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来到莲花山(五更,求订阅、鲜花、收藏)
    ,精彩无弹窗免费!

    “绿竹封仙阵”被他弄清楚了个七七八八,如果让他再去绿竹林,定然不会晕头转向了。

    而诸葛丹萍在三个多月时间内,在强大修炼资源的推动下,修为进入了筑基二层巅峰,令她欣喜如狂,这可是之前不曾有过的事情,因此对风乙墨充满了感激之情。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风乙墨弄来一些野味,两个人吃了,便直奔圣莲教而去。

    ......

    莲花山后山的思过崖。

    凌娅面容憔悴,双眼布满血丝,被禁足了接近一年时间,她疯狂的修炼,不眠不休,夜以继日,除了修炼,脑海中再也没有其他想法,风乙墨留给她的圣元丹等各种灵丹全都被她吃了,修为突飞猛进,已经到了假婴境界,吞服结婴丹,开始拼命的冲击元婴境!

    “寒银花、柳如梅、汪凝脂你们三人给我等着,等我结婴成功,就是报仇之日!你们夺走了我的宝物,强行加在我身上的欺压、侮辱,我凌娅发誓,必定一一讨回!”

    一股仇恨的执念在凌娅心头滋生,挥之不去,双目宛如要喷出火来一般,道心不知不觉中发生了偏移,可惜没有人指点她,进行及时的拨乱反正。

    ......

    风乙墨带着诸葛丹萍跋山涉水,历经二十多天,终于到了莲花山前。

    整座莲花山高大雄壮,充满圣洁的气息,令人心神宁静。不过,风乙墨却从整座莲花山上感受到一股香火气息,须弥镯内的佛帝舍利散发出淡淡的光辉,如果不是藏纳于须弥镯内,早就被人发现了。

    难不成圣莲教内的修士有信奉佛教之人?

    带着怀疑,风乙墨信步向圣莲教的山门走去。

    “站住!圣莲教乃是仙家禁地,闲杂人不得靠近!”

    没等风乙墨二人靠近山门,从山门后面闪出两个身穿青色道袍的女修,面带寒霜,轻叱道。

    风乙墨眉头皱了皱,有些不满二人倨傲的语气,圣莲教即便是超级修真国,也不应如此蔑视其他人,在玄阴宗就没有如此蛮横之人,她们的行径与这座圣洁的莲花山有些格格不入。

    风乙墨拿出玄阴宗的长老铭牌,散发出元婴气息,朗声道:“玄阴宗长老风乙墨,前来见贵宗的圣女!”

    两名女修只不过是筑基后期修为,见风乙墨修为高深,又是玄阴宗的长老,态度立即转变,抱拳一礼,其中一人问道:“不知前辈要找哪一位圣女?”

    风乙墨一愣,他不知道圣莲教的圣女有好几位,忙道:“是凌娅圣女!”

    那人一愣,以奇怪的目光看向风乙墨:“这位前辈,你确定是凌娅?”

    风乙墨听出了不同,凌娅好歹是圣女,而且还是金丹后期修为,此人却直接称呼她的名字,不符合常理,点头道:“没错,本座要见的就是凌娅圣女!”

    “哼,什么圣女,凌娅只不过是一个不守本分的荡妇罢了,好好的圣女不当,失去了元阴,还有资格当圣女吗?”另外一个女修撇撇嘴,出言道。

    风乙墨脸色一变,强大气息散发出去,凌娅是他的妻子,他可不允许有人如此无礼的诬蔑:“放肆!”

    啊!

    那出言不逊的筑基期弟子哪里经受得起风乙墨强悍的威压,顿时惨叫一声,飞了出去,撞在山门之上,翻了几下,滚落地上,喷出一口鲜血。

    另外女修士愣住了,她还是第一次见有人敢在山门闹事的,哪怕对方是玄阴宗的长老也不能如此放肆。

    就在她不知所措的时候,远处投来一道遁光,眨眼就到了眼前,却是一艘银色的飞舟。

    风乙墨看到惊羽飞舟一喜,以为里面是凌娅,谁知从里面闪出两个漂亮女修。

    眉心有痣的女修抬手收了惊羽飞舟,看向风乙墨,“这位道友,为何打伤我圣莲教弟子?”

    没有受伤的筑基女修连忙施礼:“见过寒圣女、柳圣女!此人是玄阴宗的长老,前来见凌娅那个贱人的!”

    这两个女修正是抢走了惊羽飞舟的寒银花、柳如梅,自从得到了惊羽飞舟,无论到什么地方,都乘坐飞舟,又快又稳,省去了大量时间,十分喜欢。

    寒银花诧异的看向风乙墨,感觉气息远胜自己,认出是元婴修士,连忙一礼:“这位前辈,不知见凌娅所谓何事?”她虽然是圣莲教的圣女,却不敢在元婴老怪面前托大。而且,她见风乙墨年轻英俊,修为又高,恐怕来头不小,因此没有像那个弟子一样称呼凌娅,虽然她心里一直认为凌娅就是一个不要脸的贱人。

    风乙墨阴沉着脸,盯着寒银花手中的惊羽飞舟,喝道:“你手里的惊羽飞舟哪里来的?”

    这惊羽飞舟是他特意为凌娅炼制的,凌娅不会轻易送人,除非是眼前女修强行抢夺而来,这说明凌娅出了事情!

    寒银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后退一步,警惕的看着风乙墨:“你怎么知道这是惊羽飞舟?”

    风乙墨单手掐诀,被寒银花炼化的惊羽飞舟突然飞到他的手中,一抹,便清除了上面的神识印记,寒银花神识一疼,哇的喷出一口鲜血来,脸色惨白,她知道,惊羽飞舟被眼前的元婴修士强行抢走了!

    “哼!这飞舟是本座为凌娅炼制的,说,凌娅现在身在何处?你们将她怎么了?”风乙墨细细的摩擦惊羽飞舟,寒声喝问道。

    那个没有受伤的筑基女修见风乙墨竟然连寒圣女都弄吐血了,连忙转身向山门跑去,她要进行示警,有强敌来犯!

    风乙墨恼其称呼凌娅为贱人,出言不逊,袖袍一挥,女修顿时飞出,撞在山门之上,跟之前的筑基女修跌在一起,惨叫起来。

    跟来的诸葛丹萍完全愣住了,大哥不是要带着自己加入圣莲教吗,怎么上来就把人打了?

    风大哥说的凌娅是圣女,如今被剥夺了圣女身份,肯定是出事了,看风大哥如此愤怒,显然二者关系匪浅。

    站住寒银花旁边的柳如梅见状,一抬手,放出了一把声讯飞剑,穿过护山大阵,飞向长老会。

    眼前之人是元婴修士,可不是她们两个金丹弟子能够对付的,必须要让元婴长老出面才行。

    风乙墨没有出手阻止,他不是来闹事的,而是见凌娅的,他倒是要看看圣莲教如何处置了凌娅,又是如何向自己交代!他相信凌娅不会有生命危险,哪怕只有一缕魂魄,他也可以用天络石保留下来,寻找灵宝恢复肉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