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对抗元婴中期(七更,求鲜花、打更赏、订阅)
    围观的众人全都禁不住被金光闪耀的闭上眼睛,等睁开后,发现四级中阶妖虫蓝剑壳已经被一分为二,尸体跌落在地上。

    对面的虫修巴宁呆呆的望着死去的蓝剑壳,良久才啊的惨叫起来,双手抱头,哀嚎不已。

    失去了他的催动,跟吞魂虫王酣斗的三目狼蛾终于不敌,被吞魂虫王咬掉脑袋,死于非命,然后吞魂虫王翅膀一振,来到巴宁头顶,大肆吞噬其魂魄来。

    此时,风乙墨已经放出了三百余只吞魂虫,困住了僵尸虫等妖虫,身形一晃,施展风遁术,来到巴宁身前,单手抓住他的脖子,厉声问道:“在落羽河,你是不是以水离虫杀过一个摆渡的船家?”

    巴宁忍着剧痛,一愣,转而发出一声凄惨的怪笑,嘴里流淌出黑绿色腥臭的血液,“想知道吗,等你死时候便知道了!”

    风乙墨一甩手,把只剩下一只眼的骷髅架子扔出数丈,刚刚落地,便冒出一阵黑烟,很快,剧毒把骨头都腐蚀的干干净净,连法宝袍服都没有幸免。

    好在风乙墨在甩出时候,神识一卷,把其腰间的储物袋、灵虫袋全都收了,不然也一并遭殃了。

    被吞魂虫围困中间的十几只妖虫,随着主人身死,一个个惨叫着死去,这就是灵宠的悲哀,主人死,必死!

    现场静悄悄的,两名金丹后期修士的斗法超出了所有人的认知,光凭刚才风乙墨那一道金光符,足以干掉任何元婴修士了!

    风乙墨脸色难看,收了阵旗以及山峰法宝、蜂巢法宝,默不作声的返回玄阴宗队伍中。杀害船家的凶手没有落实,看来事情不是那么简单。

    端木邪叹了一口气,己方落败在意料之中,不过中途曾经给他以希望,可是希望最终还是破灭,他一挥手,主动抛过来一样宝物,冷声道:“小子,竟然连五级低阶符箓都有,本座小看你了!”

    他不是没有想过这符箓是薛莹赠送的,可是一张五级符箓价值千万灵石,薛莹再大度,也不可能白白给此人吧。

    风乙墨接过宝物,看都没有看便收入储物戒中,默默调息。

    薛莹淡然一笑,同样屈指一弹,一株五级灵药飞到风乙墨面前,风乙墨自然毫不客气的抓住收起,然后慢慢的退到人群后面。

    他需要变幻身份,变成真正的自己!

    接下来,是玉娥代表玄阴宗出场。昨日,她接到师傅的命令,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以为听错了,直到师傅说了两次,她才跳了起来,本能的拒绝,可是师傅却说是太上长老指定的,她便没有了脾气。

    虽然经过两年多的磨练,玉娥是中期修为,可是比中期巅峰还差一点,心里七上八下,惴惴不安,根本没有把握,担心给宗门丢分,给师傅丢脸。就在快要入睡时候,蒙面的太上长老来了,赠与她一件东西,让她信心百倍。

    她的对手是一个满脸胡须,面相极为凶恶的中年修士,见自己的对手是一个漂亮的女子,淫笑起来,道:“小娘子,打打杀杀多有伤风景,不然跟大哥我回去快活快活如何?”

    玉娥气的柳眉倒竖,也不搭话,屈指一弹,一道黄色的影子直扑中年修士而去,快似闪电。

    中年修士不屑一顾,祭出一件长刀法宝,幻化成一片刀影,向黄色影子轰去,在他看来,中品法宝的威力会把一切暗器都能挡住的。然而,他只感觉手腕一疼,浑身的力量便飞快的消失,他只来得及惊恐的张大了嘴巴,便一动不动了。

    旁人只看到黄光一闪,黑木崖的修士便呆若木鸡,长刀法宝当啷一声落地,接着呆立的中年金丹中期修士好像风化了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

    所有人全都惊呆了,端木邪咦了一声,坐直了身子,双眼放光:“时间之毒,竟然是时间之毒的妖虫!”

    就连玉娥自己都目瞪口呆,她没有想到一只小小的虫子会如此厉害,只一下,一名金丹中期修士便死于非命,连忙小心翼翼的收了发丝般粗细的虫子,生怕咬自己一口,便跟那人一样了。

    端木邪皱了皱眉头,局势有些不利啊,如果再输一场,黑木崖便输了。可是他还是挥出一件宝物,玉娥连忙接住。

    他看了看旁边一名元婴初期修士,阴沉沉道:“彭云阳,如果这一场你若胜不了,就别回来了!”

    彭云阳俯身抱拳:“回老祖,此战弟子必胜!”他乃是厉鬼宗的长老,一身鬼功出神入化,神鬼莫测,死在他手中的元婴中期修士都有数人了。

    力奇迈步出列,祭出本命法宝,跟彭云阳斗在一起。

    此时,风乙墨来到无人之处,撤掉了地变之易形术,恢复了原貌,并换了一身衣服。因为五级低阶符箓金光符消耗掉,必须重新找一种厉害的攻击手段。

    各种妖虫都不能用了,何况伤亡惨重,没剩下多少,小蓝出现过一次,也不能再出现,法宝他还有上品法宝玄冰剑,配合玄冰劲威力也不小。不过为了安全起见,他还是找了几张四级中阶攻击符箓,以备不时之需。

    或许,以五级修罗黑芯焰的威力,根本用不上其他手段。

    等来到阵前,正好看到黑木崖的彭云阳以一条手臂的代价,把力奇打成重伤,昏死过去,这一战,黑木崖胜利!

    接下来,元婴中期一战才是至关重要的一战!玄阴宗胜,一切结束,黑木崖胜,那么双方战平,还有终极一战!

    黑木崖这边走出一名气息澎湃的元婴中期巅峰修士,威武不凡,是阴尸宗的一名修士,这说明他身上至少有一头炼尸,相当于两个对手!

    玄冷等人全都把目光投向太上长老薛莹,等待选手出现。

    薛莹微微一笑,道:“你去吧!”

    “是!”风乙墨应了一声,拨开人群,走了上去。

    啊?怎么是一个金丹后期修士?他是在找死吗?太上长老疯了吗?

    所有人全都惊呆了,不过端木邪一眼认出上来的年轻修士竟然在北疆场跌入天阴玄水的修士,大为惊讶,那种至阴至寒,连自己都承受不起,这个年轻人又是如何活下来的?

    既然此人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挑战元婴中期修士,说明他有所依仗,看来此子身上的秘密不少啊。怎么才能把所有秘密全都揭开呢,光凭天络石就足够自己出手,等他落单,一定要抓住他好好盘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