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挑战七长老
    ,精彩无弹窗免费!

    “咳咳!”风乙墨咳嗽一声,“芸姐,我是向你来辞行的,打算见过七长老后,便去死亡之海裂谷,替芸姐寻找天络石。”

    薛芸眼露感激,一下子抱住了风乙墨:“姐姐真高兴!谢谢!对了,弟弟你去找七长老干什么?”

    风乙墨把脸一沉,杀机四溢:“芸姐你可能没有听到那些流言蜚语,可我却不能忽视对你的伤害!”

    薛芸嫣然一笑,伸手抚摸风乙墨英俊的面孔,“他们乱叫乱吠,乱嚼舌根,随他们去便是,更何况,他们说的也没错,姐姐就是喜欢你,如果不是看你修炼,姐姐早去找你了。嘻嘻,弟弟你将远行,姐姐又不能陪着你,相思之苦难解,今夜,弟弟你就留在姐姐这里吧。”

    风乙墨满脸通红,这个姐姐还真是真性情,想怎么做便怎么做,刚要拒绝,薛芸已经含情脉脉的贴上来,柔声道:“姐姐明日也要走了,域外战场天魔蠢蠢欲动,出现不稳定的状态,端木邪要处理死地事情,姐姐要跟夜无边前往域外战场,最快半年后才能回来,这么久都看不到你,姐姐很是思念你呢,就让你我尽情欢愉吧。”

    风乙墨几乎被薛芸炽热的目光溶化了,心跳加速,此时此刻还能说什么呢,没想到薛芸是一个如此重情重义的奇女子,反身拥住了薛芸,热烈的亲吻起来,衣衫纷飞,扑到大床上,纠缠在一起,一时间,洞府内温度骤升,初尝禁果的一对璧人忘我的投入。

    良久,薛芸满足的呻吟,好似把内心压抑的情绪重重释放,瘫软在风乙墨身上,充满幸福柔情的望着壮硕的风乙墨,手指纤纤,在其胸口画着圈圈,道:“小弟,姐姐不奢望一个人霸占你,只是希望你心里有姐姐的位置便可,只希望你有时间多陪陪姐姐,姐姐就满足了。你如此年轻,就有如此修为,将来必定不是池中之物,姐姐不想多说什么,愿你在修炼一途走的更远、更高!”

    她跟风乙墨有了肌肤之亲,自然十分清楚风乙墨真正的骨龄才不过四十多年,四十岁的元婴修士,全大陆都不曾有过!

    风乙墨听她如此深情的表露心声,心生感激,亲了亲她,动情道:“芸姐,你放心,乙墨的心里一直都有你的位置!”

    “多么希望这一刻永远停留啊!”薛芸趴伏在风乙墨结实的胸膛上,“咱们修炼,聚少离多,危险重重,不仅仅要面对各种外界的危机,还有内在的心魔,域外战场一直以来都是大陆的大患,七个超级修真国轮番驻守,却仅仅做到防御,无法彻底清除它们!风郎,多要姐姐几次吧,姐姐就是喜欢你在姐姐身上驰骋的感觉!”

    风乙墨翻身把薛芸压在身下,他能清楚感受到薛芸的依赖、不舍,心疼的要命:“芸姐,等我找到了天络石,便去域外战场找你!”说完,深情的吻在薛芸红艳艳的樱唇之上,贪婪的吮吸起来,薛芸两条水蛇般柔软的胳膊揽住了他的后脑,热烈的回应......

    当夜,风乙墨就留宿在薛芸的洞府内,不知道翻云覆雨几度,只感觉二人水乳交融,越发的喜欢对方,次日,天还没亮,薛芸就飘然而逝,离开了太阴山,临走前,二人依依不舍,风乙墨给她做了一顿丰盛的早餐,等薛芸走后,风乙墨直奔山下传功殿而去。

    ......

    “言青,你给老子出来!”在传功殿外面的广场上,风乙墨长身而立,大声喝道。刚才,他神识扫过传功殿,见七长老言青正在授课,便大声呼喝起来。

    有人认出这个猖狂的家伙是名声鹊起的名誉长老风乙墨,窃窃私语,有人讥讽、有人嘲笑,更有人不屑一顾,似乎之前的谣言传播甚广。

    七长老言青脸色阴沉着走出来,见风乙墨果然如传闻那样,进入来元婴期,心中酸溜溜的,闭关两年就晋级为元婴,自己当初可是闭关十年,历经心魔的折磨,九死一生的晋级为元婴,想必此人获得了太上长老太多的宝物,不然怎么会如此快的晋级并且稳固了修为?

    他哪里知道,风乙墨如此境遇全凭借他自己的机遇做到的。

    面对七长老言青,风乙墨自然能够感受到他的嫉妒的情绪,淡然一笑,“七长老,本座刚刚晋级元婴,想要试一试元婴跟金丹的区别,七长老可否陪本座当着众位弟子的面比试一下?”

    望着风乙墨毫不在意、风轻云淡的样子,七长老十分气恼,冷哼道:“小子,不要以为刚刚晋级元婴,就能耀武扬威,老夫进入元婴期四百多年,可不是你这个黄口小儿能比的。既然你不知好歹的想要挑战老夫,老夫就让你看看真正的元婴修士的威力!”

    众位弟子见有热闹可看,全都围拢上来,不过并不敢靠近,站的远远的,生怕被殃及池鱼。

    七长老乃是元婴中期修为,风乙墨纵然不惧,却也不会大意,正好试一试鎏虹追风剑的威力,二话不说,催动玄冰劲,灰黑色的不起眼的鎏虹追风剑便霎时间出现在七长老面前,对准七长老重重的劈落下去。

    好快的速度!七长老先是一惊,见鎏虹追风剑毫不起眼,不由的轻蔑一笑,袖袍一甩,把自己的本命法宝透骨锥祭了出来。此宝那是以玄铁精钢炼制而成,在他身体内温养了数百年,已经达到如臂指使的地步,虽然不通灵,却十分灵敏,一闪,就挡在鎏虹追风剑之前。

    然而,不等透骨锥撞到鎏虹追风剑,只见乌光一闪,灰色的鎏虹追风剑消失在透骨锥之前,倏地出现在七长老言青的后面,对准他的脖子斩了下去。

    七长老言青大惊失色,顾不上驱策透骨锥,施展瞬移术,消失在原地,出现在三十丈之外,可是令他亡魂大冒的是那毫不起眼的灰黑飞剑竟然如同附骨之蛆般一直跟在他身后三尺开外,无论他瞬移几次,都无法摆脱!

    瞬息金,一定是瞬息金!七长老言青恨的牙根直痒,同样十分嫉妒,单手掐诀,不再逃跑,一面上品防御盾牌出现在身后。

    当!

    一声巨响,上品防御盾牌被鎏虹追风剑斩了一个正着,七长老言青本以为盾牌可以挡住灰黑飞剑,谁知防御盾牌剧烈一颤,竟然被轰的四分五裂。不过,也为他争取了一息时间,摆脱了鎏虹追风剑的追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