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一 缚灵镜显威(四更,求鲜花、打赏、收藏)
    风乙墨目光穿过鬼王,看到宝库内一片狼藉,明显是鬼王在宝库内找到了什么宝物,吞食后在此地炼化,如果自己不打开宝库之门,或许不久就会离开,到处为非作歹、伤及无辜了。

    他看向化神女修,见女修没有主动出手的意思,不由的苦笑,化神女修或许因为寒冷冻坏了脑子,只是本能的保护自己,谁攻击自己,她就会出手,而不会主动出击,这样一来,战斗力就大打折扣。

    风乙墨毫不犹豫的一指点出,最为熟练、厉害的当然是阴阳指!自从顿悟后,黑白阴阳指可以单独分开为黑色的阴指,白色的阳指,对付鬼物,自然是阳指,一道白色指芒骤然飞出,直奔鬼王而去。

    “咦?蝼蚁还敢动手?”鬼王一愣,他的注意力全都放在化神期女修身上,没有想到一个金丹修士竟然敢主动动手,鬼爪一挥,一道黑色的浓烟飞向风乙墨。

    嗤!

    阳指指芒落在鬼王浓烟之上,那如墨的浓烟立即被阳指的纯阳之力所溶化,两者一起烟消云散!

    “嗯?”鬼王一愣,他对自己的夺魄蚀骨烟非常自信,整个凌霄宗的修士就是被自己的一口夺魄蚀骨烟所灭掉的,怎么一个小小的金丹修士就能破了自己的宝物?

    他狞笑一声,屈指一弹,鬼爪上一根长长指甲嗖的飞出,化身为一把利刃,直奔风乙墨刺去。“小子,有两下,再试一试这招!”

    见鬼王出手袭击风乙墨,化神期女修再一次动了,长长青丝一甩,变成漫天丝线,化为万缕丝绦,向鬼爪指甲缠绕而去。

    风乙墨不敢托大,早已蓄势待发的修罗黑芯焰嗖的飞出,同时双手连挥,十杆透骨枪盘旋而出,向急速而来的指甲搅去,地矛刺枪阵威力相当于极品法宝!

    鬼王冷笑一声,五指虚抓,化神女修的青丝倒飞回来,鬼王五根锋利的指甲宛如五把锋利的兵刃,顿时把化神女修的青丝斩成漫天飞絮。

    化神女修愤怒了,女人最珍惜的除了容貌便是满头青丝,如今被鬼王毁了许多,怎能不怒?只见她一摸手中的储物戒,祭出一件宝物,却是一只白玉梳子,那梳子一出现,立即变成三丈大小,散发古朴而强大的气息,一个个玉制的梳子齿好似锋利的剑刃,向鬼王梳理而去!

    古宝!

    鬼王一惊,身形一晃,就要躲避,谁知那梳子古宝嗡嗡直响,方圆十几丈空间都被其散发的白玉光芒笼罩,令鬼王无法避开,只能硬着头皮大吼一声,三丈高的身体骤然变成五丈,磨盘大小的两只拳头砸向白玉梳子。

    嘭!

    白玉梳子被其打的一颤,倒飞回去,可是化神女修两道法诀打出,白玉梳子再一次飞回,继续攻向鬼王。

    风乙墨这边神色凝重,修罗黑芯焰刚刚接触到鬼王指甲,就被它搅成漫天火花,居然毫无作用,令他暗暗一惊,就在透骨枪所构成的地矛刺枪阵即将跟鬼王指甲碰触到时候,天寒指第一式寒冰指路骤然点出,后发先至,一道至寒冰气落在鬼王指甲上,瞬间就把它冻结在里面。

    风乙墨大喜,然而下一瞬间,不待地矛刺枪阵把鬼王指甲搅得粉碎,冰块嘭的炸开,那指甲变成一头一人高的长着四条手臂的小恶鬼,挥舞着四条胳膊幻化出漫天的爪影,居然跟上品法宝透骨枪斗的不相上下,地矛刺枪阵的威力无法发挥出来。

    风乙墨心头一凛,毫不犹豫的祭出炼化不久的古宝缚灵镜,只见青色缚灵镜飞到半空,散发一片青芒,无数青色丝线夹杂在青芒之中,毫无阻隔的缠绕在四条手臂的小恶鬼身上,然后猛然收缩,那小恶鬼发出一声惊恐的尖叫,四条手臂用力挣扎,却是被缚灵镜所喷射出来的青丝绑缚的越来越紧,嗖是一声,拖入镜中!

    风乙墨松了一口气,使用一次缚灵镜居然耗费了三成法力,那些缚灵青丝都是他法力所衍化而来的!

    谁知缚灵镜内传出嘭嘭的声音,风乙墨隔着镜面发现里面的小恶鬼正在猛烈的敲击镜面,大有冲出来的架势,风乙墨大惊,连忙手指一点,十把透骨枪合在一起,变成一把极品法宝,对准缚灵镜中的四臂小恶鬼重重的轰了过去!

    嘭!

    小恶鬼因为被绑缚在缚灵镜中,无处可躲,被极品法宝透骨枪刺了一个正着,惨叫着炸开,烟消云散!

    呼!

    风乙墨长长出了一口气,一个鬼王指甲就如此难缠,若是那鬼王全力对付自己,焉能有命在?

    嗯哼!

    四臂小恶鬼一死,鬼王闷哼了一声,心神巨震,难以置信的看向风乙墨,而半空中的白玉梳趁此机会唰的一梳而过,鬼王五丈高的巨大身体被白玉梳分成数块,嘭的化为一阵黑烟,在数丈之外显现出来,气息萎靡了不少。

    鬼王恶毒的看着风乙墨:“小子,敢毁本王分身,你找死!”

    风乙墨恍然大悟,为何四臂小鬼为何如此难缠,原来是鬼王一具分身!他不待鬼王有任何反应,强**力注入缚灵镜内,缚灵青丝再一次喷射而出,把十几丈外的鬼王缠了个结结实实,大喝一声:“收!”

    然而,被缚灵青丝绑缚的鬼王纹丝不动,任凭缚灵镜如何颤抖,都无法把其收入镜中!

    风乙墨惊骇莫名,一拍灵虫袋,十只进化的吞魂虫飞出,直奔鬼王而去,同时一口精血喷在缚灵镜上,力量骤然增加三成,鬼王终于被缚灵青丝拖拽着离开了地面,向境内飞去。

    “想要捉住本王,没那么容易!”鬼王纵使被白玉梳子重伤一次,也不是风乙墨所能匹敌的,他双臂一振,缠绕在胳膊上的缚灵青丝节节寸断,风乙墨心神大震,一口血喷了出去,手中极品透骨枪嗖的激射而出,穿透了鬼王巨大身体,留下一个碗口大的透明窟窿。

    然而那透明窟窿很快的愈合,鬼王左腿一抬,又崩断了左腿上的缚灵青丝,风乙墨再一次神识受损。

    “动手!”风乙墨忍住头晕目眩,对化神女修大吼道,女修手指一点,白玉梳子呼的飞来,再一次从鬼王身上梳理而过,卷走了大片生机。

    趁此机会,风乙墨又是一口精血喷在缚灵镜上,残余的法力注入镜中,无数缚灵青丝激射而出,缠住了鬼王,然后猛的一颤,硬生生把重伤的鬼王拽到了缚灵镜内!

    十只吞魂虫却不甘示弱的钻入缚灵镜内,大口大口的吞噬鬼王的魂力来!

    “啊!是吞魂虫,你怎么可能拥有吞魂虫?”鬼王在缚灵镜内发出一声惊恐万分的惨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