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 二聚阳阵(五更,求鲜花、打赏、收藏)
    风乙墨此时精疲力尽,哪有精力回答他的话,连忙吞服两粒疗伤灵丹,双手各自拿着一块上品灵石,恢复法力。

    跟鬼王一战时间不长,却惊心动魄,别看有化神修士帮忙,可是她的攻击都是被动的,而且对方乃是鬼王巅峰,半只脚已经踏入鬼皇之列,不然他也不敢对化神期老怪动手!

    化神女修收了白玉梳,捡起地面上断裂的青丝,一副不开心的样子,似乎心疼发丝。

    风乙墨摇了摇头,叹息道:“你啊,真不知道说你什么好,一身强大的法力最多发挥一半,如果你能知道凶险,拿出最大的力量,也不至于如此费力了。”

    化神女修似乎没有听懂风乙墨的话,依旧我见尤怜的一根根捡拾青丝。

    就在此时,异状突起,缚灵镜剧烈的震动摇晃,风乙墨连忙看去,只见镜中的鬼王挥臂震飞了吞魂虫,浑身气息暴涨,大吼一声:“区区十只吞魂虫幼虫还奈何不了本王,小子,本王要吞了你!”

    说完,身形一晃,变成一道黑光,挣断了所有缚灵青丝,飞出了缚灵镜,钻入风乙墨身体内!

    就在鬼王刚一钻入风乙墨身体,风乙墨身体开始变成黑色,变的阴气森森,生机被夺,慢慢向鬼物转变!一旦他的肉身完全被鬼王阴力所侵蚀,风乙墨就变成了鬼,而不再是人!

    一直待在风乙墨丹田内的噬灵蚕猛然睁开双眼,如临大敌,接着发出一声尖锐的惊叫,张口一吸,开始全力吞噬进入风乙墨身体内的鬼王!只要在风乙墨身体内,噬灵蚕就是王者,无人能敌!

    鬼王钻入风乙墨体内,正待施展夺魂**,占据了这个人类修士的肉身,忽然一股巨大吸力涌来,身体不由自主的向风乙墨丹田飞去,鬼王这一惊非同小可,四肢变成无数触手,紧紧的依附在风乙墨经脉之上,死死抵御那股吸力。

    风乙墨浑身僵硬,动弹不得,可是神识却还是可以自由活动,当即一卷,把其余的吞魂虫全都放出来,加上从缚灵镜飞出的十只变异吞魂虫一起收入体内:“给我吞了他!”

    三百余吞魂虫蜂拥而至,密密麻麻的遍布鬼王身上!

    “这、这么多吞魂虫?”鬼王大吃一惊,奋力抗争,可是最大的威胁来自丹田内那一只银色的蚕虫,每吞一口,就相当于所有吞魂虫吞噬的两倍,几下子,鬼王魂力就被吞噬了一半,奄奄一息。

    “住口,让它们住口!本王投降!”鬼王开口求饶道。

    可是风乙墨恨透了鬼王,哪里肯住手,命令吞魂虫、噬灵蚕不遗余力的吞噬!

    不到半炷香时间,鬼王被吞噬的烟消云散,鬼王的强大的鬼魂力让十只变异吞魂虫再一次陷入沉睡,开始晋级,而噬灵蚕打了一个饱嗝,继续睡觉。

    风乙墨身上的黑色阴鬼气息慢慢消散,只是肉身失去了许多生机,需要慢慢的恢复。

    而远处的化神女修浑然不知风乙墨身上发生的一切。

    噗通!风乙墨仰面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如果不是噬灵蚕跟吞魂虫,自己就算活着,也变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鬼物了,当身上所有生机全都被鬼王变成了阴鬼气息,就无法再恢复了。

    过了半晌,风乙墨缓缓爬起,取出几粒四级低阶灵丹补阳丹吞下,炼化药力,又吞服几粒凝华丹,修复受损的神识,这才站起身,走入凌霄宗的宝库内。

    宝库里依然阴风阵阵,在地面上,有尺许大小极为粘稠黑色的膏状的物质,不知是何物,不过神识落在上面,却能感受到一股纯正的阴力,不由的一惊,那鬼王就是应该在此吞噬这种物质,提升其修为!

    虽然不知是何物,风乙墨还是取出一个容器,收了起来,放入须弥铁中。

    膏状物质一不见,宝库内顿时没有了阴森森感觉。而游离在凌霄宗的阴魂顿时溢散而空。

    神识扫视一圈,宝库内没有太好之物,不过他发现了七面阵旗,在《万阵图》中见过此阵,是一个名为“聚阳阵”的四级辅助大阵,功效有些类似聚灵阵,乃是把附近的阳气聚集过了,令万物复苏!

    是了,风乙墨在弥老储物袋中同样发现一面聚阳阵阵旗,显然他是受凌霄宗的委托,搜集聚阳阵的阵旗,来改变凌霄宗宗门寸草不生的局面,谁知东西没有送到,凌霄宗就被灭门了。

    而且灭杀他们的鬼王找到了致使方圆五百里寸草不生的罪魁祸首,就是那膏状物质,而也是因为这种东西,把鬼王吸引过来,造成了灭宗惨案!

    风乙墨惋惜的摇了摇头,凌霄宗不是一个大宗门,只有三百多名弟子,却也是修真界一个损失,一个宗门就这样消失了!

    虽然宝库内没有太多值钱东西,风乙墨还是袖袍一扫,全都收了起来,然后把宗门内所有骸骨收拢起来,在后院大树下,挖了一个大坑,埋葬其中。

    最后是凌霄宗宗主骸骨,风乙墨对着骸骨一拱手:“这位前辈,你们全宗的大仇我已经帮你们报了,而且造成贵宗寸草不生,一片死气的原因也找到了,今后宗门之内必定是枝繁叶茂,郁郁葱葱,您安息吧。”

    随着他的话音刚落,原本一直端坐的骸骨哗啦啦碎了一地,风乙墨摇了摇头,弯腰一个个去拾取骸骨,忽然发现地面上右小腿骨头内有一物闪着荧光,单手一吸,却是一枚古朴的金黄色玉简!

    而且,寻常玉简外表都是光洁的,而此枚玉简上雕刻着秀丽的图案,好像上一座悬浮在云端的宫殿,巍峨雄伟,气势不凡,那图案让风乙墨一愣,好像在何处见过,连忙取出一块玉佩,正是在玄天秘境中救了外公后得到的玉佩,上面的图案跟玉简上的一模一样!

    “玉佩上跟三块极品灵石放在一起,说明非常重要,可是凌霄宗不过是一个不入流的小型修真宗门,怎么会有同样图案的玉简?”风乙墨一边想,一边神识探入玉简,里面居然是一片朦胧,什么都看不清!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自己的神识不够强大?不可能啊,自己的神识堪比元婴初期修士,而且一直服用凝华丹,比一般元婴修士更为凝实。再一次凝聚神识,玉简内还是一片模糊,只能感觉里面有文字,却一个也看不清!

    苦笑了一声,收起玉简跟玉佩,然后埋葬了凌霄宗宗主骸骨,离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