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震惊四座
    ,精彩无弹窗免费!

    鎏虹追风剑本身里面就有万年玄冰极品炼器材料,加上器灵小蓝乃是冰魄,而且风乙墨在一开始祭出后,就使用的是玄冰劲功法,令鎏虹追风剑充满至阴至寒的寒息,寻常上品法宝哪里能够抵挡住?

    七长老见法宝被毁,暗暗吃惊,庆幸没有继续催动透骨锥,不然本命法宝被毁,必定反噬。然而,他胸口中的怒火越来越旺盛,被冲昏了头脑,没有注意到风乙墨自从祭出鎏虹追风剑后,就一直没有催动过,都是灰黑色的飞剑自己主动攻击!

    他大吼一声,双手向怀里搂抱,怒声道:“小子,接本座一记旋风斩!”

    只见他双手中灵力激荡,一道长三十丈的巨大风刃闪现,对准风乙墨迎头劈了下去!

    这巨大风刃一出现,顿时把方圆千丈范围内的风吸引过来,狂风怒号,带着无限威能呼啸而至,似乎把两人之间的一方空间都要一劈两半!

    风乙墨露出凝重的神色,如此强大的法术,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说明七长老也不是一无是处,只不过如此强大的旋风斩想要伤到穿着逍遥黄龙甲的他,是根本不可能的,因此,风乙墨决定一击便要击溃了七长老的自信心,也不躲闪,迎着巨大风刃冲了上去!

    “风长老不可!”玄冷大惊失色,没有想到风乙墨如此勇猛,竟然硬憾七长老的旋风斩!

    旋风斩可是七长老最厉害的法术之一,浸淫数百年,威力不凡,哪怕是一座山也能给劈的粉碎!

    闻讯赶来的玉娥同样震惊的捂住了小嘴,可是转念一想,风师兄不会如此愚蠢的送死,他如此行径,说明有万全之策,可是一颗芳心还是悬了起来。

    旁观的众位修士无不呆若木鸡,不等惊呼出来,风乙墨身上黄光一闪,一套完整的铠甲出现,撞在巨大风刃之上!

    然而,风刃急速旋转起来,锋利的刃尖产生了更厉害的破坏力,似乎要把风乙墨开膛破肚般。

    七长老见风乙墨如此托大,硬抗自己的全力一记,心中冷笑,小子,你是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吧,可是念头刚刚升起,眼珠子顿时瞪的溜圆,因为风乙墨穿着奇特的铠甲竟然硬生生撞碎了风刃刃尖,摧古拉朽的把三十丈的巨大风刃撞的粉碎,几乎眨眼就到了他眼前,一拳向他的面部击来。

    七长老言青大惊失色,连忙掌心一闪,灵气护盾出现,试图抵挡风乙墨的拳头,然而灵气护盾在风乙墨的拳头之下,好似纸糊的一样,啵的一声碎裂,风乙墨的拳头毫无阻滞的落在他的脸上!

    嘭!

    七长老被风乙墨一拳打出数丈,满脸是血,嘴巴一张,吐出两颗牙齿来。俗话说打人不打脸,可是风乙墨偏偏在众目睽睽之下打了七长老言青的脸,还打的他吐血,七长老的脸成了猪肝色,羞愧、愤怒、怨毒,恨意滔天,仰头咆哮:“老夫与你势不两立!阴风腐骨!”

    原本还是一身正气的七长老言青气息蓦然转变,变成阴气森森,无数阴风从其身体内散发出来,令四周的温度骤降,而且阴风席卷,几棵刚才被卷来的碧绿小草顿时枯黄,失去了生机。

    更令所有人不安的是七长老浑身肌肉快速的干瘪,形容枯槁,没有了之前的圆润,变成骷髅一般,散发骇人的尸气。

    宗主玄冷愣住了,七长老何时修炼的邪功?

    不等他想明白,七长老一双变成灰色的眼珠恶狠狠的瞪着风乙墨,双手交叉,用力向下一按,接着外翻,向风乙墨拍去!

    一只十余丈的灰色的散发死气的大手印直奔风乙墨而去,手印所过之处,死气弥漫,灵气消散,真的宛如死亡之手一般!

    风乙墨吃了一惊,这种诡异的功法他在与黑木崖众邪修对战中,多次遇见过,怎么会出现在玄阴宗修士身上?

    既然如此,那还客气什么,手腕一抖,修罗黑芯焰扑了上去,灰色大手印再强大,也不是五级灵焰的对手,几乎瞬间就被高温所烧成虚无,然后不等七长老从惊愕中反应过来,修罗黑芯焰便把他包围在中间。

    “风长老手下留情!”玄冷惊出一身冷汗,连忙高声呼喊,好在风乙墨只是让修罗黑芯焰困住了七长老,并没有杀他的打算。

    七长老一下子溃败,神情没落,呆若木鸡,喃喃自语:“我败了?竟然败了?”

    风乙墨闪身来到七长老言青身边,一挥手,收了修罗黑芯焰,抓住他的脖子,冷声道:“言青,别看你是长老会的七长老,如果再让我听到你在背后乱嚼舌头,传太上长老的流言蜚语,我就把你的舌头割下来喂狗!”

    七长老被风乙墨掐住脖子,脸憋的通红,一句话也说不出,只能恶狠狠的瞪着风乙墨。

    “风长老息怒!”玄冷见状连忙上前拉住风乙墨的胳膊,“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本宗主会查明真相,给风长老一个交代,如何?”

    风乙墨松开收,把七长老摔在一旁,向玄冷抱拳:“就依宗主的意思。”对于玄冷这个宗主,还是要给几分薄面的。

    玄冷回礼,手一挥,让两名执法堂弟子把七长老言青带走了。

    “宗主,还请查一查七长老为何修有邪派功法,这种邪派功法,我只在黑木崖见过,我怀疑他跟黑木崖有关。”这个时候落井下石正是好时候,风乙墨自然不能放过,朝玄冷宗主说道。

    玄冷心里也因为看到七长老的表现横了一根刺,冷哼一声,脸色难看的走了。如果长老会中的长老出了问题,他这个宗主也是要担责任的。

    风乙墨却不在意玄冷的态度,反正自己就要走了,当他看到玉娥,走了过去,两年不见,玉娥越发显得成熟,亭亭玉立。

    “风师兄!”玉娥俏生生叫了一声,意识到不对,连忙改口:“风、风师叔!”

    风乙墨笑了笑,对于繁门缛节他根本不在乎,把储物戒取下来,递给玉娥:“玉娥,还是叫我师兄吧,我要走了,里面是给你的一些礼物,希望你能够快速提升修为,记住,里面的东西不要让其他人知道。”他有了须弥镯,储物戒便用不上了,不如送给玉娥。

    储物戒?玉娥惊喜交加,“风师兄,太贵重了,连师傅都没有储物戒呢。”

    风乙墨呵呵一笑,“送给你就拿着,不要客气。好了,我要走了,有缘再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