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八阵图(二更,求鲜花、订阅、打赏)
    ,精彩无弹窗免费!

    可是刚刚走了十余丈,绿竹突然转动,一根根方位全都改变,整座竹林竟然是一座困阵,五级高阶困阵!

    风乙墨在进入竹林前曾经以天眼瞳观察过,没有一丝一毫的破绽,谁知自己还是陷入了法阵之中。而且,这种方式竟然跟南海所见大同小异,不由的暗暗吃惊,难不成南海的幻阵就是清净散人所布?因为超出了五级法阵的范畴,自己无法看出端倪?

    他取出万阵图,逐一的辨认,却没有找到任何相似的阵法图例。

    风乙墨想起了诸葛丹萍的《八阵图》,连忙取出,神识渗入其中,却被弹了回来。

    以风乙墨元婴中期强度的神识竟然无法堪破玉简内容,可见里面的禁制非同一般。风乙墨不怒反喜,这样才显示里面内容的重要性,立即握住右手之中,让昏睡的噬灵蚕醒来,吞噬了里面的禁制,《八阵图》的内容便一览无余的展现在他的眼前。

    “八阵乃分为天、地、风、云、龙、虎、鸟、蛇八种事物,天阵居干为天门﹐地阵居坤为地门﹐风阵居巽为风门﹐云阵居坎为云门﹐飞龙居震为飞龙门﹐虎翼居兑为虎翼门﹐鸟翔居离为鸟翔门﹐蛇盘居艮为蛇盘门;天﹑地﹑风﹐云为四正﹐龙﹑虎﹑鸟﹑蛇为四奇﹐干﹑坤﹑巽﹑坎为阖门﹐震﹑兑﹑离﹑艮为开门。八阵演化成六十四,而六十四又变成一百二十八,以此类推,包罗万象,乃万阵之始......”

    风乙墨完全被《八阵图》的内容所吸引,而且他敢肯定,这个《八阵图》并不是诸葛家的先人所遗留的家传宝物,因为这是一件阵法始祖,也就是法阵的开山之作,现在的一切法阵都源于此!

    哪怕他拥有的万阵图,也不过是其中的冰山一角罢了。

    想起万阵图,风乙墨心中一动,取出万阵图玉简。当玉简一出现,立即被红色的《八阵图》玉简所吸收了进去。

    接着,红色玉简爆发出一片红芒,万丈霞光冲天而起,发出轻微的咔嚓咔嚓之声,嘭的炸开,玉简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红色的卷轴!

    风乙墨心中激动,伸手取下卷轴,缓缓打开,“八阵图”三个大字出现在卷轴顶端,刚才的《万阵图》所有的法阵全都出现在上面,只不过占据了非常小的一部分。

    “这是通天灵宝!”此时此刻,哪怕风乙墨心性沉稳,也激动的不得了。

    宝物可以分为先天、后天,先天很少有人能够见到,修士使用的各种法宝都是人为炼制的后天宝物,像鎏虹追风剑,已经算是顶尖的法宝了,可以慢慢的自我晋级、成长。

    然而,在所有后天灵宝中,最为珍贵的当属通天灵宝!

    通天灵宝珍贵于一个“通天”二字,不仅仅是威力巨大,更重要的是拥有灵性,可以自主认主,并且拥有独立的法诀才能驱策!

    风乙墨在“八阵图”三个字下方看到了几行模糊的通宝诀,可惜无法看清,说明此宝因为某种原因损毁严重,丧失的其巨大威力。

    不过这已经足够好了,拥有了《八阵图》,天下间无阵不破!

    根据八阵总纲,风乙墨钻研了几天,终于找到眼前的绿竹五级高阶困阵名为“蛇渠阵”,呈现圆形,宛如蛇盘踞而起,牢不可破!

    有了《八阵图》,再坚固的法阵也变成了豆腐渣,风乙墨根据提示,一道道禁制法诀打出,绿竹哗啦啦闪开一条路,他带着诸葛丹萍走了进去。

    过了绿竹林,出现在山脚下,前方出现了一座小茅屋。

    风乙墨站定身形,回过头,歉意的向诸葛丹萍道:“诸葛姑娘,很抱歉我要食言了。不是我不给你复制玉简内容,而是以我的能力根本无法复制。不过,我不会白白占了你的便宜,你需要什么尽管说,我会尽量补偿与你。”

    刚才玉简的异状诸葛丹萍也是亲眼目睹了,知道风乙墨所说非虚,连忙道:“前辈无需在意,只能说明我诸葛家与此宝无缘。之前晚辈就说过,玉简权当是前辈活命之恩,丹萍没有其他要求了。”

    风乙墨沉吟片刻,取出一个储物袋,里面装了几件上品法宝、百万灵石、立金丹五粒、结婴丹三粒,其他增强修为的灵丹百余瓶,还有十几个功法玉简,递给诸葛丹萍,“这些你先拿着,尽快提升修为,不够再向我要。今后,不要‘前辈、前辈’的叫了,叫我大哥便是。”

    诸葛丹萍心情激动,元婴老祖赠与的东西肯定不错,不过当她看清里面的东西,还是惊呆了,特别是立金丹、结婴丹,人家考虑的非常仔细,今后的两个重要阶段的灵丹都准备了,连忙道谢:“谢谢前、谢谢风大哥!”

    风乙墨点点头,取出了图中山画卷,刚才他给诸葛丹萍挑选宝物,看到此画卷,心中一动,又取出《八阵图》,就见《八阵图》散发出一片光芒,好像拥有生命般,霞光一卷,就把图中山画卷卷入其中,气息强大了一分。

    风乙墨欣喜,看来图中山只不过是《八阵图》中的一部分而已,今后《八阵图》便拥有了藏山纳海的神奇功效了。

    “咦,好宝物!”不等风乙墨收起空中的《八阵图》,一个人影出现在茅屋的另外一侧,看到悬浮在半空的散发光芒的《八阵图》立即抓了过来。

    风乙墨被气的乐了,这个家伙也不看一看就动手抢夺,太无礼了,左手一指点出,嗤的一声,阴指指芒就飞向来人。

    来人从黑色的指芒里感受到危险,微微一惊,连忙收手,跃向一边。

    “你也是元婴修士?”此人站定,却是一个年纪不大的修士,模样英俊,却跟风乙墨一样,都是元婴初期修为。他诧异的看着风乙墨,自己资质卓越,百年内就结婴成功,眼前的年轻人应该比自己还小,竟然是元婴二层修为,比自己还要高一些,修真界什么时候出现了如此人物?

    风乙墨十分自然的收了《八阵图》,冷眼看向那人,道:“朋友不地道,怎的上来就抢夺我的宝物?”

    那人尴尬的笑了笑,“对不起了,兄弟我还以为是此地的宝物呢。对了,在下剑魂星,还不知道友如何称呼?”

    “风乙墨!”风乙墨淡淡的回答道。

    “幸会幸会!”剑魂星抱拳寒暄道,然后把目光投向茅草屋,道:“既然你我兄弟有缘,就一起探寻此地寻宝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