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再收魂奴(五更,求鲜鲜花、打赏,订阅)
    虚影冷哼了一声,袖袍横扫,就要把漂亮女修扫飞出去,忽然,他惊恐的发现自己浑身无法动弹,周身灵力凝滞,四周被禁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只玉手稳稳的抓住自己的脖子,亡魂大冒。

    “前、前辈饶命,饶命啊!”他是元婴中期修为,能够让自己无法动弹的只有化神期老怪,早知道这个小子身边有化神期老怪护着,打死他也不会来偷袭了。

    然而漂亮女修根本没有听到他求饶,瞬间禁锢了他的修为,像拎着死狗一样,把他拎到风乙墨面前一扔,然后继续吃羊腿!

    整个战斗从开始到结束,不过三十几息,玉娥还没有从惊魂未定的状态中清醒过来,便已经结束了。

    风乙墨笑嘻嘻的看着雕塑一样的元婴中期修士,心中暗叹,还是有一个化神期保镖好啊,对上一个元婴中期修士,就算胜了,也大费周章,更何况他还有一个如此厉害的炼尸。

    可惜自己的修为太低,如果现在已经是元婴期,那么就可以把此人以摄魂术变成自己的魂奴!以目前修为来说,最多能把元婴初期修士变成魂奴,如果是中期,就超出他的能力,会遭到反噬!

    对了,自己可以让此人的修为降低一些啊,只要退步到元婴初期不就行了?

    风乙墨当即放出吞魂虫虫王,命令它开始吞噬元婴中期修士的魂力!

    元婴中期修士见一只丑陋凶恶的虫子落在自己身上,魂力飞快的消失,吓的亡魂大冒,尖叫起来:“住手,前辈饶命!晚辈再也不敢了,不敢了,饶了晚辈吧!”

    风乙墨怎能听他的,笑吟吟的望着那家伙,送上门的还不主动收了?只要此人境界跌入元婴初期,那么就会多了一名元婴魂奴!

    很快,在吞魂虫王的大肆吞噬下,那元婴中期修士境界不断的跌落,直至跌落到元婴三层,风乙墨才收了吞魂虫,一双明亮的眼睛散发妖异的光芒,声音飘忽:“看着我!”

    被惊吓过度的元婴中期修士不由自主的抬头,顿时心神陷入了一个漩涡,头晕目眩,很快就迷失了。

    短短十几息,风乙墨的摄魂术便控制了元婴修士的心神,让化神女修解开他身上的禁锢,那人恭恭敬敬的向风乙墨拜倒:“忽尔列参见主人!”

    “好了,起来吧,说说怎么回事?不是说战区内不允许元婴期修士参战吗?你为何会偷袭我?”风乙墨冷着脸问道。

    堂堂元婴中期修士偷袭一个金丹后期修士,如果不是有化神女修护驾,换作其他人,早就死于非命了,因此风乙墨十分气愤。

    忽尔列尴尬的低下头,面露惭愧,的确,当初接到这个任务时候心中颇为不耻,以为十分轻松的就能完成任务,殊不知差点死了,都怪自己没有看清楚就动手,如果知道那个漂亮女修就是化神期老怪,给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啊。

    “回禀主人,小的是接到长老会的命令,来、来杀一个‘死亡之手’的修士。他们说,‘死亡之手’十分厉害,金丹期修士根本不是对手,只能出动元婴期修士。可是如果让玄阴宗知道我方有元婴期修士参加,势必会让战斗升级,这样一来,双方的伤亡就太大了,因此令小的偷偷下手,等得手后马上撤离,神不知鬼不觉。”忽尔列回答道。

    风乙墨冷笑不已,“你们可真是打的好算盘!”

    “主人,如果、如果让黑木崖知道您身边有化神期高手帮助你,那么双方之战岂不是提高到另外一个层面了?”忽尔列偷偷瞧了风乙墨一眼,问道。

    啊?风乙墨愣住了,一直以来,他都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可是不想不代表不存在!因为但凡被风乙墨遇到的黑木崖修士,都被他干掉了,没有人知道漂亮女修是化神老怪,可是万一哪一天泄露出去呢?

    以化神期老怪对付元婴、金丹根本就是玩一样,完全不对等,完全就是碾压式的!

    这也是双方开战以来都是派金丹期修士参加,而没有元婴修士的原因。

    不过,整个大陆化神期修士屈指可数,七大超级修真国每个至多两人,就算知道她又能怎样?难不成整个大陆的化神期修士都过来围攻她?而且,至始至终,漂亮的化神女修都是被动出手,只有那些人攻击风乙墨,她才出手相救,总之,她完全进入保镖的角色!

    想通这一点,风乙墨毫不在意,向忽尔列问道:“你们黑木崖究竟是为什么要攻打玄阴宗?”

    忽尔列不能拒绝回答风乙墨的问题,因为此时他是风乙墨的魂奴,便道:“我们端木老祖下达的命令,全面对玄阴宗出手!如果不是老祖的伤还没有好,整个玄阴宗恐怕早已经沦陷了!”

    “他敢出手?我们玄阴宗的薛莹老祖也不是吃素的,端木邪若是动手,老祖肯定会好好教训他的!”旁边的玉娥不干了,挥舞粉拳叫嚣起来。

    忽尔列苦笑了一声,用奇怪的眼神望着玉娥,道:“这位姑娘,你们难道没有听说吗,你们的薛莹太上长老已经仙逝,不然端木老祖怎么可能挑起两国的战端呢?”

    “什么?不可能!”玉娥好像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惊叫起来,“绝对不可能!薛莹老祖是化神期老祖,怎么能说陨落就陨落了?化神期在大陆上可是顶级的存在!”

    “那你说,你我两国平日都不错,为什么端木老祖下达攻占你们玄阴宗的命令?如果你们玄阴宗有薛莹太上长老坐镇,他还会如此吗?”忽尔列振振有词的说道。

    玉娥的粉脸突然煞白,身体摇晃了几下,是啊,如果太上长老安然无恙,为什么两年来,没有出现过一次?而黑木崖咄咄逼人的态度说明人家对玄阴宗势在必得,两年时间,推进了五千多里!

    不行!必须把这个重要的消息告诉师傅!玉娥打定主意,连忙取出一把万里声讯飞剑,把想说的话录在里面,放了出去。

    风乙墨也觉得忽尔列说的话在理,沉默起来,而玉娥为突如其来的消息忧心忡忡,忽尔列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三人都没有注意到,漂亮女修听到“薛莹”两个字,古井不波的脸上俏眉蹙了蹙,迷茫的双眼多了几分灵气,只不过这些表情一闪而逝,根本没有引起三人的注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