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奖励机制(三更,求鲜花章、订阅、打赏)
    “那如果我们积分少于你们的呢?”端木邪急切的问道。

    “如果你们败了,不仅仅要从侵占我们的地域内撤离,还要赔偿我们的损失,上品灵石五千万,五级炼器材料五百块,五级灵药一千株,上品法宝一百件!”

    听了薛莹的条件,端木邪脸上阴晴不定,自己身上的伤还没有完全好,不然也不会连一个金丹后期修士都拍不死,对上薛莹那个老虔婆,没有胜算,如果被牵制住,下面的元婴修士旗鼓相当,多出那一个金丹后期小子,金丹期无敌,还能偷袭元婴修士,造成重大伤亡,损失可就大了。

    五场比试,只要胜三场,那么就算赢了,应该不成问题,那就赌一把吧。

    “好,本座同意了!”端木邪道:“不过,本座有一个条件。金丹期弟子两人,分别派出中期、后期各一人,元婴期修士初期、中期、后期修士各一人。”他这样做的目的非常明显,就是限制风乙墨这个金丹期无敌修士出场两次的机会。不然,金丹期两场都输了,元婴期必须三场都胜利才能最终获胜,压力比较大。

    薛莹略微沉吟,道:“老身同意了。不过,端木老怪,总不能让下面的弟子白白出力吧,你我各拿出五种宝物当做获胜者的奖励,如何?”

    “好,本座同意了。”

    “明日戌时一刻,便在此地进行比试!”

    ......

    虎丘平原,玄阴宗中军大帐内,薛莹端坐中间,玄阴宗宗主玄冷、执法堂堂主力奇、二长老火茂豪、九长老倪君云、以及几位元婴长老坐在下首,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被黑木崖硬生生推进了万余里,失去了大片的土地,算他们这些人失职了。

    现场气氛凝重,薛莹好像雕像般,一动不动,不知在想什么。

    宗主玄冷轻轻咳嗽一声,拱手问道:“不知薛师叔对于明日比试的人选有没有什么建议?”

    众人听他发问,全都竖起了耳朵,明日比试至关重要,不仅仅关乎玄阴宗的脸面,更关乎那丰厚的赔偿!

    五千万上品灵石,可就是五千亿下品灵石,再加上五级炼器材料、灵药,上品法宝,超过整个玄阴宗数年的总收入!有了这些修炼资源,宗门的弟子们修为又可以精进许多了。

    薛莹目光慢慢扫视众人,感受到众人关切的目光,缓缓开口道:“金丹后期,不用说,派那接下端木邪一掌的楚风出场,至于中期,就定为君云的弟子玉娥吧。元婴初期修士,你们认为谁比较合适?”

    听了她的话,众人多少感到在意料之中,又感到意外,因为楚风当然是注定人选,可是中期修士为何选玉娥呢?倪君云张了张嘴,想要拒绝,还是没有说出口,事关重大,她不想玉娥承担如此大的压力。可是太上长老决定的事情,她不好反驳,只能忍住了。

    宗主玄冷想了想,看向执法堂堂主力奇,道:“力奇堂主乃是元婴初期巅峰修士,应该可以一战!”

    其他众人随声附和,深以为然。

    “至于元婴中期修的人选......”玄冷的话还没有说完,薛莹挥手制止了他,道:“元婴中期人选老身已经有了合适之人,不用费心,选出一个元婴后期修士即可。”

    众人面面相觑,元婴中期这一战可以说至关重要,因为金丹后期有楚风这位奇才,必然会胜出,中期一战就算玉娥失利不敌,力奇堂主也应该十拿九稳,这样只要元婴中期这一场再胜利,那么就会拿下三场,稳操胜券!

    太上长老定下的人选是谁?众人不得而知。

    “元婴后期的人选,还是本座亲自出马的好。”玄冷说道。

    “不可!宗主乃是万金之躯,还是师弟我去吧。”二长老火茂豪否决道,他同样是元婴后期,虽然距离大圆满有些距离,一身法力却十分强大,在长老会中,仅仅在大长老之下。

    “嗯,就这样定了吧。对了,获胜者除了老身跟端木老怪拿出的宝物作为奖赏外,本宗弟子都有战功积分可拿,金丹中期、后期分别是1000积分,2000积分,元婴初期、中期、后期获胜,分别奖励1万、2万、3万积分,你们可有异议?”薛莹又道。

    众人哪里敢有异议,连忙起身施礼:“谨遵法旨!”

    ......

    风乙墨在住进玄阴宗安排的地方后就一直沉默不语,现在他脑袋里一片混乱,连身上的伤都没有及时医治。

    她怎么会是薛莹那个老太婆?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在北疆场,他不是没有见过玄阴宗太上长老薛莹,那是一个苍老的不像样的老太婆,声音沙哑难听,满脸褶皱沟壑,就像老树皮一样,怎么会跟漂亮的女修士是同一人?

    可是端木邪作为化神期老怪,是不会认错的,说明今日出现的女子就是玄阴宗太上长老薛莹,声音既然可以改变,那么容貌呢?自己不也是以地变之易形术改变了相貌吗?如果薛莹跟一直跟随自己的化神期女修是同一人,她怎么会进入至阴至寒的水中,又为何趴在自己身上,并且失去了记忆,她又是如何恢复记忆的?

    自己跟她同床共枕,还看过她的身子,如今她恢复记忆,那之前所经历的一切还都记得吗,还是都已经忘记了?

    风乙墨焦虑不安,不知所措。如果让别人知道自己搂着一个化神期老祖睡觉,呵呵,玄阴宗上下所有修士一人一口唾沫也把他淹死了!

    “不行,我得马上离开!”风乙墨越想越不安,站起身,就要离开,忽然身体一僵,动也不动的站住原地,半晌才满嘴苦涩的问道:“你来了?”

    一阵香风吹来,是那样的熟悉,接近两年的相伴,那气息早已铭刻于心,白日距离远,无法感知,如今,伊人就在身后,自然认出她就是她!

    “嗯!”温柔的声音传来,噬魂销骨,令人浑身酥麻。

    “你真的是玄阴宗太上长老?”

    “嗯!”

    听到她亲口承认,风乙墨反而松了一口气,不那么忧心忡忡了。

    “以前的事情......”

    他还没有说完,薛莹就打断道:“以前的事情,我已经不记得了。”

    风乙墨报以苦笑,如果不记得,为何还来找自己?

    “我来找你,是想让你代表玄阴宗参加明日跟黑木崖的比试。”薛莹又道,她来到风乙墨面前,进入他眼帘的正是昔日熟悉的绝世容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