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剑堡(三更,求鲜花、打赏、订阅)
    ,精彩无弹窗免费!

    剑,兵器之首,它高贵、优雅、是一个人气质、格调和品位的体现,桀骜不驯,宁折不弯,犀利异常,许多修士的法宝都是各种飞剑。

    然而,剑修则把剑融入到生命之中,把剑的犀利发挥到极致。

    “鼎鼎大名的剑堡谁人不知?不知剑魂星你是目前几代弟子?”风乙墨瞥了剑魂星一眼,“如此年轻就修炼到元婴初期,施展纳剑入体,显然是剑堡出类拔萃的人物。既然如此,就不该贪婪到没有底线,强行抢夺我以性命搏来的战利品!”

    剑魂星被他说的脸上一红,不过下一刻,他脸上露出的狰狞,原本俊朗的面孔扭曲起来,既然已经开始动手,就停不下来了,脊背中的剑锵的一声飞出,剑气四溢,对准风乙墨斩了下去!

    “你知道的太多,留你不得,去死吧!”

    剑还没有到,充满杀机的剑气就已经充斥着风乙墨四周,遍体生寒,隐隐作痛,令风乙墨有些震惊,早就预想到剑修的不同凡响,却没有想到以自己炼体有成的肉身都无法有效的抵抗剑气,胸口微微一振,一条散发银色光芒的手臂飞出,轰向了剑魂星的飞剑!

    当!

    飞天神爪跟飞剑碰了一个正着,剑气顿时被轰的四散而开,让剑魂星微微一愣,小子还有如此厉害的法宝,已经是上品法宝中的顶级了,竟然跟自己的天狼剑旗鼓相当,看来此人还留了一手,不过此人已经重伤,坚持不了多久,于是数道法诀打出,天狼剑剑芒一闪而出,直奔风乙墨再度劈落!

    “小子,我看你还能坚持多久!”剑魂星恶声恶气的说道。

    剑芒足有十丈大小,急落而下,风乙墨头顶上的空气都被一分为二,向两侧急吹而去,竟然刮起了一阵强烈的疾风!

    风乙墨见剑芒声势浩大,不敢托大,一挥手,一具五级低阶骨傀儡便出现在他面前,三根指头的巨爪划过长空,一下子就把已经到了眼前的剑芒抓的粉碎!五级低阶傀儡,相当于化神修士,岂能是区区一个元婴中期修士释放出来的剑芒所能匹敌的?

    剑魂星当时就愣住了,吃惊的看着突然出现的不知名妖兽骸骨所炼制成的傀儡,“不可能!你仅仅是一个元婴初期修士,怎么能够驱使五级傀儡?”

    五级低阶傀儡的出现,超出了他的认知,令他惶恐不安起来。

    然而,风乙墨怎么会跟他废话,神识一动,骨傀儡立即直奔剑魂星扑去,威压逼人,令剑魂星窒息!

    剑魂星惨然一笑,此时此刻,他哪里还不明白刚才姓风的给自己挖了一个陷阱,等自己率先动手,哪怕现在自己放下面子求饶,姓风的也不会饶了自己,一咬牙,取出两粒灵丹吞入腹中,双目开始变的赤红,气息又为之提升至元婴后期,悬着面前的飞剑立即微微一颤,变成了二十几丈,对准了骨傀儡劈去!

    哪怕明知不敌,他也要一搏!这就是剑的品质!

    当!

    即便天狼剑变成二十几丈,结果还是一样,被骨傀儡一爪就轰飞了出去,接着抓在剑魂星的肩膀上,咔嚓一声,一条左臂就被撕裂下来。

    剑魂星疼的脸色煞白,面无血色,怨毒的瞪着风乙墨,“风道友能不能饶了我?”

    面子固然重要,可是小命更重要,剑魂星终于还是开口求饶了。

    风乙墨命令骨傀儡停止攻击,淡然道:“剑道友认为在下会怎么做?”

    剑魂星见五级低阶骨傀儡就在自己面前,并没有后退的意思,顿时明白了风乙墨的意图,惨笑一声,“既然风道友如此绝情,就一起去死吧!”说罢,剩余的右臂掐诀,一个黑色的珠子被他捏碎。

    不过,剑魂星预料中风乙墨毒发身亡的情况并没有发生,完全没事一样,顿时愣住了,不可能啊,刚才自己趁着搀扶他的时候,已经把剧毒千羽放在他身上了,本来是想用以此毒要挟风乙墨的,谁知情况发生了突变,只能同归于尽了!

    “你是不是奇怪剧毒千羽为什么没有作用?”风乙墨淡淡的笑道,右手手掌平伸,掌心中滚动一颗黄豆粒大小的黑色珠子:“没想到你如此歹毒,竟然给我下千羽之毒。千羽,乃是以灰羽毒鸩的羽毛炼制七七四十九天才成功,剧毒无比,连化神期老怪都十分忌惮,我没有说错吧?”

    “你、你怎么会知道千羽?”剑魂星惊恐的瞪大了双眼,他哪里知道,风乙墨拥有“万毒之体”,万毒不侵,而且通过《万毒经》,掌握了万余种剧毒,自然十分熟悉千羽。

    “呵呵,这你就没有必要知道了,如此心肠歹毒之人,没有必要留在世上了!”风乙墨风轻云淡的收了千羽毒珠,神识卷动,五级低阶骨傀儡立即动爪,向剑魂星抓去!

    “不!你不能杀我!你杀了我我们剑堡是不会放过你的!”剑魂星惊恐莫名,吼叫起来,只可惜五级低阶骨傀儡根本没有停手的意思,快似闪电,一爪就把剑魂星抓的支离破碎,留下一个怨毒的元婴,不等瞬移出去,数十只样子凶恶、丑陋的吞魂虫便围住了他,几口便把元婴吞噬的干干净净。

    “哼,如此卑劣之人这样死了反而便宜他了!”风乙墨自言自语道,毫不客气的收了剑魂星的储物袋,不等他去收落在远处的飞剑,那飞剑突然冲天而起,化为一道剑光,消失在远方了。

    风乙墨心头一沉,不好,没想到剑堡竟然在每个剑堡弟子的本命飞剑里留下了归位禁制,一旦弟子身死,禁制启动,自动回归剑堡,而且把敌人的气息带回去,以便剑堡的人可以寻找到仇人,进行报仇!

    没有想到一个疏忽,留下如此巨大的祸害!

    风乙墨皱了皱眉头,嗯,反正得罪了不少人,也就不怕再多一个剑堡。他没有理会已经看傻眼的诸葛丹萍,而是径直来到云雾山清净散人闭关洞府之前,深处右手,贴在山壁之上,让噬灵蚕吞噬了禁制。

    禁制消失,眼前出现了一个洞门,风乙墨轻轻一推,石门吱嘎嘎打开,一股幽香传来,万余年的洞府竟然还留有香味,太神奇了!

    当他看到整个洞府布置的清雅脱俗,四周都种植了一种醒神花,就明白了香味的来源。

    万余年的醒神花,已经是六级灵药了,可是风乙墨并没有动手采摘,而是把目光投向洞府正中间盘坐在座位上的一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