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手刃言青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风乙墨高兴的捡起天络石,转了一圈,又发现了数块六级法阵材料。

    法阵材料,是一种特殊的炼器材料,只不过它们更容易容纳阵法,并且十分少见。风乙墨向烈魂鬼皇冲出来的巨大窟窿看了一眼,里面尽数被海水填满,看不到尽头,阴森森的阴气夹带着死气不断的涌出,令人不寒而栗。

    莫非此地有一座极为巨大的法阵,封印了此地,而现在因为某种原因,法阵损毁,才造成死气的涌出,吞魂虫、鬼皇等鬼物的涌现?

    望了望看不到尽头的裂谷,风乙墨打了一个冷战,如果自己的猜测是真的,那么也太可怕了,是谁如此巨大的手笔,布置下十几万里长的超级大阵,封印了此地?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是不是早就知道裂谷下方连通着冥界或者是鬼物丛生的地府?

    如果整个封印被破除,是不是洪铭大陆就会完全被鬼物所侵占?

    那么大陆上的数百亿人口该怎么办?

    风乙墨感觉脑袋都大了好几圈,顾不上寻找其他的法阵材料,向海面升去。

    还没有升到海面,便能够感觉到强大的灵力在海面上不断的炸开,海水波澜壮阔的掀起,惊涛骇浪,好在裂谷附近两千多里是禁区,连海妖都没有一只,不然肯定是伤亡惨重了。

    风乙墨连忙向远处遁去,躲开战区,才从海水里冒出头来。

    海面之上,高三十几丈的骷髅踏在海面之上,在他前方百丈之外,是端木邪,此时显得十分狼狈,手中托着秦皇钟,气喘吁吁,刚才激烈的斗法,没有占到一丝便宜,反而吃了一个小亏,不得已,他把言青推出百丈之外,他都自顾不暇了,哪有精力还照顾这个徒弟。

    言青早已被眼前师尊跟鬼皇的斗法惊呆了,隔着一百多丈,都能感觉到灵力的强烈冲击力,令他无法稳稳的立足在海面上,只能不断的后退,又退出百余丈这才感觉好一些。

    这种级别的斗法,可不是他一个元婴中期修士能够参与的,爆炸余波都能把他撕成碎片!此时,他十分后悔跟着师尊来了,可是世界上没有卖后悔药的,他只能祭出一面防御法宝,最大限度的防守,免的被波及。

    然而,他却没有注意到,一双眼睛已经盯上他了。

    风乙墨把目光从言青身上挪开,嘿嘿一笑,慢慢沉入海中,向言青潜去。

    这个时候,正是痛打落水狗的时候,既然此人背叛了玄阴宗,而且把端木邪引来对付自己,还客气什么?

    浑身被吞魂虫包裹着,向言青慢慢潜去,嘴巴一张,黑蜂针悄无声息的飞出,在汹涌的浪涛中飞快的向言青飞去。

    言青高度戒备,多年来的战斗经验让他心底涌出一股危机,连忙四下观看,只见不远处一团虫云裹着一个人向自己奔来,顿时吓的魂飞魄散,立即展开身形向远处逃遁,然而,脚下一疼,整个人跌倒在海里。

    本来以他元婴中期的修为,不至于如此不小心就中招,那是因为他的注意力全都放在师尊、鬼皇斗法上,加上他被吞魂虫吓破了胆子,落荒而逃,浑然没有注意到脚下的一根飞针。

    风乙墨嘿嘿一笑,收了黑蜂针,针上含有万毒果之剧毒,不是谁都能像他这样万毒不惧!

    果然,言青从海里一跃而起,刚刚遁出十余丈,便感觉右腿失去了感觉,浑身的灵力竟然也凝滞,流通不畅,立即认识到中了剧毒,他脸上露出狠戾之色,右手一挥,硬生生把右腿斩了下去!

    风乙墨微微一惊,为言青的果断而赞叹,这样一来更不能放过他了!

    眼中寒光一闪,风乙墨手一挥,吞魂虫虫王便带着三百余只二级状态的吞魂虫冲向言青!与此同时,鎏虹追风剑一闪而逝。

    言青惨然一笑,单手掐诀,浑身冒出浓浓的血雾,竟然施展出非常伤元气的血遁术,他本来失掉了一条腿,精血流失的厉害,此时,更是脸色煞白,元气大伤的样子。

    然而,血遁术刚刚施展出来,前方闪出一把黑灰色的飞剑,绕着他的脖子一转,硕大的头颅便飞到半空,孤零零的元婴刚刚出现,吞魂虫虫王便扑了上去,领着三百多二级状态的吞魂虫几乎瞬间就把一个元婴吞噬了干干净净!

    风乙墨收了鎏虹追风剑带回来的储物袋跟防御盾牌法宝,才转向端木邪跟鬼皇的战团。

    轰!

    秦皇钟又跟鬼皇巨大的骨爪对轰了一记,激起百丈高的大浪,端木邪身形倒飞,披头散发,十分狼狈。以他化神初期修为,跟鬼皇相比还是差了一些。

    此时,端木邪心生退意,眼前的鬼皇不是自己所能抵抗的。刚逃遁,忽然发现徒弟言青已经身首异处,当即高声呼喊:“风乙墨小友,今日暂时把你我恩怨放在一旁,一起对付这个烈魂鬼皇如何?”

    风乙墨本来想要悄悄的坐山观虎斗,谁知被阴险的端木邪叫破行藏,恨的咬牙切齿,慢慢浮出海面:“端木前辈,你都不是鬼皇的对手,晚辈上来无非给你徒增麻烦而已,没有作用的。”

    烈魂鬼皇扭动巨大的头颅,看向风乙墨,声音飘来:“嗯,还有一个蝼蚁?小子,你是如何躲过本皇探查的?”

    风乙墨一耸肩膀,道:“鬼皇大人你眼界高,我一个元婴初期修士怎么能够入你的法眼呢,自然不需要注意!”

    烈魂鬼皇愣了愣,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人类,哈哈一笑:“你这个人类倒是有意思,修为不高,胆子不小。这样吧,本皇刚刚来到这里,人生地不熟,需要一个代言人,就你了!”

    风乙墨哭笑不得,自己随便一句话,就被指定为烈魂鬼皇的代言人,岂不是要站在所有人类的对立面,成了叛徒了?

    “鬼皇大人说笑了,本人修为低下,无法但此重任,你眼前的那个拿着铜钟的修士倒是不错,可以考虑考虑!”风乙墨道。

    烈魂鬼皇嗯了一声,充满不满:“既然你不知好歹,那就去死吧!”

    说罢,数丈大小的骨爪便向风乙墨当头抓了下来,五根指骨宛如五道利刃,居然发出刺耳的破空声音,巨大的压力把海面都压的向下一沉,接着反弹开来,风乙墨只感觉肩膀上仿佛被重重的压了一座高山般!

    他浑身一振,堪比极品法宝的肉身充分体现出优势,身形一晃,冲破了鬼皇的压制,逃到百丈之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