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遭受诬陷
    ,精彩无弹窗免费!

    凌飞微微沉吟,道:“娅儿可否多给父王几粒?等五十年后,父王便可继续服用,这样也能一直陪伴你了。”

    凌娅收了增寿丹,道:“父王,增寿丹价值连城,一粒就值百万灵石,而且一个人终生只能服用一次。我知道你的心思,不就是想给其他妃子吗,你大可自己想办法,我手里的这一粒必须给母后!”她这话说的十分决绝,粉面含霜。

    凌飞见女儿有些不高兴,连忙尴尬的咳嗽两声,改口道:“娅儿你误会了,为父要增寿丹,第一个也是想给你母后服用。她能为本王生出你这么优秀的女儿,功不可没!”

    凌娅不再理会父亲,转身向后宫去了,刚才的感叹不翼而飞。

    父王是一个好父亲,却不是一个好丈夫,自从当上楚国国君,便接二连三的纳嫔娶妃,后宫已经有数十人之多了。

    那个纠缠自己的铁盛飞便是父王最新娶来一名妃子的侄子,跟自己还沾亲带故,称呼其为表哥。

    看着母后吞下增寿丹,凌娅跟母后告别,祭出惊羽飞舟,飞身而入,化为一道白光,消失在天边。

    坐在惊羽飞舟内,感受到风驰电掣的速度,心中甚是甜蜜,这可是风大哥为自己亲手炼制的,速度比自己飞行快了数倍不止。

    来时候需要一个多月时间,如今,短短七天便看到了山门的影子。从惊羽飞舟出来,手一招,三丈大小的惊羽飞舟便变成枣核大小,落在她手上,迎面出现两名模样冷艳的女修。

    “哟,这不是凌娅圣女吗,回家探亲这么快就回来了?”其中一个眉心间有一颗黑痣,颧骨略高,丹凤眼的女修阴阳怪气的说道,目光却一直盯着凌娅手中的飞舟。

    飞行法宝本就不多见,凌娅手中却有一个上品飞行法宝,怎么不让她心生嫉妒。

    “凌娅见过两位师姐!”凌娅收了惊羽飞舟,向二人一礼。

    眼前的两个人,说话的女修叫寒银花,另外一个叫柳如梅,皆是圣女身份,而且进入圣莲教已经有七十多年,金丹后期修为,算是资质惊艳。不过,凌娅到来后,打破了她们修炼神话,夺走了她们修炼天才的名号,因此对于凌娅根本不待见,心生怨恨。

    柳如梅相貌比寒银花更为漂亮,却冷若冰霜,一副高不可攀的样子。

    如今,二人又见凌娅回家探亲,竟然乘坐的是上品飞行法宝,更是妒火中烧,她们以为惊羽飞舟是师门赠与的。

    柳如梅冷哼了一声,目光冰冷的看向凌娅,发现她头上盘着发髻,不由的一愣,认真的看去,顿时大喜,放声大笑:“凌娅,你胆子不小啊,回家省亲竟然失去了元阴,你没有资格继续担任圣女了!”

    寒银花一听,连忙看去,果然见凌娅柳眉打开,上前一步,抓住凌娅的手臂,撸起袖管,观看守宫砂,见完全消失,不由得凤眼一立,怒声相向:“凌娅,你果然**了,看你如果向宗门交代!”

    凌娅十分平淡的推开寒银花的手,冷声道:“凌娅如何交代,跟两位师姐有何关系,不劳二位费心。如果没有什么事,凌娅告辞了,还有要事要回宗门向师尊禀报。”

    寒银花见凌娅要走,闪身拦住,阴仄仄道:“走没有问题,不过把刚才你那飞舟留下,我们二人或许还能为师妹你隐瞒一二。”

    凌娅把脸一沉,怒火点燃,好啊,原来你们是看中了惊羽飞舟,那可是风大哥亲手给我炼制的,怎么可能给你们?简直是痴心妄想!

    “如果不给呢?”凌娅后退一步,周身气势攀升,超过了寒银花、柳如梅二人。两个人修为都是金丹七层,而凌娅服用圣元丹,直接提升到金丹九层,远胜二人!

    什么,金丹九层?寒银花、柳如梅二人吓了一跳,不过才一个多月时间,怎么提升了四小阶,怎么可能?

    二人连忙又看了一遍,果然是金丹九层,差一步便金丹圆满,成为假婴境界了!

    嘶!寒银花、柳如梅相互看了一眼,彼此都看出对方都惊骇,不由都后退一步,闪开了路。

    凌娅冷哼一声,不再搭理二人,直奔山门而去。

    圣莲教的宗门位于莲花山上,山高一万一千零一丈,下窄上宽,山顶呈现圆形,俯瞰下去,状如一朵盛开的莲花,因此而得名。

    凌娅来到山顶长老洞府区,刚刚来到师尊的洞府外,洞府大门自动开启,师尊卓碧君阴沉着脸站在门口,“孽徒,你还有脸回来?”

    凌娅一愣,噗通跪在师尊面前,师尊如此,显然知道了自己**的事情,想必是寒银花、柳如梅二人提前传回了消息,“师尊息怒,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当卓碧君听完凌娅的解释,脸上缓和了许多,长长叹了一口气,伸手把凌娅拉起来,痛惜道:“凌娅,为师一直非常看好你,以你宿阴体之资质,应该很快就能结婴,成为宗门长老,为师脸上也有光。当初在百花城外救了你,就是看中你的单纯。如今,你破了身子,圣女的头衔必须要去除,只能变成一般弟子身份了。”

    “事已至此,弟子无话可说。凌娅只是想师尊不要误会与我就好。”凌娅垂泪道,师尊一直待自己非常好,把一身的本领传授于自己,可是门规不可违,在回来的路上,她已经做好被惩罚的准备了。

    “嗯,你能想开就好,宗门或许能为此关你禁闭,你也要以平常心接受,好好反思一下。”卓碧君又道。此时,她并没有注意到凌娅的修为,失望的挥挥手,让凌娅下山去了。

    “是!师尊!”凌娅再一次跪地叩首,依依不舍的返回半山腰的洞府,等待宗门执法堂的弟子到来。

    到来傍晚,执法堂的弟子来到,宣布撤销凌娅圣女的身份,并押送到思过崖,禁闭一年,以儆效尤。

    凌娅默默的收拾东西,跟着执法堂弟子来到后山的思过崖,被推到里面后,禁制开启,没有允许,半步也无法离开。

    思过崖,就是一处探出山体的悬崖峭壁,下面是看不到底的深渊,整个处所仅有一个两尺深的山洞容身,遇到刮风下雨,根本无处可藏,是圣莲教惩罚犯错误弟子的地方。

    凌娅望着远方的落日,心中想念风乙墨,“风大哥,我不后悔,而且我会更坚强,早日突破元婴,碎丹结婴,不会被你落下太多的!”

    忽然,她想起一件事情,来到思过崖边缘,趴在上面,伸手在手臂够得着的地方摸索,终于找到一个容纳储物袋的地方,把风乙墨赠与的装有圣元丹等灵丹的储物袋放入里面,并且以四级高阶隐匿符箓加以掩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