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赏 自爆透骨枪(一更,求订阅、打赏、鲜花)
    风乙墨呆坐了半晌,这才想起玉娥,连忙冲出洞府,伊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忽然间,风乙墨感觉什么都提不起兴趣,坐在骨傀儡兽的背上,任由它带着自己乱走。

    不知不觉间,骨傀儡兽驮着风乙墨,来到战区之内,玄阴宗、黑木崖两个超级修真国的数十万修士,在数万里的战线上展开生死搏斗,到处都是死人,到处都是法宝、法术,鬼哭狼嚎,哀鸿遍野。

    几个不开眼的黑木崖筑基修士看到风乙墨孤零零一个人,顿生歹意,向他围拢过来,想要打他一个措手不及,可惜弄错了对象,正值他心情恶劣,放出大片的妖虫,顿时把几个修士啃噬成了白骨!

    “啊,快跑,他就是死亡之手!”其他刚要冲上来的修士中有人认出了妖虫,吓的四散而逃,而然,他们的速度怎能快过吞魂虫、鬼脸冰蜂、墨羽飞蚁,惨叫着淹没在虫云中!

    风乙墨闯入的战区是筑基、金丹修士所在的区域,黑木崖修士听到“死亡之手”的名字,哪里敢耽误,四散而逃。

    风乙墨意识到自己应该改变容貌,便伸手在脸上一抹,变化成“楚风”的样子,祭出三杆透骨枪,坐在骨傀儡背上,一路横冲直撞,冲杀过去!

    玄阴宗这方的修士见风乙墨如此勇猛,士气大振,奋勇杀敌,顿时把黑木崖的修士杀的屁滚尿流。

    双方元婴修士大部分集中在一个叫虎丘平原之上,旗鼓相当,因此没有人是风乙墨的对手,三杆透骨枪所向披靡,金丹初期修士一个照面就身死道消,筑基修士在虫云的袭击下,没有任何人能够活命。

    一些聪明的玄阴宗修士跟在风乙墨身后,挥动兵器,斩杀被妖虫重伤的敌人,倒也能够捡一些漏。

    很快,风乙墨身后就聚集了百十人,声势浩大,而他的积分则窜到了总榜第七的位置。

    有一名元婴初期修士发现了这边的情况,见风乙墨势如破竹,杀己方的金丹修士如屠狗,飞身而来,勃然大怒,祭出法宝就向风乙墨轰来:“休要猖狂,本座来也!”

    风乙墨身后跟随的一众修士见元婴修士来袭,吓的四散而逃,他们都是金丹、筑基修士,哪里是元婴修士的对手,早就被吓破了胆子。

    风乙墨怎会把区区一个元婴初期修士放在眼中,神识一动,吞魂虫虫王立即振翅高飞,向元婴初期修士扑去。而风乙墨祭出其他七杆透骨枪,十枪合一,对准那元婴修士的法宝轰了过去!

    当!轰!

    仅仅一下,那法宝就被变成极品法宝的透骨枪轰的粉碎!

    哇!

    本命法宝受损,元婴初期修士心神受损,喷出一口鲜血,惊魂未定之下,透骨枪已经穿透了他的身体,嘭的变成地矛刺枪阵,肉身顿时变成了漫天血雨散落下来。

    半空中,只剩下一个孤零零的元婴茫然不知所措的漂浮着。他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一下子自己的法宝就碎了,接着肉身也毁了,他有些懵了!

    “是极品法宝!”有人认出风乙墨的透骨枪是极品法宝,眼中充满贪婪,正要过来抢夺,却见仅仅一招,一名元婴初期修士就只剩下了元婴,而那元婴没等遁走,吞魂虫虫王就扑到元婴身上,一口就咬掉了半边元婴脑袋!

    啊!

    元婴惨叫起来,小手掐诀,就要施展瞬移术,可惜它的手刚刚竖起,吞魂虫虫王一口就咬断了它的手臂,接着两口三口便把一个元婴吞食的干干净净!

    那些觊觎法宝的修士全都惊呆了,这是什么妖虫,如此凶恶?

    风乙墨满意的收了吞魂虫虫王,他对虫王越来越满意了。别看它是吞魂虫的王,却可以统领鬼脸冰蜂、墨羽飞蚁,俨然是所有妖虫的王!无论是妖虫,还是妖兽,实力说明一切,只要实力强悍,便可以号令群虫!

    收了元婴修士的储物袋,风乙墨继续前行,所向披靡,一路冲杀,又杀死了十几名金丹修士。

    玄阴宗的修士见风乙墨连元婴老祖杀起来都十分轻松,又欢呼着跟了上来,风乙墨也没有驱赶他们,任凭他们跟在身后。

    人越来越多,到了二百多人,风乙墨成了他们的头领!

    这一伙横行无忌的人终于引起元婴修士们的注意,大为惊讶,因为短短两个时辰,死在风乙墨手中的元婴修士就有四人之多,哪怕都是元婴初期也震惊了所有人!

    他们这些元婴老祖斗了半日,伤者无数,却很少有死亡的,因为到了元婴这个层面,谁都比较惜命,不到危急时刻,不会以死相拼!因此元婴修士死亡的比较稀少。

    可是,风乙墨的出现打破了这个平衡,一个元婴修士的死对于黑木崖来说都是严重的损失!

    而此时,风乙墨战功排名已经排到总榜第三!

    “哈哈哈,没有想到玄阴宗竟然有这样厉害的人物,本座算是开眼界了!”一个极为响亮的声音响彻天地,方圆数千里的修士全都听到了,好似就在耳边似的:“小子,你如果能够接得下本座的一掌,便饶你不死!”

    接着,伴随着强大的威压,一个百丈大小的掌印铺天盖地从远方印来,目标直指风乙墨!

    “是化神老祖!”所有修士,无论是玄阴宗还是黑木崖的,全都胆战心惊,停止斗法,呼啦啦让开了大片区域,只剩下风乙墨一个人傲然挺立在骨傀儡背上,仿佛天地间只有他一个人存在!

    “是端木邪!”风乙墨暗暗吃惊,他认得端木邪的声音,没有想到他竟然不知耻的以化神期修对金丹期的自己出手,心中怒不可遏,一拍灵虫袋,黑甲虫遍布全身,形成一套完整的黑色虫甲,然后手中的透骨枪再一次合十为一,散发强大灵光,向大手印轰了过去!

    “是极品法宝!此人是谁,怎么会拥有极品法宝?”有元婴修士一眼看到了变成极品法宝的透骨枪,惊呼起来,修真界,上品法宝比比皆是,可是极品法宝却凤毛麟角,还没有听说过谁使用过极品法宝,而且还是成套的!

    “咦,极品法宝?有意思,本座替你收了吧!”端木邪惊讶的声音传来,百丈手掌弯曲,由掌印变成抓,想要抓住透骨枪!

    风乙墨脸上戾气一闪,牙根紧咬,眼见大手即将抓住透骨枪,神识一动,嘴里念了一声“爆!”

    “轰!”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许多近处的筑基修士站都站不稳,摔倒地上,谁也没有想到,风乙墨如此决绝,竟然自爆了极品法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