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薛莹出现(二更,求鲜花、订阅、打赏鲜)
    那百丈大手本来已经快要握住了透骨枪,谁知透骨枪猛烈一颤,爆裂开来!极品法宝的自爆威力巨大,那百丈大手顿时被轰的千疮百孔,缩小了三成!

    端木邪冷哼一声,巨手再一次伸展开来,向风乙墨拍去!

    风乙墨心中无比震惊,极品法宝透骨枪自爆,强烈的尸毒竟然没有毁掉一记掌印,化神期老怪如此厉害吗?眼见巨掌就要落下,他避无可避,双目赤红,大喝一声,阴阳诀运转到极致,左手一记阴指点出,黑色的指芒宛如从地狱中飞出一样,充满了死气,落在掌印之上!

    然而,那掌印极快,眨眼就到了眼前,当阴指落在巨掌之上,十余丈的手指开始崩溃,却仅仅只令一根手指崩溃而已,无法影响到它的逼近!

    风乙墨脸色惨白,双手一挥,两道飓风应运而生,向着掌印席卷而去,正是风啸大地!

    可是数十丈高的飓风卷的漫天黄沙,飞沙走石,却奈何掌印不得,巨掌摧古拉朽般轰碎了飓风,毫无停滞的落在风乙墨身上!

    嘭!

    风乙墨好像一个破布袋般被轰飞了出去,身上黑甲虫所凝聚的虫甲轰然崩溃,整个人完全陷入的地面之中!

    “完了,那人死定了。化神期老祖的一掌岂是好接的,白瞎那极品法宝了,可惜!”有玄阴宗的修士惋惜道。

    玉娥就站在师傅倪君云的身边,当风乙墨极为拉风的出现,她就已经认出来那个变成中年人模样的人是风师兄,本来还有些生气,可是见化神老怪出手攻击风师兄,一颗心悬在嗓子眼,此时见风乙墨被轰飞,身体摇晃了几下,差点没有摔倒,连忙抓住师傅的手:“师傅,救救他啊!”

    她却没有看到倪君云、执法堂堂主力奇、宗主玄冷全都脸色煞白,毫无血色。

    黑木崖的化神期老祖端木邪现身,薛莹师叔又在哪里?

    玄阴宗没有化神期老祖坐镇,无人能够抵挡住端木邪手中的屠刀!如果薛莹师叔再不出现,玄阴宗必将一败涂地!

    就在众人以为风乙墨被轰杀的时候,地面上巨大深坑里站起一人,衣衫破碎,双手骨折,嘴里不断的吐出鲜血,一双眼睛却充满仇恨,瞪着远方,不是风乙墨还是谁?

    “什么?化神期老祖的一掌竟然没有杀死他!怎么可能?”

    “见鬼了!难道老祖手下留情了?”

    无论是玄阴宗修士,还是黑木崖修士,全都议论纷纷,惊讶的不行。

    玉娥长长松了一口气,眼泪却流了下来。

    只有风乙墨知道刚才的凶险。

    就在掌印即将落在他身上时候,他把数十张四级防护符箓全都激发出来,什么金刚符、土岩护符等等,最后把还没有炼化的逍遥黄龙甲取出挡在身前,加上浑身的黑甲虫以及强悍的堪比中品法宝的肉身,才没有被轰杀!座下的骨傀儡早已被压的粉碎!

    可一双手臂因为抓住逍遥黄龙甲而齐齐折断,幸亏逍遥黄龙甲挡住了九成力度,不然已经变成肉泥了!

    “咦,没死?小子,再接本座一掌试试!”端木邪惊讶的声音传来,接着又是一个巨大手印飞来,从天而降,径直向风乙墨头顶拍落!

    风乙墨心生绝望,刚才全力抵挡了一次,已经耗尽了诸多手段,没有想到端木邪如此无赖,竟然又一次出手,他仰头咆哮:“端木邪,只要今日你杀不死我,他日,定然要你血债血偿!”

    可是所有人全都摇头,认为风乙墨必死无疑!玉娥更是泪流满面,如果不是被师傅拉住,早就冲上去了,“风大哥,你不要死啊!”

    眼看风乙墨就被巨大掌印拍入地下,一把长三十丈的火刀凭空出现,劈在百丈大手之上,只一下,大手便被劈成两半,消散半空,接着一个动听的声音远远传来:“端木邪,你越活越回旋了,堂堂化神期修士对金丹修士动手不说,还出尔反尔,说话不算数,要不要脸?”

    “薛莹是你,你没死?”远方传来端木邪的惊呼,接着一道遁光飞到半空,四处张望:“薛莹,你在哪里?”

    在玄阴宗后方,飞来一道蓝色人影,面带青纱,看不到其相貌,不过浑身散发强大的威压,气势磅礴,令现场所有修士噤若寒蝉,动弹不得。

    “是薛师叔!”玄冷、倪君云等人惊喜交加,齐刷刷单膝跪地:“恭迎太上长老回归!”

    “都起来吧。”薛莹长老的声音十分动听,悬浮在半空,跟端木邪面对面:“端木邪,你很希望老身死吗?”

    端木邪尴尬的笑了笑,“薛莹,你这话说的,整个大陆化神期老怪也没有多少,本座怎么能希望你死呢,你如果死了,我们这几个老家伙都会伤心的。”

    “哼,话说的好听,那你为何让黑木崖占据我玄阴宗的地盘?”薛莹咄咄逼人的问道。

    “这个......”端木邪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眼珠一转,道:“当日在北疆场与那鲨鱼王旷世一战,本座才知道咱们人类修士战力远不如妖兽!这是因为人类都生活在温室之中,不经历血与痛的洗礼,怎么会进步?本座就本着磨练你我两国修士的目的,展开这一场大战。你看,弟子们不是有很大的提高吗?更何况,经过战斗,可以发现一些好苗子,比如他!”说完,伸手一指。

    端木邪指的方向正是风乙墨,而风乙墨在薛莹老祖出现后一直呆呆的望着她悬浮在空中的背影出神,那背影如此熟悉,居然跟失踪的漂亮化神女修极为相似。

    薛莹目不斜视,冷冷道:“不用你这所谓的磨练,老身也知道他是个奇才,不劳你端木老怪费心。现在还是说说眼下的事情该如何处理吧。你穷兵黩武,发动战争,侵占了我玄阴宗大片地盘,总得给一个说法吧?”她的语气十分温柔,却散发迫人的寒气。

    “嗯,老夫现在就下令,全线退出你们的领地,如何?”端木邪道。

    薛莹摇了摇头。

    “我们黑木崖再赔偿你们两千万上品灵石?”端木邪又道。

    薛莹还是摇头不语,端木邪急了,“薛莹,你别太贪心了!你待怎的,说出个花样来!”

    “端木邪你不是说发动这次战争乃是为了磨练众弟子吗,你我双方各出五个代表,金期修士二人,元婴修士三人,进行现场斗法,胜一场计一分,如果你们的积分超过我方,老身便放你们任意离去,不会追究你们的入侵之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