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烈魂鬼皇
    ,精彩无弹窗免费!

    端木邪大喜,立即催动秦皇钟向裂谷内潜去,果然,一路下潜,没有看到一只吞魂虫。

    沿着裂谷谷底,端木邪小心翼翼的前行,刚刚行出四百多丈,忽然发现一大团密集的吞魂虫,足有数千只,顿时吓了一跳,立即向上方升去。

    可是,那团吞魂虫好像没有发现他一样,根本没有一只向他飞来。

    “嗯?虫团中还有人,难道是那小子?”端木邪停止上升,惊讶的望着虫团,因为他发现附近只有这一个虫团,没有其他的,而且他还感受到虫团中还有一个人!

    风乙墨在一天时间里,以驯虫术疯狂的驯化了四千只吞魂虫幼虫,便无法继续驯化了,不仅仅因为神识消耗的极其严重,更是因为无法一下子操控过多的吞魂虫。

    一天一夜,吞魂虫王跟二级形态的吞魂虫吞噬了大量吞魂虫幼虫,形态更加威猛,二级形态的吞魂虫隐有向三级形态转变的迹象,算是一件好事。

    就在他准备收起所有吞魂虫,便发现了不远处的秦皇钟,天眼瞳看的清楚,里面赫然是端木邪跟言青二人!

    风乙墨心中暗暗叫苦,如果神识没有消耗严重,在裂谷内倒也不惧怕他们二人,毕竟,裂谷存在大量死气,对他们二人十分不利,加上吞魂虫、修罗黑芯焰的辅助,不是问题。

    可是现在神识几近枯竭,他连忙吞下一粒神华丹,快速恢复神识,依旧让吞魂虫包裹着自己,以静制动。因为他发现,端木邪似乎对吞魂虫颇为忌惮。

    端木邪绕着吞魂虫虫团认真的看了看,又在附近转了两圈,确定只有这四千多只吞魂虫,没有其他的,放下心来,祭出骷髅项链,对准虫团抛了过去。

    骷髅项链一离开端木邪的手,枣核大小的骷髅头立即恢复了正常大小,空荡荡的眼窝中飘荡碧绿的鬼火,把死亡之海的海水都冲击的剧烈震荡,声势浩大的轰向风乙墨。

    风乙墨曾经见识过骷髅项链的威力,不敢托大,身躯一震,数千吞魂虫立即从其身上振翅高飞,嗡嗡的扑在二十八个骷髅头上,根本不惧怕骷髅的鬼火,拼命的吞噬骷髅头内的魂力!

    端木邪吃了一惊,他万万没有想到吞魂虫竟然不怕骷髅项链的绿婴鬼火,连忙又祭出骷髅杖,杖头狰狞的骷髅头内喷出一股绿色剧毒浓烟,直奔吞魂虫而去。

    风乙墨此时神识刚刚恢复了一成,操控吞魂虫已经十分吃力,见剧毒袭来,不清楚毒性,也不知道吞魂虫是否惧怕剧毒,连忙祭出鎏虹追风剑,催动玄冰劲,一股至寒的气息从鎏虹追风剑内喷涌而出,夹杂在海水中的剧毒浓烟顿时被小蓝冻成冰坨,晶莹剔透。

    “极品法宝?”端木邪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寒属性的极品法宝他只在夜无边身上见过,旁人不曾有过,看来这小子身上秘密非常多啊,不过至今没有看到五级灵焰的踪影,他为何不使用?

    接下来,端木邪又仿佛见鬼了一样瞠目结舌,因为他发现风乙墨竟然张开嘴,把自己释放出来的被冰封的毒烟吸走了!他这是找死吗?

    一时间,端木邪有些弄不明白了,只见风乙墨吸了一口毒烟后,整个脸都绿了,可是片刻之后,又恢复了正常!他可不知道风乙墨已经练就了万毒之体,寻常剧毒根本不惧,正是因为端木邪是化神老怪,他不敢大意,这才让小蓝冻结了绿烟之毒,先吸一口试试再说,事实表明,这种毒对他无法造成伤害,便大口吞噬起来。

    这是什么情况?难道他不怕剧毒?端木邪有些难以置信,眼前的年轻人完全就是一个怪胎,不按常理出招!

    不过,他好歹是化神修士,瞬间就恢复了理智,伸手一招,召回骷髅项链,然后催动秦皇钟径直向风乙墨撞了过去。以秦皇钟的厉害,哪怕是一座钢山、铁山也能撞的粉碎!

    风乙墨一凜,他本身拥有缚灵镜古宝,又把控兽铃铛古宝赠与了凌娅,早就认出护着端木邪的古钟是一件古宝,加上施展者是化神期老怪,威力巨大,铜钟前的冰坨在一撞之下,变的粉碎,哪怕他身上有逍遥黄龙甲也不敢硬抗,连忙收了鎏虹追风剑,召回吞魂虫,就要躲避,忽然两人之间的地面突然好像火山爆发般,一道巨大的气浪从下冲击而起,把海水冲撞的翻腾起来。

    当!

    一声巨响,端木邪所操控的秦皇钟被撞了一个正着,不停的翻滚,他跟言青顿时头晕目眩,不知道东南西北了。

    风乙墨同样被气浪冲撞的倒飞出去数十丈,这还是他处于气浪边缘,加上他炼体有成,并没有造成伤害,不过他心头惊骇不已,定睛看去,只见直径三十丈的气浪中间是一根长长是巨大骨爪,刚才就是它一下子把端木邪的古宝大钟撞飞了出去。

    等端木邪稳定住了秦皇钟,气浪中间出现了一具高四十丈的巨大骷髅,一个骷髅头足有茅屋大小,两团瘆人的蓝火在空荡荡的眼窝里跳动,似乎刚刚看清周围的场景,咦了一声:“什么鬼地方,到处都是水,还有两个人类?本皇正好先吃了解解馋!”

    说罢,骨爪向端木邪所控制的秦皇钟抓了过去。

    端木邪此时已经看清突然从地下出现的骷髅是鬼皇级别,心头骇然失色,见鬼爪抓下,连忙打出一道法诀,秦皇钟微微一晃,向着裂谷上方飙射而去。

    海底不适合斗法,限制了他的行动,还是脱离死亡之海为妙!此时此刻,他哪有心情再管风乙墨了。

    “嗯?竟敢跑,如果能从本皇手中逃脱,本皇也枉称十大鬼皇之烈魂皇了!桀桀,哪里逃!”巨大骷髅发出一声怪笑,双脚一顿地,身形拔起,冲破四周的海水,向秦皇钟追了上去。

    整个过程兔起鹄落,等风乙墨反应过来,两伙已经不见了踪影。

    这个鬼皇明显比之前遇到的鬼皇强大数倍!可是它为什么会对自己视而不见呢?

    风乙墨低头看看浑身爬满的吞魂虫,有些明白了,是吞魂虫掩饰了他身上的生气,加上他一只修炼阴阳诀,吸收海里的死气,转变成灵力,浑身上下散发死气,而鬼皇的注意力完全落在端木邪身上,并没有发现他。

    风乙墨犹豫片刻,还是打算上去看看,无论怎样,端木邪都是人类,而鬼皇属于异类。

    就在他准备上行,忽然在鬼皇冲出的地方看到一块白色菱形石头,顿时惊喜的叫起来:“天络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