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十第八章 神奇的木牌(十更,求鲜花、打赏、收藏)
    不等风乙墨瞧得仔细,他手中的黑色木牌突然凌空飞起,不停的旋转,散发一片黝黑的光芒,而那光芒却成了无数触手,飞向正在跟紫龙相斗的三头八臂怪物身上,堪称无敌的鬼皇竟然发出惊恐的叫声,被黑芒触手毫不费力的拖拽到木牌之中!

    当木牌收了鬼皇,光芒散去,无力的从半空跌落,落在风乙墨的手上。

    整个过程不过两息时间,风乙墨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便结束了。

    “发生了什么?为何木牌能够吸收吞噬鬼皇?”风乙墨脑袋不够用了,呆呆的看着手中的木牌,连化神期老怪借助五级阵法都奈何不了的鬼皇竟然被一块小小的木牌收了,自己难道是在做梦?

    他用力掐了一下大腿,很疼,不是梦,一切都是真的!

    再看木牌,除了更加黑亮外,没有其他变化。

    化神女修好奇的看了风乙墨一眼,然后张嘴一吸,紫霞火飞回,撤掉法力,赤焰烈火阵内的火势慢慢减弱,火龙发出一声哀嚎,嘭的溃散,一切归于沉寂。

    风乙墨收起木牌,大步流星的走到化神女修面前,用力的拥住她:“谢谢,非常感谢!”

    这一次比任何一次都凶险,鬼皇可不是区区一个无法发挥全部威力的五级低阶阵法所能阻挡的,如果不是化神女修及时赶到,掌控了大阵,风乙墨会被鬼皇吞噬的连骨头渣都不会剩下!而且,从化神女修凝重的表情,吃力的控制大阵,却仅仅跟鬼皇斗了一个平手,说明鬼皇非常厉害!

    谁能想到一个极为普通的血伺术竟然能够把鬼皇召唤出来,太令人震惊了!

    洪铭大陆发生了不可知的变化!

    以前,风乙墨也抱过化神女修,那一次她身体僵硬,就像一个木偶,这一次,却柔若无骨,并且两只手轻轻揽住了风乙墨的腰,臻首轻轻放在他的肩膀上,无比的温柔。

    风乙墨一下子愣住了,身体僵硬起来,难不成她、她恢复了神智?

    想到这种可能,他吓的冷汗直冒,自己胆子也太大了,竟然敢抱着化神期老怪?连忙松手,谁知漂亮女修的手却紧紧的搂住他,不让他离开。

    乌衣岭余烟未灭,飘飘袅袅,宛如仙境,两个人就那么安静的依偎在一起,彼此都能听到心跳声。此时此刻,风乙墨脑海中却是浮现出白艳霜的面容,艳霜,你在哪里啊?

    良久,漂亮女修松开手,转身下山去了,风乙墨一挥手,收了赤焰烈火阵阵旗,又巡视了一翻,火龙威猛,连修士身上的储物袋都焚化,什么都没有剩下,遗留焦土一片。

    不过,干掉了这么多元婴修士、金丹修士,战功飞快的增加了吧?拿出战功积分牌,发现果然突飞猛进,已经进入了前十!

    “楚风”的分值变化惊呆了所有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跨越了接近两千名?

    积分进入总榜前十,已经超越许多元婴修士!

    楚风这个名字再一次变的赤手可热,可是没有人知道他长什么样,为什么能够如此快的积累战功!

    楚风就是一个迷!

    就在乌衣岭的黑木崖据点被连窝端了第二天,其他几处据点向玄阴宗发起了猛烈的进攻,一时间让战区向玄阴宗推进了千里,只要乌衣岭附近5000多里范围没有动静。

    激战半夜,虽然最终获胜,可是风乙墨也还是头昏眼花,找到玉娥,带着她们二人找了一处幽静隐密之地,开辟洞府,躲进去休息,一躺在床上便昏昏沉沉的睡去了。

    这一觉,风乙墨睡的极熟,他又做了一个极其香艳的美梦。

    梦中,躺在他旁边的漂亮女修主动翻身拥住了他,滑腻的面孔紧紧贴在他的脸上,轻轻摩擦,一双眼睛又黑又亮,喃喃低语,说着一些他听不懂的话,接着主动的吻住了他的嘴唇,香舌卷动,她的热情如火,吐气如兰,顿时让风乙墨陷入迷茫,色授魂与。

    接下来,衣衫飞舞,两个人很快就寸缕不着,翻滚在一起,洞府内传出娇喘吁吁的声音......

    第二天,风乙墨精神饱满的起床,发现自己穿戴整齐,原来果真是一场梦,然而,身边那漂亮的化神女修却不见踪影。

    一开始,风乙墨并没有注意,可是过了一段时间,还是没有看到她返回,他立即出了洞府,发现玉娥正在外面发愣,便问道:“玉娥,你看到她了吗?”风乙墨至今不知道漂亮的化神女修的名字,只能用“她”来代替。

    “没有啊,我起来就没有看到。风师兄,刚才我师傅给我发来一份声讯玉简,说他们现在跟黑木崖主力战上了,要我过去呢。师兄你有什么打算?”说实在的,让她离开风乙墨,玉娥还真舍不得,因此正在犯愁呢。

    风乙墨想的却是漂亮化神女修哪里去了,平时都跟在自己身边,寸步不离,快两年了,他已经习惯身边有这么一个人了。

    “哦,那你就回去吧,对了,你真的没有看到她?一般情况,她是不会走远的!”风乙墨心不在焉的又问了一遍,他现在内心深处对漂亮化神女修十分牵挂,没有注意到玉娥的口气中充满不舍。

    听风乙墨如此说,玉娥脸上挂满失望,眼睛红了,“好,师兄,我、那我走了!”玉娥说着,站起身,向远处走去,心里极为伤心。

    “玉娥!”风乙墨喊了一句,玉娥惊喜的回头:“师兄,什么事?”

    “帮我找找她再走,好吗?”风乙墨道。

    玉娥脸上挂满了失望,泪水差点淌出来,还是忍住点点头:“好!”

    可是,两个人在附近找了一个时辰,根本没有发现化神女修的踪迹。

    “师兄,我走了!”玉娥恋恋不舍的向风乙墨告别。

    风乙墨内心焦躁,开始有些担心,不过转念一想,人家可是化神期老怪,不会有什么危险,可是她为什么要走?因此根本没有听到玉娥的话,转身进入洞府,默默的发呆起来。

    玉娥恨恨的一跺,扭头走了。

    “该死的风乙墨,心里只有那个女的,不就是比我漂亮一些吗?哼,还是个傻子,有什么好的?我哪里不好?不就是比她修为低吗?”玉娥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忽然意识到自己不应该发牢骚啊,自己是自己,她是她,为什么要攀比?

    “呸呸,你有什么好的?”玉娥揪了一根野草,撕成好几段,“可是我、我真的喜欢跟他在一起啊!呀,我、我不是喜欢上他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