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干掉邪修(二更,求鲜花、订阅、打赏)
    ,精彩无弹窗免费!

    血阳渡口便是当日风乙墨看到食尸鱼的渡口。

    与当日相比,渡口面积又扩大了数倍,来往的修士络绎不绝,令所有修士怨气少了一些的是船资并没有涨价,反而降了一些。

    看着川流不息的人群,风乙墨感叹商道联盟的经营手段,仅仅一个渡口,一天获利就不下百万灵石!

    一条落羽河,把玄阴宗、商道联盟分隔开来,两国的修士如果来往,必须穿过落羽河。

    而且,风乙墨感觉今天的人比以往多了许多,一个时辰,他就发现足有万余修士从玄阴宗,去往商道联盟。

    莫非商道联盟发生了什么事情?

    展开神识,便听到几个行色匆匆的修士边走边低声交谈:“陈兄,商道联盟境内出现了化神期修士古遗址,是真的吗?”

    “管他呢,反正大伙都在传,去看看不就知道了?无非是多花一次船资罢了。我可是听说那个化神期修士古遗址乃是万年前大陆排名第三的清净散人的洞府,她可是化神后期修士!传闻,她在众人注目下羽化飞升,去了灵界!”陈兄神神秘秘的说道。

    “是她!”同行的人一惊,随即面露惊喜:“如果是她的洞府,宝物必定无数,找到任何一件就发了!走,快走,去晚了,连汤都没有了。”

    对于洪铭大陆的一些见闻,风乙墨通过玉简,也略知一二,他得到的玉简数以万计了,自然有许多见闻实录,其中就有十万年内,整个大陆的修士排行榜,第一的是一个叫陆地仙的人,只知道其外号,无人知道他的世俗名字。

    那个姓陈的修士提到的清净散人就是排名第三之人,一身修为通天,罕有敌手。

    而她声名远播远胜排名第一的陆地仙,那是因为传闻她飞升到了灵界!

    风乙墨摸了摸鼻子,跟着陈姓修士,上了靠到渡口的船上。

    “既然碰到了这个消息,怎么能不去看看呢?”风乙墨微笑着选择了一个靠边的座位坐下,侧耳倾听,却再也没有听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很快,船上的人满了,大船启动,缓缓向落羽河对面驶去。

    在最后上船的几个人中,风乙墨看到一个模样清秀的小斯,身穿灰衣,头戴

    小冠,目光闪烁,并没有坐在座位上,而是挤在一个角落,小心翼翼的样子。

    风乙墨看的清楚,小斯的脸上有一道道的黑灰,可是脖子纤细白皙,显然是女扮男装,修为仅仅是筑基一层,腰间连个储物袋都没有。

    不过,跟在小斯身后的一个壮硕的汉子引起了风乙墨的注意。

    那人浑身阴气沉沉,虽然尽量掩饰身上的气息,可风乙墨根据所修炼的阴阳诀却能感受到此人不是正道中人,而是邪修!

    风乙墨暗暗冷哼了一声,一个元婴期邪修竟然想要浑水摸鱼,跟着一起去清净散人的洞府寻宝,真是不知死活!

    他装作不知情的样子,闭目养神,等待此人露出马脚来。

    一个时辰后,渡船稳稳的停靠在商道联盟境内的码头,众人纷纷下了船,向东方涌去。

    传闻清净散人的洞府出现在东方的云雾山,那里一年四季云雾缭绕,宛如仙境,十分清雅幽静,正符合清净散人的恬静的品性。

    风乙墨并不着急,没有跟着大帮哄,而是把注意力放在那个女扮男装的小斯跟那个邪修身上,他发现,在整个渡河的过程中,邪修一直注视着女扮男装的小斯,眼中充满贪婪、淫欲,似乎发现小斯的真实身份。

    遇到这种事情,他风乙墨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女扮男装的小斯并没有像许多修士一样,向东方的云雾山方向行去,而是选择向西,急匆匆的走了。

    邪修犹豫片刻,悄然跟了上去,在他看来,对付一个筑基期修士还不是瞬间的事情,毫不费力,耽误不了多久。

    他却不知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后面悄无声息的跟来一个人。

    小斯似乎有急事,一路疾驰,可以说把筑基一层修士的速度发挥到极致,可是对于元婴修士来说,慢的好像蜗牛爬一样。

    不到一炷香时间,邪修便从天而降,拦住了小斯的去路,淫笑道:“小姑娘,你急匆匆的去哪里啊,大好时光,何不跟大爷我乐呵乐呵、逍遥快活算了!”

    小斯吓的后退两步,细声细语道:“前辈认错人了,晚辈是、是个男的。”

    听到小斯清脆软糯的声音,邪修半边身子都酥了,魂不守舍,一步向前,伸手向小斯的手臂上抓去:“就算你是男子,大爷我也要了!”

    “啊,前辈饶命,求求前辈放了我吧!”女扮男装的小斯惊慌失措,好像是一只受到惊吓的小兔子,一边后退,一边哀声求饶,其娇柔的声音更加引起邪修的占有**,“小妞,给大爷我过来吧!”

    “见过不要脸的,却没有见过如此不要脸的,堂堂元婴修士竟然去欺负一个筑基修士,一个元婴修士活成这样,也真是难为你了!”

    眼看邪修的手就要抓在小斯的手臂上,一个声音突然响起,令邪修一愣,转过身,赫然发现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年轻人。

    不过,当他看清年轻人的修为,暗暗吃惊,居然是元婴初期修为,如此年轻的元婴修士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朋友,如果你也喜欢她,本座放手便是,不过商量一个事情,待你享用完毕后,把她送给我,如何?”邪修一抱拳,说道。

    风乙墨恼羞成怒,把我当成你这样无良之人,太可恶了,张嘴一吐,鎏虹追风剑嗖的飞出,直奔邪修头顶劈落下去。

    邪修见眼前年轻人一言不合便动手,甚是不解、恼怒,同为元婴初期修士,你也太嚣张了吧,祭出一件三节鞭法宝,迎向鎏虹追风剑。

    然而,邪修只感觉眼前毫不起眼的灰色飞剑一晃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大吃一惊,暗叫不好,连忙躲避,可惜已经晚了,他只来得及闪开半边身子,一条左臂便带着一蓬血珠,飞到半空之中!

    啊!

    邪修惨叫一声,满脸的惊惧,“瞬移法宝!”

    可是这四个字却是他一生中最后的一句话了,不等他逃跑,后心一疼,一根乌黑的飞针从其后背钻入,接着从胸口炸开,把一颗心脏搅得粉碎。

    黑蜂针的剧毒连化神期老怪都畏惧,何况他区区一名元婴初期修士了,连元婴都没有逃脱,便化为一滩黑色的血水,魂飞魄散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