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重返暮光城
    ,精彩无弹窗免费!

    刚刚处理完不久,思过崖禁制被打开,寒银花跟柳如梅簇拥着一名中年女修走了进来,凌娅连忙上前一礼,“见过汪长老!”

    来人赫然是一名元婴初期巅峰修士,排名还在师尊之上的长老。汪长老乃是寒银花的师尊。

    “嗯,免礼吧。”汪长老耷拉着眼皮,也不抬头看一眼,道:“凌娅,把你的储物袋交出来。”

    凌娅后退一步,问道:“汪长老,弟子犯错,在思过崖上思过反省,并没有哪一条门规规定必须要交出储物袋。”

    “哼,凌娅,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忤逆我师尊的命令!”寒银花插嘴道,“乖乖的把宝物送上,或许我师尊会为你求情,让你提前结束禁闭。”

    凌娅面带冷笑,道:“寒银花,你别说的冠冕堂皇,你不就是觊觎我的惊羽飞舟吗,那是我的私有之物,你们无权抢夺!”

    寒银花被凌娅说中心事,满脸通红,恼羞成怒,不知该如何应对,一时间哑了。

    “放肆!”汪长老阴鸷的双眼散发两道骇人的光芒,强大威严散发出来,凌娅顿时宛如身陷泥沼,动弹不得,“凌娅你现在是普通弟子,而银花是圣女身份,你们二人尊卑有别,你竟然如此说话,简直目无宗规,老身就替你师尊好好教训教训你!”

    凌娅被压制的无法动弹,凄惨一笑,大声道:“汪长老你这是袒护你的弟子!我凌娅为宗门找回齐长老等人的信息,没有奖励,反而被欺辱,你们太过分了!”

    汪长老本来想要出手,听凌娅如此说,一愣,一步来到凌娅面前,喝问道:“你说你找到齐师姐她们的消息,可有证据?”

    凌娅趁着汪长老松懈的空档,从怀里取出风乙墨交给她的五个储物袋,道:“这些就是齐长老她们的储物袋。”

    汪长老一把抢夺过去,非常轻松的就打开,从中间找到一枚玉简,却是齐长老临死前记录下来的追杀银影日志,事关重大,她不敢耽搁,转身就走。

    “师尊......”寒银花见状连忙出声呼唤,汪长老脚步一顿,神识卷动,凌娅腰间的储物袋便飞到她手中,冷言道:“为了证明你的清白,没有私藏齐师姐的宝物,你的储物袋先由本座保管,等清点过后,没有任何差池便会还给你!”

    凌娅惨然一笑,“储物袋汪长老你都已经拿去,你说如何便如何吧。”

    寒银花得意的向凌娅挥舞一下拳头,跟着师尊走了,柳如梅却用神识在思过崖上扫视两遍,这才离去。

    凌娅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暗自庆幸,自己先一步把控兽铃铛放入风大哥的储物袋内并把它藏起来,并以隐匿符箓隐匿起来,不然肯定也会被搜走了。

    “寒银花、柳如梅,你们二人欺人太甚!等我出去,必然会把今日之屈辱讨回来!”凌娅粉拳紧握,咬着牙根道。

    在感觉思过崖已经没有外人,凌娅快速的取出圣元丹,吞入肚内,开始抓紧一切时间修炼,如果自己是元婴修为,她们还敢如此上门欺辱吗?

    然而,修炼不久,凌娅识海一痛,跟惊羽飞舟那一丝联系突然断了,不由自主的喷出一口鲜血,又惊又怒,她们竟然真的堂而皇之的夺取惊羽飞舟,并且把它炼化了!

    “寒银花、柳如梅、汪凝脂,我凌娅在此发誓,不报了你们夺宝之仇誓不为人!”凌娅双目通红,心神激荡,道心出现裂痕,隐有走火入魔的迹象。

    趁着一丝清明,凌娅飞快的吃了一粒神华丹,神华丹散发出一阵清凉,令她慢慢的恢复正常,疯狂的修炼起来。

    ......

    风乙墨改变相貌,继续西行,当日为凌娅炼制飞舟后,突发奇想,拿出飞鱼号,在飞鱼号上刻画浮空阵法,并额外增加了几个金属傀儡兽,摆动船桨,便可在空中滑行,速度虽然不是很快,却也跟元婴初期速度几乎相当。

    飞鱼号可是兄长鱼兴周的杰作,他不会进行太大的改变。坐在飞鱼号内,风乙墨自然而然的就想起了结拜兄长鱼兴周,打算从裂谷出来,便去陷沙岛探望兄长,如果能够趁机把兄长救出来最好。

    这一日,风乙墨再一次来到暮光城,在暮光城各个城门入口都有人把守,检查过往行人,他改变相貌,前往万品楼,看看莲儿姑娘是否还在。

    结果,万品楼还在,可是伙计们说莲儿姑娘好久没有来了,不知所踪。

    风乙墨失望的离开了万品楼,向死亡之海方向行去。

    到了海边,却发现暮光城的海岸线全都被封锁,想要进入死亡之海的人必须经过层层盘查才能过去。

    而封锁海岸线的人竟然是黑木崖厉鬼宗的人!玄阴宗怎么可能允许黑木崖的人肆无忌惮的封锁海岸线呢?

    风乙墨觉察到一丝危机,悄悄退回暮光城内,找了一家客栈住下,打听消息。

    傍晚,风乙墨一个人独斟独饮,就听旁边修士开始发牢骚:“这里不是玄阴宗的地盘吗,他们黑木崖的人为何擅自封锁了海岸线?真是岂有此理!”

    “嘘,小声点。胡兄,兄弟我可是听说,此次是黑木崖太上长老端木邪出的面,说让玄阴宗协助他抓捕一个叛徒。如今,玄阴宗的太上长老薛莹不在,哪里有人敢反对端木邪这个化神修士呢?咱们都是小人物,私底下发发牢骚便可,不能大声乱讲,小心隔墙有耳,小命不保!”他的同伴立即警惕的四下张望了一番,警示道。

    胡兄一口喝光了杯中酒,摇晃着身子,站起来,踉跄的向外走去,嘴里唠叨着:“老子还有四年好活,怕个球?老子就是要寻找生命之沙,延长寿命的,他们不让老子过去,就是要老子的命!命都没了,还怕个鸟?”

    他同伴连忙放下几块灵石,跟了上去:“胡兄,你喝醉了,不要乱讲了!”

    “醉?我没醉,我很清醒!”胡兄愤懑的叫道:“这个世界就是弱肉强食,咱们在世俗人眼中是高不可攀的修士,然而,在高阶修士眼中,咱们又算什么?蝼蚁都算不上!”

    风乙墨望着远去的二人,暗暗感叹,此人的话虽然糙,却句句在理,修士也是人啊,也有七情六欲,想要斩断一切世俗情缘、堪破生死,太难了!

    端木邪之所以要借助玄阴宗的势力封锁数千里的海岸线,看来其目标是自己啊,应该是言青此人告诉他自己要来死亡之海的。

    自己该怎么办?如何才能在他们不知不觉中进入死亡之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