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六章 家船家丧命(九更,求鲜花、打赏、收藏)
    白袍修士哪里敢耽误,立即扬声道:“此人如今已经被阴魂附体,诸位道友一起出手,不然当它彻底变成阴魂鬼物,我等皆不是对手了!”他的声音远远传播出去,远处围观的修士全都听到了,稍微犹豫,便祭出各自的法宝冲了上来。

    此时,空中的家伙身上人类气息几乎消失殆尽,一双手长出尺许长的指甲,面颊凹陷,披头散发,活脱脱一只鬼了!

    白袍修士见状也祭出法宝,向元婴中期修士轰去!

    一时间,法宝横飞,灵光乍现,一道道散发惊人灵力的法术不甘示弱的对准空中的怪物轰去!

    风乙墨却后退了几步,感觉事情不会如此简单,十几名元婴修士加上白袍修士这个元婴后期巅峰大修士,就算一座大山也能轰碎了,可是法宝、法术落在怪物身上,宛如石沉大海,毫无作用!

    “吼!”怪物放声怒吼,双手连连挥舞,攻到他身前的一件件法宝顿时就被它锋利的指甲搅碎,变成了碎片漫天飞舞,本命法宝被毁,十几名元婴修士全都喷血飞了出去!

    风乙墨眼睛一亮,对化神女修喝道:“动手!”

    同时,他又是一记阴阳指点出,这一次,他仅仅使用的是白色的阳指,散发浩然阳气的指芒宛如夜空中耀眼的流星,瞬间就落在怪物的身上!

    与此同时,化神女修手一挥,紫霞火化为一溜火线,本着鬼物缠绕而去

    嗤!

    一股白烟冒起,怪物身上出现了一个溶化的孔洞,而去还在缓缓扩大!风乙墨的一记指芒的威力竟然超过了十几个法宝!这是因为怪物已经基本上变成了鬼物,而鬼是阴邪之物,最害怕纯正的阳气!

    “嗷!”怪物灰色的眼珠望向风乙墨,嘴里含混不清的吼叫,鬼爪一挥,奔风乙墨抓了下来!

    然而,化神女修的紫霞火已经缠绕而来,正好缠在它伸出的右爪之上,右爪顿时冒出大片的青烟,快速的溶解!

    火亦是鬼物的克星!

    白袍修士看的分明,恍然大悟,立即大叫道:“诸位道友,火系、雷系符箓尽管使将出来,务必要把此怪消灭!”说罢,他率先祭出一张蓝色四级低阶雷光符,瞬间化为一道雷光,轰向鬼物!

    其他修士纷纷效仿,有的是火球符,有的是火箭符,还有雷霆符的,五花八门,宛如展开了绚丽多彩的烟花一样,眨眼间就淹没了怪物!

    等硝烟散尽,再看中间的鬼物,身体千疮百孔,摇摇欲坠,却没有死透,一双灰色的眼珠恶狠狠的瞪着风乙墨,它恨透了眼前这个年轻修士,如果没有此人,自己已经完成了转变,然而不等它有所动作,刚才被震飞的一群虫子又飞来,扑在它身上,疯狂的吞噬其魂体!

    这一次,它再也没有能力挣脱了,发出一声凄厉的不干心的吼叫,被吞魂虫吞噬一空,彻底消失!

    众人齐齐松了一口气,白袍修士向风乙墨深施一礼:“多谢小友,如果不是小友仗义出手,恐怕祸端已起,生灵涂炭了!”

    风乙墨神识一卷,收了吞魂虫、透骨枪,如果修罗黑芯焰完成晋级,变成五级灵焰,哪需要如此麻烦,道:“不用客气,在下也是碰巧路过罢了,既然事情告一段落,在下就告辞了!”

    说完,转身向厥阴洞外走去,化神女修召回紫霞火,默默的跟上,就好像是风乙墨的影子一样。

    白袍修士尴尬的张了张嘴,只能望着二人离去的背影叹了一口气。哪怕他觊觎紫色的灵焰,也不敢出手抢夺,别说他看不透女修的修为,就是那个金丹后期修士释放出来的虫子,都十分可怕,那么厉害的鬼物都给吞噬了一干二净,自己如果动手,下场很有可能就是那个鬼物的魂飞魄散!

    风乙墨很快来到了落羽河流淌的地方,在洞内望着滔滔河水,又是一番滋味,落羽河,起源于死亡之海,却在厥阴洞流淌到地下,不知道流往何处!

    正当二人准备绕开落羽河,出了厥阴洞,直奔商道联盟去取了图中山画卷,却看见落羽河中飘下一物!

    风乙墨吃惊不小,因为落羽河中连羽毛都会沉入河底,怎么会有东西飘来,手腕一抖,困龙鞭游弋而出,伸出四十多丈,卷住了那物体,唰的甩到岸上,等看清那物,连忙奔上去,搀扶起来,连声呼叫:“前辈醒来,前辈醒来!”

    原来顺流而下的竟然是在落羽河上摆渡的船家老叟,不知何故被打入落羽河中,浑身被河水浸泡的臃肿不堪,面目全非。此时的老者奄奄一息,生命垂危,肤色煞白,气血严重亏欠,身上多处伤口深可见骨,血流不止!

    风乙墨取出两粒疗伤灵丹塞入老者嘴里,同时施展天巫术气血术,帮助老者恢复。

    这气血术乃是疗伤的巫术,只见他掌心泛红,散发一片红芒,覆盖在老者伤口上,那伤口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愈合,而且老者脸色红润起来,血气得到极大的补充!

    这就是气血术的强大!

    不久,老者缓缓睁开双眼,看清楚眼前之人,露出几分欣喜:“原来是小友你救了老夫!多谢了!”

    “前辈,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如此地步?”风乙墨问道。

    “唉,一言难尽!老夫本来在落羽河上好端端的摆渡,三天前,来了几个人乘坐老夫的渡船,可是他们却不给灵石,反而动手抢走了老夫的万化舟,并打伤了老夫,扔到落羽河中!”

    风乙墨听的大怒,天下还有此等恶人,着实可恨,他却忘了,落羽河中,船家为何不沉底而漂流了三天三夜,来到厥阴洞内。

    “他们都是什么人?如此蛮横无理,前辈,你告诉我,等我看到他们,杀了他们,替你报仇!”风乙墨义愤填膺的说道。上一次被左手追杀,如果不是船家仗义出手,自己恐怕早已经死在左山手中了。

    老者感激的笑了笑,刚要说话,忽然脸色一变,张口一吐,一团拇指大小黑色的东西落在地上,瞬间变成一只黑色的虫子,那虫子刚刚展翅,便快速萎缩,化为了黑烟溃散了。

    接着,老者脸上、脖子上、胸口上鼓起许多包来,一只只一模一样的虫子从他身上挤破了肌肤飞出,又全都变成了黑烟,消散在空中!

    老者眼睛里充满惊惧,嘴巴张了张,只吐出两个字:“蓝、睛”,他的身体便被虫子钻的千穿百孔,死于非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