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出手惩奸
    ,精彩无弹窗免费!

    二十多年不见,凌娅的修为已经到了金丹中期,法力颇为精纯,处处显示出浩然正气,圣洁无比。

    风乙墨暗暗点头,圣莲教不亏是大陆第一正派修真国!只不过听说圣莲教的绝大部分弟子都是女子,很少有男子。

    凌娅见相貌鄙陋的老头还盯着自己看,不由的冷哼了一声,“哪来的登徒子,不要脸!”

    声音虽小,却一字不落的钻入风乙墨耳朵,令他尴尬起来,我像是色鬼吗?再说你的身子上上下下都被我看过了,还差这几眼吗?

    他刚要解释,洞府外又是人影一闪,出现了一个俊俏的年轻人,同样是金丹中期修为,比凌娅稍微弱一些。

    “凌娅表妹,我一猜你就在这里,让为兄好找!”年轻修士看到凌娅,喜上眉梢,大步走来,忽然看到风乙墨这个老者,不由的一愣,脸阴沉下来:“我说表妹怎么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我的好意,原来在此私会情人!不过,表妹,你好歹也是圣莲教的圣女,要找道侣也要找一个年轻一点的,怎么找一个老家伙?”

    因为不想张扬,风乙墨一路都是以筑基后期修为行走,因此凌娅跟她表哥根本看不在眼中。

    “你......”凌娅气的脸通红,“表哥,请你放尊重一些,不要乱说话,不然,我可是会告诉表姑妈的!”

    表哥不再说话,恨恨的瞪着风乙墨,“老家伙,你是干什么的?还不快滚!”

    风乙墨苦笑着摇了摇头,这家伙也太飞扬跋扈了吧?自己又没有挖他们家祖坟,凭什么这么凶?此人除了样子长的俊朗外,没有其他长处。

    他本来是打算跟凌娅相认,并把杀了楚玲儿后得到的圣莲教修士的储物袋还给凌娅,谁知出现这种状况,抬腿向洞外走去。此时,他已经失去了兴趣。

    “喂,你别走,等等我!”凌娅突然开口,并且追到风乙墨的身边,有些疑惑的看着他,问道:“我怎么看你的背影有些眼熟,咱们在什么地方见过?”

    风乙墨一愣,他不知道凌娅是认出自己还是找借口不想跟表哥一起,笑了笑,没有说话,继续向洞府外走去。

    “喂,你等等,还没有回答我的话呢!”凌娅见风乙墨不说话,追了上来,一旁的表哥脸色铁青:“凌娅,你还说没有关系?敢做不敢当,没想到你如此放荡,水性杨花!”

    “铁盛飞,你给我滚!”凌娅被气的七窍生烟:“我就是嫁给一头猪,也不会嫁给你,别做美梦了!”

    表哥铁盛飞面露狰狞,伸手向凌娅抓去:“等我把你上了,生米煮成熟饭,看你还能怎样!”

    “铁盛飞,你敢!”凌娅惊怒交加,身形一晃就要避开,谁知浑身酥软,没有半分力气,灵海内空荡荡的,身子软绵绵的倒了下去,被铁盛飞一把抓住:“你、你下毒!”

    “哈哈,我早就知道你不会同意,如果不下毒,怎么是你的对手?”铁盛飞淫笑着把凌娅抱在怀里,上下其手:“原本是想在洞房花烛的时候要了你的元阴,谁知你不识抬举,只能就地解决了。都是自家人,肥水不流外人田,你这个宿阴体积蓄的纯阴灵力便宜他人不如送给我,助我晋级金丹圆满!到时候,我破丹立婴,就会光宗耀祖,开创一番事业来!”

    一直以来,铁盛飞就觊觎凌娅的宿阴体,特别是凌娅修炼至金丹中期,法力强大,以此为炉鼎修炼,他的修为就会飞快提升,应该能够突破中期,进入后期,甚至圆满!

    而且,如果把凌娅弄到手,以凌娅圣莲教圣女的身分,可以弄得更多的修炼资源供自己使用,一箭双雕!

    凌娅听到铁盛飞如此无耻的话,气的一口血喷了出来,差点晕过去,悔恨的泪水不断涌出,自己之前怎么就没有看透他的狼子野心呢?

    “我看你是没有机会了。”

    就在铁盛飞要撕扯凌娅的衣裙施暴时候,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铁盛飞一惊,抬头见原本应该已经离开洞府的老者出现在眼前,手一挥,一把中品法宝飞剑嗖的向风乙墨刺去:“老家伙,既然你找死,就别怪小爷我心狠手辣!”

    “住手!铁盛飞,不要伤及无辜!”凌娅见状出声喝道,奈何她根本没有力气,声音又小,更何况铁盛飞根本不会听她的,操控法宝飞剑直取风乙墨的首级。

    风乙墨冷哼了一声,信手一抓,风驰电掣而来的飞剑就好像自己自投罗网般落入他的手中,两根手指轻轻一捏,咔嚓一声,中品法宝竟然被捏成两截,当啷落在地上。

    铁盛飞惊呆了,连凌娅也愣住了,忘记了哭泣,愣楞的看着风乙墨。

    “你......”铁盛飞刚刚说了一个字,风乙墨左手的锁魂烟就窜了出来,缠在他的手臂上,一条手臂快速的被吸干了精血,干瘪下去,接着锁魂烟宛如一条灵蛇,缠在他的身上。

    凌娅从铁盛飞身上跌落在地上,亲眼目睹表哥面带惊恐之色变成了一具干尸,倒在地上,摔的粉碎!

    风乙墨取出一粒解毒丹,塞到凌娅嘴里,很快,凌娅便恢复了行动,一跃而起,向风乙墨抱拳:“多谢前辈!”此生此刻,她哪里看不出,眼前的老者是元婴修士。

    “凌娅,别来无恙!”

    凌娅听到一个年轻的、熟悉声音,抬头看去,眼前的老者消失,出现一个英俊的年轻人,惊喜的叫出声:“风乙墨,是你!你、你是元婴修士了?”

    自己是宿阴之体,资质卓越,短短二十多年就达到金丹中期修为,已经是惊世骇俗,师尊长长大力夸赞,谁知风乙墨却已经到了常人无法匹及的地步,令她黯然失色。

    “嗯,比较幸运罢了,巧合而已。”风乙墨淡淡的说道。

    凌娅满脸苦笑,我怎么不巧合一下?

    “风、风师叔来此所为何事?”凌娅再一次行礼,哪怕她是圣莲教的圣女,也不敢在元婴老祖面前摆架子,长幼尊卑是必须要遵守的。

    风乙墨摆了摆手,“凌娅,咱们是老朋友了,还是叫我名字或者风大哥也行。本来我想过一段时间去你们圣莲教的,如今有缘碰到,就把东西交给你吧。”说着,取出五个储物袋,三个是元婴修士的,两个是金丹修士的。里面的东西他一动都没动。

    凌娅诧异的看着风乙墨,不明就里,“风师兄,这是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