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八收章 地阴丹(一更,求鲜花、打赏、收藏)
    因此,厥阴洞又被称为“地狱之洞!”

    风乙墨以地变之易形术改变了容貌,变成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面相凶恶,展现出金丹九层修为,不然,以他年轻的俊朗相貌,必定招来麻烦。

    走进厥阴洞,一股潮湿、腥臭的气味散播出来,身后跟着的漂亮女修柳眉蹙了蹙,显然非常不喜欢。

    风乙墨笑了笑,向着洞内走去。

    一个洞口就有二十多里宽,就好像一个巨大的穹顶覆盖在地面上,里面终日不见阳光,所看到的都是一些喜阴潮湿的苔藓,进入洞内不远,就看到一些乞丐一样的修士,目光凶恶的盯着二人。

    如果不是他们从风乙墨身上感受到金丹后期修为,恐怕早就已经扑上来,这些人只能算是边缘之人,没有洞府,更没有修炼资源,却不敢出去,只能龟缩在厥阴洞内,掰着手指算日子,过一天算一天。说不定哪一天就被悄无声息的灭了!

    轰!

    远处传来强烈的爆炸声,一个人影惨叫着飞出,半边身子被轰飞,腰间的储物袋被另外一人抢走,临走时候还给了那人一脚,顿时奄奄一息,很快就断气了。

    周围没有一个人上前劝阻的,神情冷漠,又似乎觉的这样的事情极为正常。

    风乙墨冷着脸走了过去,继续深入。

    再前行了十几里后,听到了哗哗的水声,是那落羽河经过的地方,旁边的洞壁处开始出现了洞府,每个洞府都有禁制护洞,里面的修士至少都是金丹后期修为,不是那些游离的避难者能够招惹的。

    兽皮地图显示千幻青心焰处于厥阴洞最深处,必须经过二百多里的洞府区,凹凸不平的洞壁一个个洞府林立,人口密集起来。

    而洞内暗淡无光,只有洞府旁边镶嵌着荧光石散发微弱的光芒,越往里深入,一根根直通洞顶高六七十丈的粗大岩体就越多,如果再密集一些,恐怕就成了一个巨大的蜂窝了。

    每根岩体有的十几丈粗细,有的五六十丈,最粗的达到百丈,因此在岩体上也尽数被开辟出一个个洞府,里面住满了人。

    这仅仅是厥阴洞的外围,那些各修真国、宗门的弃徒叛逃之所以居住在此,除了有落羽河这个屏障之外,更是因为厥阴洞深处会不时的涌出一个个阴魂鬼物,阴气非常重,寻常人待几天都受不了,生机损失,阳气消散,无论正派还是邪派的修士都不愿意待在这里,因此给他们这些亡命之徒创造了苟延残喘的环境。

    曾经黑木崖、商道联盟、玄阴宗三大超级修真国联手剿灭这些人,却无功而返,反而折损了不少修士弟子,因此也就任由他们这个三不管的地方存在了。

    杀戮、血腥、无情、冰冷就是整个厥阴洞的代名词!

    风乙墨一路走来,碰到了十几起杀戮,二十多名修士死于非命,血腥气息在空旷的洞穴内久久停滞,无法消散!

    就是因为在路过一处打斗多看了几眼,胜出的一方修士立即横眉冷对,疯狗一样叫嚣起来,似乎只要风乙墨稍微一回应,他们就要冲上来的架势。

    风乙墨暗暗摇了摇头,不跟他们一般见识,继续前行。

    “这里的人都是疯子!”风乙墨如此想到。

    再往前,厥阴洞收缩变窄,阴风阵阵,一些蕨类植物反而更加茂盛,给人一种繁华的景象,而且在经过一片狭窄的通道后,前方豁然开朗,出现一处极为开阔的区域,好像一个巨大的葫芦肚子一样膨胀开来,足有二十多里长,除了中间一根根细高的岩体之外,四周的洞壁上都是鳞次节比的洞府,这里就是厥阴洞的中心了。

    在中间一根下细上粗的巨大岩体周围,有数十人蹲在地上摆摊,他们一个个衣衫褴褛,跟世俗界的乞丐叫花没有区别,面黄肌瘦,在他们面前,是一些杂物,有低阶灵药、三级妖兽骸骨、二级、三级炼器材料,还有一些灵药种子,就是没有灵丹出售。

    令风乙墨奇怪的是,几乎大部分修士摊位上都有一些墨绿色的、长的有些像死亡之海中的海藻一样的植物,不用触碰,就能从这些植物身上感受到阴寒气息,他在一个古稀老人身前蹲下,拿起一棵,向老人问道:“老丈,这是什么东西?怎么卖的?”

    老人抬起浑浊的眼睛,看了风乙墨一样,眼睛一亮,已然认出风乙墨是新来的,热情起来:“年轻人,这种植物叫地阴蕨,是厥阴洞特有之物,用来炼制地阴丹的主药。”

    “地阴丹?”风乙墨还是头一次听说这种灵丹,因为哪怕是神农手札中都不曾有这个名字:“地阴丹是做什么用的?”

    “呵呵,年轻人你有所不知,因为厥阴洞内阴寒潮湿,咱们人类待久了,不仅无法修炼,还会被阴气侵蚀身体,用不了多久便会得病而死去。因此,在一千多年前,有一个资质惊艳的炼丹师研究出这一种地阴丹,服用此丹可以抵御厥阴洞内的阴寒气息,不过......”老人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不过什么?”风乙墨好奇的问道。

    “不过,一旦服用了地阴丹,就害怕到外面去了,因为地阴丹乃是在人身体内生出一股阴寒气息,跟这里的环境融合,自然就害怕外面的太阳跟温暖了。唉,我们这些人一辈子也就只能待在这里了。”老人语气中充满了无奈跟悲伤,谁愿意客死异乡啊。

    “老丈,你有地阴丹的丹方吗,可否让我看一看?”风乙墨问道,见老人脸上有些犹豫,便拿了几棵地阴厥:“这些是多少灵石?”

    老人眼睛顿时亮了,张开左手,哆嗦道:“只要五块,五块灵石便可!”

    风乙墨皱了皱眉,“怎么这么便宜?莫非这地阴厥非常多,采摘起来极为容易?”

    老人凄惨一笑,伸出右手,风乙墨只见他的右手少了两根手指,拇指跟食指不翼而飞,就听老人道:“我的两根手指就是采摘地阴厥时候伤到的,如果不及时砍断手指,整个手臂都会没了,你说危不危险?之所以如此便宜,那是因为里面的人很少有灵石了,在这里,灵石可是最值钱的东西了!”

    风乙墨能够感受到老人的心酸,叹了一口气,取出二十块灵石递过去:“老丈,这些灵石购买你的地阴厥跟丹方,你看可够?”

    老人呆了一呆,飞快的接过灵石,收入储物袋中,不住的道谢:“谢谢,多谢!这是丹方,请你收好。对了,如果你去采摘地阴厥,一定要防止一种墨色蚂蚁,它们就藏在地阴厥下面,非常厉害,含有剧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