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 九十九章 出手相助(二更,求鲜花、打赏、收藏)
    噗!

    陈三少又喷出一大口鲜血,血红如胭脂,他却挣扎的倚在桌子下面,“月二,你就是杀了我,也无法改变,你曾经是本少的一条狗!”

    “啊!!”月二少被激怒了,仰头咆哮,身形一晃,来到陈三少面前,手指切在陈三少左肩上,陈三少惨叫一声,左臂应声而落!

    可是月二少原本涨的通红的脸冷静下来,冷冷道:“陈三少,想激怒本少杀了你?太天真了!本少要一点点折磨你,给你解毒、治伤,然后一点点剥皮抽筋,悬挂于黄风城城门之上!你平日里作威作福,恨你的人何止千万,本少会让他们一个个拿着匕首在你身上戳!哈哈哈!”

    风乙墨看到这里,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站起身:“你们之间闹够了没有?完事了本座可要走了。”自始至终,他都一动不动都看着闹剧,没有想到月家蛰伏这么久,终于动手了。他可不想陈家完全被灭,那样以来,黄风城被月家独大,黄慕白可就危险了。

    “什么?”月二少一愣,忽然想起还有这么一个人,他笑着向风乙墨走来:“炼丹宗师阁下,你现在还不明白自己的处境吗?昨日之辱,本少可是铭记于心,永世不忘呢。”

    “呱噪!既然忘不了,那就一直记着吧。”风乙墨淡淡说道,手一抬,锁魂烟宛如毒蛇般缠绕在来到他面前的月二少身上,很快,好端端的皮囊顿时干瘪下去,接着好像木头一般,被锁魂烟扯成数截,倒在地上。

    这一突变发生的兔起鹄落,柳红等人根本没有反应过来,直到月二少脸上带着微笑死去,柳红才惊叫起来:“杀了他!杀了他!”

    二十多个金丹修士祭出法宝,向风乙墨轰来,站在他身后的漂亮女修强大气势骤然升起,众金丹修士只感觉置身于泥沼之中,连飞到半空的法宝都不能动弹分毫,全都吓的魂飞魄散。

    风乙墨一拍灵虫袋,数万只鬼脸冰蜂跟吞魂虫飞出,那些被化神女修以修为压制的金丹修士很快就葬身于鬼脸冰蜂、吞魂虫之下,并且把他们的储物袋卷了回来。

    现场,陈家三兄弟呆呆的望着风乙墨,眼见此人手一挥,收走了小山一样的宝物,连三人腰间的储物袋也没有放过。

    风乙墨取出一粒解毒丹,塞到陈二少嘴里,然后来到陈三少面前,低声道:“告诉你一个小秘密。我身边的那个漂亮女修是化神期老怪!”

    “啊?”陈三少尖叫一声,两眼一突,脑袋歪向一旁,竟然被吓死了!陈家得罪了化神期老怪,焉能有存在的可能?

    经过呆若木鸡的柳红身边,风乙墨收了月二少的储物袋,大步走出了珍宝楼。陈家大少早已死透,活着的仅剩陈家二少一人!

    远处,轰鸣声不断,一道道雷电从天而降,风乙墨可以清楚的看到一个极其狼狈的人影在一道道雷电之下左躲右闪,宛如一头被困在笼子中的野兽,咆哮怒吼,却无法冲破牢笼的桎梏!

    “呵呵,四级中阶天擎引雷阵,有点意思。”风乙墨眯缝着眼睛,向战斗的地方走去。

    斗法之处乃是陈家平山王王府,此时的王府已经没有昔日的庄严肃穆,院墙坍塌,大门倒地,门口的两座石狮子已经变成了碎块,一些看热闹的修士不敢靠近,躲得远远的看着,指指点点。

    在王府后院,四个白发苍苍的假婴境界修士占据了东南西北四个方位,手中各持一杆蓝色的阵旗,把一名中年修士围困在中间。

    那中年修士披头散发,一条左臂已经不见,露出肩膀处森白的骨头,浑身是血,手中一把上品法宝,不时?a href="/moyan.html" tart=_blank>陌烟炜战德涞睦做降孛嫔希缮砩系纳耸苹故侵鸩皆黾印?br />

    “月青山,你个老匹夫,有胆量跟本座堂堂正正一战,躲在阵法后面算什么?”独臂中年修士气喘吁吁的咆哮道。

    四个假婴修士也不搭话,全力催动大阵,一道道丈许长的雷电落下,让阵中的中年修士避无可避。

    咔嚓!

    中年修士手中的上品法宝终于经受不住长时间的雷劈,断成两截,中年修士惨然一笑,仰头长叹:“吾命休矣!”

    就在此时,原本固若金汤的天擎引雷大阵出现了一道间隙,中年修士何等敏锐,立即单手掐诀,化为一道血光遁了出去:“月青山,你们就等着本座的狂风暴雨的报复吧!”

    月家四名假婴修士全都一愣,好好的大阵怎么出现了纰漏?见阵中的陈家老祖已经施展血遁逃走,脸色惨白,呆了半晌,收了阵旗,其中一人缓缓道:“这一次没有斩草除根,让陈家老祖这个元婴修士逃走,恐怕将对月家不利啊。”

    “无妨!此人身受重伤,又施展血遁术,必然大伤元气!短时间无法恢复。现在只要小二弄得结婴丹,你我四人尽数结婴,还怕他吗?”另外一个假婴修士道。

    其他二人点头称赞。

    躲在影子中的风乙墨收了破阵旗,心中冷笑,你们家小二已经魂飞魄散,就别指望他了。刚才,他暗中祭出破阵旗,对天擎引雷阵进行干扰,为陈家老祖创造了一丝机会,令他逃出生天,这样一来,为了报仇,陈家老祖势必会不断的给月家创造麻烦,让他们不得安宁!

    一个元婴老祖的复仇怒火可是谁都能轻易熄灭的,两家已经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

    这破阵旗还是风乙墨被左手禁锢仍如图中山后引发的想法。在任何时候,都会遇到这样那样的阵法,破阵旗乃是他根据《万阵图》中的精要炼制出来的破阵阵旗!此阵旗虽然不能说百分百的破除一切阵法,却能给在各种大阵中寻找破绽,进行干扰,创造一丝机会,这样就足够了!

    虽然以他目前的实力,足以碾压月家、甚至是黄风城,可是他并不想太过张扬,制造杀戮,而且月家、陈家、以及黄家的恩怨,还是让他们自己解决吧,在黄风城已经收获了许多,不仅仅得到了逍遥黄龙甲,还有《万毒经》等各种宝物,是时候离开了。

    风乙墨没有做任何停留,连夜离开了黄风城,直奔弥落山方向而去。

    临走时,他已经把丹器阁那个庄子交给老管家代为照看,可以随便使用,算是奖赏给老管家了。

    坐在骨傀儡背上,风乙墨开始清理收获,除了进行交换的二百多件宝物外,在陈家大少储物袋里发现了那一块极品血纹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