少,厉声道:“本少自然是忍你很久了!你陈三少仗着家中元婴老祖,对本少呼来喝去,作威作福,你以为本少真的愿意伺候你?你知道吗,本少心中最想杀的人就是你!”

    说完,月二少纵身飞起,一脚踹在陈三少胸口之上,陈三少身中胭脂血剧毒,根本没有还手之力,直接被踹飞出数丈,倒地不起,嘴里不住的喷血,如果不是月二少不想一下子让他死了,这一脚已经要了他的命了!

    几个陈家弟子刚要想动,余下的二十多交易金丹修士立即动手,把陈家弟子切瓜剁菜般杀了,他们都是月家招募来的!

    中毒的陈耀庭、傻了一样呆呆站立的陈二少,以及不断喷血的陈三少是陈家仅存之人!

    既然月家发起袭击,那么外面陈家弟子早已被杀的干干净净!

    “哈哈哈,陈三少,你没有想过也会有今天吧?”月二少放声大笑,柳红也摆动腰肢袅袅走来,蹲下身子,掏出带着胭脂香味的手帕,替陈三少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呦,这还是英俊潇洒的陈三少吗,怎么会如此狼狈?月二少,是不是给他一个痛快?”

    月二少狞笑着走来:“杀他还不容易?不过本少还没有折磨够,岂能让他如意的离开?”说着一脚踏在陈三少的大腿上,脚下用力,陈三少的大腿立即咔嚓断为两截!

    “啊!”陈三少惨叫起来,恶狠狠的瞪着月二少:“狗奴才,当初是谁在本少面前摇尾乞怜?有种你杀了我!”

    嘭!

    月二少一脚把陈三少踢出数丈,满脸狰狞,他为了家族而卑躬屈膝的在陈三少面前低声下气,摇尾乞怜,是他一直以来心中的耻辱跟痛苦,所以他恨透了陈三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