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飞扬跋扈的刁家(四更,求鲜花、订阅、打赏)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多谢前辈!”爷爷喜出望外,圣莲教可是七大超级修真国之一,如果真的能够加入,可是烧高香了。

    风乙墨从茅屋里出来,留下二人说话,不想打扰祖孙两个最后的时光。

    刚才萍儿爷爷的话引发了他的内心震动,是啊,是人总归是要死去,因此才有了修士,才有了修炼一途,那是人类期望通过自身的努力,逆天改命,以达到长生不老的目的!

    然而,修炼路上遍布荆棘,危机四伏,稍有不慎便会身死道消!

    无论是上一世还是今生,风乙墨经历了诸多危险,几次差点死了,可谓是险象环生!他历经磨难,一步步走到现在,成了元婴修士!

    然而,这仅仅是刚刚开始,元婴,不过是真正踏入修真的一步而已,只有进入到灵界,才能拥有叩开仙界的大门的能力!

    前路漫漫,还不知道有多少困难需要克服。

    一天后,诸葛丹萍埋葬了爷爷,趴在爷爷坟上大哭了一场,然后跟着风乙墨离开了茅草屋。

    面对恢复女装的诸葛丹萍风乙墨惊叹不已,她的美不在于精致绝美的五官,而是天生生有一种媚,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媚,寻常人看不懂,可是在高阶修士眼中,这种天生媚骨是十大炉鼎排名第三,而且床第功夫远胜其他炉鼎!

    这样的女人走到哪里都会吸引目光,因此,风乙墨临时给诸葛丹萍炼制了一张面具戴在脸上,遮住了狐媚之色。

    “前辈,天雨城的刁家霸占了我们诸葛家的宝物,希望前辈能够帮晚辈要回来。等前辈要回宝物,给晚辈一份复制品即可。”诸葛丹萍睁着漂亮的大眼睛望着风乙墨道。

    风乙墨对诸葛家的什么宝物并不感兴趣,听诸葛丹萍如此说,有些不高兴,这个女孩子也太不知好歹,还想利用自己要回她们家的宝物,刚要一口回绝,忽然意识到她说的宝物应该是一份玉简,便问道:“你们诸葛家的宝物是什么?”

    诸葛丹萍眼里似乎有仇恨的火焰喷出,恨恨道:“我们祖上曾经出过一个阵法大宗师,阳寿尽后留下了一枚玉简,里面是他老人家的毕生阵法心得。可惜我们诸葛家后人无人有阵法方面的天赋,没有一个人能够破解玉简禁制,就一直保留下来。后来,天雨城的刁家不知从什么地方知道了这个玉简,便上门强行购买。爷爷不同意,他们就动手打伤了爷爷,并抢走了玉简。”

    风乙墨心中了然,果然是一份玉简,而且还是阵法大宗师遗留下来的,难怪诸葛丹萍说只要一份复制品。

    “好,你前面带路,去天雨城找刁家!”

    “多谢前辈!”

    ......

    两天后,风乙墨二人出现在天雨城,小城不大,只有七十多万人,刁家是全城最大的修真世家,拥有金丹后期境界修士一人,金丹初期修士两人,弟子数千人,可以说势力不小,在天雨城内呼风唤雨,称霸一方。

    更有人传闻刁家在商道联盟高层中有人。

    当然,这些都没有被风乙墨放在眼中,无论刁家后面站着什么人,他都不惧。

    刁家的大院占据百亩之广,高庭廓门,比天机城左家还要气派、威武。

    看守大门的是四个耀武扬威的筑基初期修士,目光灼灼,盯着从门前主街路过的行人,生怕有人图谋不轨。

    不等风乙墨二人走过去,街道远处跑来一辆马车,看守大门的四个筑基修士立即快步跑到街上,拦住过往行人,不让他们通过,以便马车畅通无阻的来到大门前。

    被拦的行人敢怒不敢言,只能怒视着刁家的修士。

    风乙墨冷笑,好霸道的刁家,他可不会为此耽误时间,推开身前行人,领着诸葛丹萍径直向刁家大门走去。

    车夫见有人闯了进来,一声高喝,勒住缰绳,挥舞手中的马鞭向风乙墨头顶抽去:“小子找死!”

    然而,他手中的马鞭落到风乙墨头顶上尺许位置便悬浮不动,车夫大惊失色,用力回拽,却怎么也拽不动,一张马脸因为用力而涨的通红。

    他双手抓住马鞭把,全力回拽,前面突然一松,马鞭倒卷回来,整条马鞭啪的抽在他的脸上,顿时出现了一道血痕,疼的他哇哇大叫,眼泪都下来了。

    “是谁在闹事?”

    这时,一个威严的声音从马车里传出,接着,车帘子掀开,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迈步走出,看到风乙墨微微一愣,把脸一沉,喝道:“还不把此人拿下!”

    “是,家主!”得到命令的四名筑基修士立即向风乙墨冲来。

    风乙墨微怒,好个飞扬跋扈的刁家,手一挥,刚刚奔到眼前的四名筑基修士立即惨叫着倒飞出去,摔成重伤,倒地不起。这还是他手下留情,不然,四人早已经死了。

    老者一惊,认真的打量风乙墨,只感觉眼前的年轻人气息如渊似海,深不可测,连忙拱手一礼:“这位道友请了,在下刁建民,现任刁家的家主。不知道友来天雨城所为何事?”

    他以为风乙墨是金丹后期修为,因此稍微进行礼遇便可。

    风乙墨没有搭理他,把目光投向诸葛丹萍,示意她开口索要玉简。

    诸葛丹萍立即上前一步,揭开脸上的面具,怨恨的望着刁建民,喝道:“刁老贼,你还认识我吗?”

    刁建民一眼就认出了眼前的少女是诸葛家的,当日,他可是相中了这个女子,想要娶回来当九姨太的,莫非眼前少年是诸葛家的人?

    刁建民收敛了刚才的尊敬,放下手,冷声道:“朋友是诸葛家的?”

    风乙墨摇了摇头,“不是,本座来是为了诸葛家的传家宝,至于你们之间的恩怨,丹萍日后会处理。赶紧把玉简拿出来!”

    刁建民这一下不干了,仰头哈哈大笑,狂妄至极:“老夫觉的你是一个人物,才以礼相待,谁知你蹬鼻子上脸,真的以为金丹后期修为就可以横行天雨城了?我们刁家在商道联盟总盟可是有人!老夫劝你还是不要闹事,不然,大家都不好看!”

    风乙墨淡淡一笑,强大的威压散发出去,神识肆无忌惮的涌入刁家大院,找到闭关的金丹后期修士,接着伸手一弹,一道指芒轰向闭关之所,就听轰的一声,刁家大院坍塌了一半,那闭关的金丹后期修士惨叫着飞跌出来,丹田出现一个窟窿,经脉尽断,一身修为被废了个干干净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