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传家宝五更,求鲜花、订阅、打赏)
    ,精彩无弹窗免费!

    刁建民噗通一声跌坐在地上,脸色惨白,眼前年轻的不像话的年轻人竟然是元婴老祖,这一次可真是踢到铁板上了,连忙叩头求饶:“前辈息怒,前辈息怒!晚辈有眼无珠,冒犯了前辈,希望前辈大人大量,不要见怪!”

    风乙墨把手向身后一背,道:“还不快拿出来!”

    刁建民露出为难之色,“前辈,诸葛家的家传宝物已经不在刁家了。”

    “东西呢?”风乙墨问道。

    “被孟常拿走了!”刁建民回答道。

    “什么?孟大叔?”诸葛丹萍瞪大了双眼,满脸是难以置信的表情:“不可能!”

    “的确在他手里。当日,就是孟常告诉我,你们诸葛家有一个传家宝,只可惜,我们得到玉简后,想尽办法也无法打开,只好卖给了孟常。”刁建民道。

    诸葛丹萍银牙咬的咯崩崩直响,一切都已经了然了,原来是姓孟的搞的鬼,不然,刁家是如何知道自己家的传家宝的。

    “孟常在何处?”风乙墨双目盯着刁建民,刁建民浑身一哆嗦,目光呆滞起来,木讷道:“两天前就离开了天雨城,听说去云雾山,寻找刚刚出现的清净散人洞府去了。”

    风乙墨点点头,收回了摄魂术,以他的能力,不相信刁建民能够扛得住欺骗自己。

    “走吧!”没有得到玉简,风乙墨多少有些失望,袖袍一卷诸葛丹萍,两个人化为一道流光,消失在半空。

    刁建民却呆呆的瘫坐地上,半响没有动静,刁家的弟子跑过来,不停的呼唤“家主,家主!”可是,细心之人发现,他们的家主身下是一滩尿渍,而且还有恶臭传来,竟然屎尿齐流,傻掉了!

    风乙墨恼其无礼狂妄,便没有清除摄魂术对神智的影响,令其识海一片混乱,丧失了灵智。

    ......

    在前往云雾山的路上,风乙墨打开了邪修的储物袋,除了一些灵石、灵丹外,找到了一份玉简,虽然里面被禁制所封印,还是被他轻松的打开,发现这是一道寻人的命令,黑木崖高层派出许多弟子,寻找太上长老端木邪的下落。

    因为在黑木崖境内,又出现了十几座死城,死了足足有数百万人!因此迫切的希望找到太上长老来定夺。

    风乙墨冷笑不已,他们想要找到端木邪,做梦吧,端木邪的元婴都被自己封印了,根本就找不到!

    可是死城的事情需要解决,不然,大陆的人死去的越来愈多,必定会陷入恐慌,这可不是什么好事。自己要不要去看看?

    心中有些犹豫,还没等拿定主意,身边的诸葛丹萍拽了拽他的衣袖:“前辈,我看到孟常了。”

    风乙墨顺着诸葛丹萍纤细的手指方向看去,只见一个行色匆匆的中年修士的背影正好没入了一片密林之中。

    “你确定是他?”仅凭借一个背影就能认出是孟常?风乙墨有些不相信。

    诸葛丹萍咬牙切齿道:“他就是化成灰我也会认识!我爷爷说,当年就是他跟我的父母出海的,后来他一个人回来,而我的父母却没能回来。我现在都怀疑我父母的死跟他有关系!”

    风乙墨点点头,她有这种想法是理所应当的,之前孟常在她心目中是好人,突然变成了坏人,那么之前的所有好全都变成了恶,全都变成了处心积虑。

    那人不过是金丹初期,速度很快,可是在元婴期的风乙墨面前却不够看的,很快就被风乙墨追上。

    看到孟常的正面,连风乙墨都赞叹,好一个风度翩翩的人物,别看是中年人,可是长的英俊潇洒,乍看上去就是一个白面书生,令人心生好感。

    中年修士见两个陌生人拦住了自己,而且都是十分年轻的男女修士,微微一愣,不过当他的神识落在风乙墨身上后,却吃了一惊,连忙躬身一礼:“前辈拦住在下,不知有何贵干。”

    “你叫孟常?”风乙墨淡淡的问道。

    孟常脸色骤变,下意识的后退一步,还是忍住了没有逃跑。

    “晚辈正是,不知前辈何以认识晚辈?”孟常小心翼翼的问道。

    “呵呵,你认识诸葛丹萍吧?”风乙墨笑吟吟的问道。

    孟常浑身一哆嗦,英俊的脸上神情不自然,挤出僵硬的笑容,道:“自然认识,她是晚辈好友的女儿。前辈也跟丹萍侄女认识?”

    风乙墨身边的诸葛丹萍再也忍不住,抹掉面具,恶狠狠的瞪着孟常,娇喝道:“姓孟的,你看看我是谁!”

    “啊?!萍儿!”孟常看到熟悉的面孔,一下子呆住了。

    不过,风乙墨却清晰的捕捉到孟常脸上是一种极其复杂的神情,既有愧疚,又有疼爱、怜惜。

    “住口!萍儿也是你叫的吗?枉我们诸葛家把你当朋友,你却出卖了我们!你简直不是人,是畜牲,猪狗不如!”诸葛丹萍满脸的愤怒,好像一只战斗公鸡,如果不是修为比孟常低太多,她早就冲上去了。

    孟常惨然一笑,望着诸葛丹萍:“我在你心目中就如此不堪吗?”

    “我现在恨不得撕了你,喝你的血!姓孟的,快把我们诸葛家的传家宝交出来!”诸葛丹萍柳眉倒竖,喝道。

    风乙墨却对于孟常的表现感到有些奇怪,他没有辩解,也没有承认,反而在乎他在诸葛丹萍心目中的印象,难道此人对诸葛丹萍有意思?

    可是此人眼中流露出来的不是占有、贪婪、淫欲,而是更像长者对于晚辈的关心、爱护,这是怎么回事?

    因此,风乙墨没有插话,而是默默的看着二人。

    孟常长长叹了一口气,从储物袋里取出一个红色的玉简,递向诸葛丹萍,不过目光却警惕的看向风乙墨:“这位前辈不至于要抢夺丹萍侄女的传家宝吧?”

    谁知诸葛丹萍一把抢过玉简,双手恭敬的送到风乙墨面前:“请前辈收下晚辈的一片心意。此宝权当是前辈救命以及救治爷爷的报酬。”

    “丹萍,你......”孟常急了,伸手向玉简抓来,风乙墨仅仅一挥袖子,孟常便飞跌出去。因为风乙墨没有伤他的意思,因此仅仅跌倒而已,并没有受伤。

    “这是我诸葛家的宝物,爷爷去世了,我是唯一的继承者,所以愿意给谁就给谁,你一个外人无权干涉!”诸葛丹萍大声道,看到孟常跌倒,脸上露出解恨的表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