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六章打 时间之毒(九更,求鲜花、打赏、收藏)
    可是等待他的却是漂亮女修的木然,完全没有反应。

    已经到了这一步,那两截血纹木木桩势在必得,风乙墨坐着地上,盘算起来。

    那怪虫浑身通红,显然是火属性妖虫,对付它,必须要相克才行,自己有天寒指,至寒之神通,加上冰魄小蓝,是不是能够牵制住它们?嗯,还加上化神女修从旁协助,应该不是问题!

    不过,为了稳妥起见,风乙墨还是先炼制了十几张四级低阶冰箭符,并放出四具金属傀儡兽,这才朝着血纹木所在的阵法内而去。因为随着他禁制阵法的提升,制符术也水涨船高,更巧的是在北疆场漂亮女修杀了二十几头四级中阶冰属性妖兽飞雪豹,拥有炼制冰箭符材料,这才能够成功炼制出四级低阶冰箭符来。每一张冰箭符都拥有元婴初期修士一击的威能。

    再一次进入阵法之中,四只怪虫早已严阵以待,见到风乙墨立即扑了上来。

    “去!”随着风乙墨一声爆喝,四只红与黑模样的金属傀儡兽立即一字排开,挡在风乙墨前面,不待怪虫释放红芒,十几枚冰箭符立即激发出来,数千道冰箭漫天遍地的射向怪虫,不等与怪虫们碰撞在一起,风乙墨连忙一指点出,正是天寒指第一式寒冰指路!紧接着,小蓝呼啸而出,直奔其中一只怪虫扑去,它还不知道怪虫的凶恶。

    这还得多亏风乙墨神识强大,控制了四条傀儡兽的同时,还激发十几枚冰箭符,放在一般金丹期修士身上,恐怕早已识海枯竭,遭到反噬了。

    手段尽出,可以说是风乙墨比较强大的攻击方式。

    “这下还不干掉你们,我也就不用......”风乙墨的想法还没有结束,就像一只被卡住脖子的公鸭,声音嘎然而止,因为他看到无数冰箭落在四只不大的怪虫身上,就好像冰雪落在太阳上一样,飞快的溶化,没有造成任何伤势,而且它们发出的红芒落在四只金属傀儡身上,坚硬无比的金属傀儡立即变成了一对废墟,那天寒指威力倒是不小,击中一只怪虫,把它轰飞出去,在半空变成了一块冰块,结果没等落地,怪虫就已经挣碎寒冰的束缚,无恙的冲来。

    最倒霉的还是小蓝,刚刚来到怪虫身前,身体就中了三道红芒,凄厉的惨叫一声,飞了回来,深蓝色的身体上出现三个窟窿,若不是它是一个魂体,早就跟金属傀儡一样,四分五裂了。

    风乙墨惊得三魂七魄跑了一半,连忙就要撤退,谁知旁边一直不动的化神女修突然一张嘴,十几道金色的光射向四只怪虫。

    那金光落在怪虫身上,立即现出原型,却是十五只金色的寸许长,细如发丝的虫子。风乙墨正在诧异虫子的作用,忽然看到四只强悍的怪虫满地翻滚起来,只动了几下便僵硬当场,然后慢慢的变灰,接着变成虚无,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这、这是、这是时间之毒!”风乙墨瞪大了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十五只金色小虫,难以置信。之前还研究《万毒经》,里面介绍最毒之物变成时间之毒,没有想到现在就看到了。

    也只有时间之毒能够把灵物消化的一干二净,时间永远是一切物质的终结者,再厉害的妖兽、再厉害的人也敌不过时间的侵蚀,任何宝物或许能够留存千百年,可是万年、十万年、百万年之后呢,最终还不是尘归尘、土归土?

    等等,这种金色小虫一共十五只,岂不是就是那在陈家珍宝楼拍卖下来的虫卵?

    风乙墨肠子都悔青了,早知道此虫如此厉害,何必拱手送人呢?

    不理会满脸幽怨的小蓝,风乙墨来到血纹木木桩前,挖掘地下,如果能够找到怪虫的虫卵,也就不枉损失了四具金属傀儡跟十几张四级冰箭符。

    可惜让他失望了,掘地三尺也没有看到任何虫卵。

    面对两截巨大的血纹木木桩,风乙墨开始琢磨,是砍下来炼制法宝,还是让吞魂虫直接吞噬了进阶?

    灵虫袋内的吞魂虫早已等得不耐烦,似乎要冲破灵虫袋而出了,特别是十只已经苏醒的吞魂虫,更是疯了一样不断的撞击灵虫袋。那一日,在吞噬了鬼王后,十只吞魂虫陷入进阶状态,这一次足足沉睡了一个月才醒来,样子变的更加凶恶,虽然还是甲虫样子,嘴巴却突了出来,好像蝎子嘴巴,形成两半锯齿形的口器,而颜色完全变成了黑色。更引人注意的是一双眼睛,数十复眼来回转动,凶芒毕露。

    风乙墨稍作犹豫,还是放出了十只吞魂虫,让它们扑在一根血纹木木桩上,尽情的吞噬起来。

    一炷香时间,一人多高粗壮的血纹木就被十只吞魂虫吞噬了干干净净,这一次,它们锋利的口器连整根灵木都吞下了下去。

    就在风乙墨准备收起它们之时,十只吞魂虫突然发疯一样互相攻击起来,宛如十只幽灵,撕咬在一起。

    风乙墨惊呆了,这是干什么?浪费了这么一大棵血纹木,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培育出十只比较成熟一些的吞魂虫,就这么自相残杀的死了,太心疼了,就要上前制止,漂亮女修却一把拉住了他,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动。

    不看不知道,原来进阶后的吞魂虫变的如此凶猛,口器一闭一合间,就把对方的翅膀咬下一半来,不等它回头,另外一个吞魂虫却已经咬住它一条腿,咔嚓一声,扯掉,吃了。无比坚硬的外壳在它们眼中成了最为丰盛的食物,一个个完全不认识同类,拼命的攻击,很快,十只吞魂虫就剩下五只。

    这五只气息明显发生了变化,黑色的拇指大小的身体充满血红色,原来是一个个红色线条,如今,却变成诡异的红色纹路,好像被什么封印在其身体内一样,无比的狂躁暴戾,五只吞魂虫只稍作休息,便又开始互相厮杀,看的风乙墨心疼痛不已。

    如今,他已然看出,这剩下的五只吞魂虫势必要选出一只虫王,那么意味着其他四只必然死去!

    残忍的优胜劣汰,胜者为王,令人不忍直视!

    吱吱!

    最后一个对手被撕碎,几口就吞了,仅剩的吞魂虫好似胜利凯旋归来的王者一样,挥动残破的翅膀,趴在另外一根血纹木上啃食了一会儿,这才摇摇晃晃的,好像喝醉了一样飞到风乙墨手上,黑色的翅膀一裹,整个身体变成了一个黑色的圆球,就再也不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