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硬撼端木邪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一把刀?

    烈魂鬼皇惊恐万状,感觉自己完全被掏空,连忙施展秘法,虚弱的鬼魂爆发出一团绿芒,从中分裂开来,嘭的一声,一团从骷髅头飞出,悬浮在半空。

    风乙墨吃了一惊,烈魂鬼皇竟然在这种情况下还能逃脱,还真是厉害!

    咦,那个鬼魂有些眼熟,风乙墨连忙取出一块黑色木牌,上面是一只黑色大雕,而悬浮在半空虚弱的烈魂鬼皇正是一只大雕的样子!

    风乙墨毫不犹豫的抛起木牌,木牌滴溜溜的旋转不停,爆发出一片黑芒,烈魂鬼皇虚弱的鬼魂好像飞鸟投林般向木牌飞来。

    “是、是镇魂碑!饶命、饶命啊!”烈魂鬼皇失声尖叫,凄厉无比。

    可惜风乙墨根本不知道如何控制木牌,想要饶了他也不可能,几乎是瞬间,大雕模样的烈魂鬼皇便被木牌吸收了干干净净!

    木牌落下,风乙墨信手一抄,收了木牌。

    “镇魂碑!好奇怪的名字!”风乙墨自言自语道,翻来覆去看了两遍,没有发现任何端倪。之前用另外一个木牌收了那个低阶鬼皇,并没有叫出“镇魂碑”三个字,说明那个鬼皇不知道木牌为何物。

    另外一边,锈刀收敛了灰芒,百丈高的骷髅轰然倒塌,在下坠的过程中便变成了齑粉,消散在茫茫大海之中了。

    风乙墨立即闪身上前,收起锈刀,见锈刀刀身上的原本201处锈斑又少了37处,变成164处了,露出大片散发寒光的刀身,令人汗毛倒竖,似乎刀里面隐藏着一个绝世的凶兽一般。

    风乙墨连忙收入须弥镯内,不到万不得已,他真的不想动用此刀,因为他感觉无法掌控它!

    或许那些锈迹就是镇压它之物,随着锈迹减少,凶相毕露,反噬了自己可就不好了。

    风乙墨摇了摇头,一番冒险、努力,却什么都没有得到,有些吃亏啊。不过看到巨大的虎须鲸王尸体,他笑了,放出吞魂虫,令其吞噬尸体,这可是五级海妖,对于妖虫来说可是大补之物,而且里面应该还有妖丹。虎须鲸王所使用是三股叉已经掉入海底之中,风乙墨放出炼尸,潜入海底,把它收了。

    四千多吞魂虫很快就把百余丈的尸体啃食的干干净净,并带回来一颗妖元澎湃的妖丹。

    一颗五级妖兽妖丹价值连城!风乙墨笑逐颜开,连残破的骸骨也没有放过,一并收起,可以卖一个好价钱。

    风乙墨正要离开,忽然看到不远处摇摇晃晃的从海里浮出一个人,正是之前被烈魂鬼皇重伤并晕过去的端木邪。

    端木邪在海里醒来,顾不上心疼秦皇钟,马上上浮,来到海面,便发现自己身处茫茫云雾之中,哪怕是散开神识,也无法看清丈许之外的景物,立即提高警惕,却还是没有舍得继续使用秦皇钟,而是单手掐诀,身体一转,变成一团黑烟,向一处遁去。

    风乙墨暗暗窃喜,报仇的时候到了,施展风遁术直奔端木邪而去,与此同时,手一挥,刚刚吃饱的吞魂虫便嗡嗡的飞了出去,形成一片虫云,密密麻麻,在吞魂虫王的带领下,直扑端木邪!

    因为无法看清前方的情况,端木邪遁速不快,生怕撞到烈魂鬼皇,他还不知道烈魂鬼皇已经被风乙墨这个小人物干掉了呢。

    等听到嗡嗡的虫鸣声音,端木邪已经被吞魂虫包围,大吃一惊,他认出来是风乙墨所操控的吞魂虫,当即高声叫道:“风乙墨小友,咱们二人没有解不开的怨结,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不能自相残杀,便宜了那个鬼皇!关键时刻,咱们应该一致对外才是!”

    风乙墨慢慢显出身形,冷冷看着端木邪,道:“话虽然不错,当初你以化神修为对金丹期的我下手时候可曾想过这点?如果不是小爷我命大,有宝物护身,早就丧命于你的手中了。你说这一掌之仇要不要报呢?”

    端木邪脸色难看起来,此时他身受重伤,多处骨折,而且最厉害的防御古宝秦皇钟受损严重,眼看就要崩溃了,无法继续使用,不过让他受一个元婴初期修士的气万万不能的,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即便是重伤,他也要让风乙墨瞧一瞧自己的厉害!

    打定主意,端木邪脸上狠戾之色一闪而过,手腕一抖,骷髅拐杖风驰电掣的冲破吞魂虫的包围,轰向风乙墨!

    嘭!

    风乙墨的身体被骷髅拐杖轰了一个正着,立即变成了碎片,端木邪一喜,谁知吞魂虫突然发起攻击,疯狂的扑上来,开始吞噬其魂魄。

    端木邪一愣之后暗叫不好,那不是真正的风乙墨,而是一个幻符!连忙一边抵制吞魂虫,一边四下查探风乙墨的踪影,只可惜到处都是云雾,肉眼看不到,神识也无法探出丈许。

    端木邪恼羞成怒,灵力澎湃,身体外形成一个元气护罩,谁知吞魂虫趴在元气护罩上,也能吞噬他的魂力!

    他惊怒交加,一招手,收回骷髅拐杖,骷髅头涌出一片绿色烟雾,包裹在自己身上,试图以毒毒杀吞魂虫,然而令他失望的是吞魂虫根本就是无动于衷,不畏惧剧毒!

    正待他另作他图,一把飞剑出现在咫尺,直奔他的脑袋劈落下来。

    端木邪冷笑一声,区区极品法宝还奈何不了自己,手指一点,骷髅拐杖挡在身前,就听当的一声,骷髅拐杖向下一沉,竟然没有完全挡住飞剑的一击,好像那飞剑重於数千斤的样子!

    不等他反击,飞剑倏地消失不见,从另外一个方向刺了过来,端木邪连忙进行防御。

    不对啊,自己看不到小子,那小子也不应该看到自己,为何这飞剑可以准确的改变不同方向攻击自己?难不成此人的神识可以用?

    不可能!自己是化神期修士,对方不过是刚刚晋级的元婴初期修士,无论如何,他的神识也不会比自己的强大!

    可是他是如何能够清楚的看到自己的?

    端木邪把目光投向吞魂虫,身体下沉,坠入海水之中,然而,吞魂虫就好像附骨之蛆一样,紧随而来。

    端木邪双手掐诀,一道道指芒飞出,吞魂虫被指芒击飞,却安然无恙,其防御力实在是惊人!

    没有办法,端木邪头顶元婴一闪,小嘴张开,一股紫色的元婴之火喷出,如果火再没有什么建树,他只能逃命去了。

    然而,幽灵般的极品飞剑却不断的从各个角度出现,一剑剑的刺来,令他防不胜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