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愤然出手(一更,求鲜花、订阅、打赏)
    ,精彩无弹窗免费!

    须臾,三道遁光从山上投射而来,落在风乙墨面前,全都是相貌清秀的中年女修士。

    “师尊,此人无礼,抢走了我的惊羽飞舟!”寒银花看到师尊汪凝脂,扑到师尊怀里,撒娇起来。

    汪凝脂见风乙墨如此年轻,便是元婴二层修为,吃了一惊,什么时候修真界出了如此了得的人物?不过听了徒儿的话后,把脸一沉,厉声喝问道:“这位道友好生了得,竟然以元婴期修为欺负一个金丹弟子!”

    风乙墨自然听出她说的是反话,他单手托起惊羽飞舟,道:“这惊羽飞舟本是本座为凌娅炼制的,为何会出现在你弟子的手中?还请道友给本座一个交代!”

    汪凝脂愣住了,她看向寒银花,当初徒儿可是说凌娅在一处洞府内找到了这么一个上品飞行法宝,怎么变成他炼制的?

    寒银花见师尊用怀疑的目光看向自己,连忙道:“他撒谎!他说是他炼制,就是他炼制的?这可是上品法宝,只有炼器宗师才能炼制!”

    是啊,徒儿说的没错,汪凝脂看向风乙墨,道:“道友说这宝物是你炼制的,可有凭证?”

    风乙墨冷笑一声,把惊羽飞舟抛向汪凝脂,“道友你可以当场炼化此宝,若是等你炼化后,本座瞬间就能发动里面的禁制夺回控制权。”

    汪凝脂下意识的接住惊羽飞舟,作为元婴修士,自然知道炼器宗师会为自己使用的法宝留下禁制暗门,便于在法宝被抢夺后,再一次拿回来,于是面带狐疑的在惊羽飞舟上留下神识印记,炼化了飞舟。

    然而,她刚刚炼化完成,手中的飞舟便不受控制的飞向风乙墨,任凭她如何催动,都无济于事!

    汪凝脂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十分难看,脸都丢尽了,没有想到眼前年轻修士竟然还是一个炼器宗师!

    “银花,这是怎么回事?”汪凝脂寒声问道。

    噗通!寒银花见事情败露,跪在师尊面前,浑身发抖,苦苦哀求:“师尊,徒儿知错了。当日,徒儿跟柳如梅师姐见凌娅乘坐惊羽飞舟回来,十分羡慕,以为她回家过程中有了机遇,获得了宝物,如梅师姐便跟徒儿商量,借着凌娅被惩罚的机会,把宝物占为己有,可是她修为太高,已经是金丹九层,我二人唯恐不是对手,这才请师尊您出面!”

    “什么,娅儿已经是金丹九层修为了?”跟来的另外一名中年女修吃惊的叫起来,她正是凌娅的师尊卓碧君,一直以来,她都以凌娅为耻,根本没有去看过凌娅一次。

    风乙墨瞥了卓碧君一眼,“你是谁?”他对整个圣莲教印象都不好,因此根本没有什么好气。

    “在下乃是凌娅的师尊,道友跟小徒什么关系?”卓碧君问道。

    “师尊?你连凌娅的修为几何都不知道,还自称她的师尊?看来你许久没有见她了吧,一年前她就是金丹九层,如今应该圆满了。”风乙墨讥讽道。

    卓碧君被风乙墨说的脸上一红,羞愧难当,如果让她知道凌娅早已是金丹圆满,她早就去看望凌娅去了,毕竟金丹圆满很快就会结婴,如果弟子成了元婴修士,成了长老,她这个师尊脸上也有光。

    汪凝脂一挥手,打了寒银花一巴掌,寒银花跌倒,可是风乙墨看的清楚,寒银花脸上仅仅有一道掌印,其他的并无任何伤势,显然这一巴掌就是做做样子。

    “我们如何处理凌娅都是依照本门的规矩,跟道友你没有干系,如果今天不给一个交代,就算你是玄阴宗的长老也别想离开!”另外一个中年女修冷着脸说道,此人是圣莲教执法堂的许长老,元婴中期修为,对于风乙墨的无礼甚为不满。

    风乙墨仰头哈哈大笑,“你们无故抢走了本座妻子的宝物,剥夺了她圣女的身份,还把她关起来,还说跟本座没有关系?别告诉本座,她现在还是好好的!”

    “什么?你是凌娅的道侣,就是你夺走了她的元阴之身?”卓碧君尖叫起来:“就是你毁了她宿阴之体?”

    风乙墨以蔑视的眼神看着卓碧君,冷言道:“你知道什么?凌娅当时中了合欢宗的‘浪蝶’媚药,如果不及时解毒,会欲火焚身而亡!你说性命重要还是宿阴之体重要?”

    啊?卓碧君愣住了,自始至终,她都没有询问原因,心中不免暗生愧疚之意。

    “不管原因如何,她**,就是违反了门规,我们依照门规处置她没有任何问题,道友请回!”执法堂长老继续板着脸说道,或许知道这边弟子犯错了,语气却没有了之前的强硬。

    “好一个圣莲教,门下弟子强取豪夺,你们不管,甚为长老以大欺小你们不管,这样的宗门不待也罢!把凌娅送出来,本座带她离开!”风乙墨生硬的说道,不留一丝情面。

    执法堂长老气的脸色铁青,笑了起来:“道友也太狂妄了吧,把我们圣莲教当成什么地方?她凌娅只要一天是我圣莲教的弟子,我们就有权利处置她,就是你是他的道侣也无权干涉!”

    “就是。你堂堂玄阴宗长老竟然不知道规矩?太无法无天了!”汪凝脂终于等到反驳风乙墨的机会,毫不客气的说道。

    风乙墨眼睛眯缝起来,怒火一点点被点燃,身上杀气升腾,他不想惹事,却也不能被人欺负到这等地步,正待发火,莲花山上突然阴云密布,电闪雷鸣,劫云密集,竟然有人在这个时候渡劫!

    而且,从劫云的量跟密集程度来看,是元婴雷劫!

    当卓碧云看清楚劫云的位置,惊喜交加,她看向汪凝脂,“是思过崖,是凌娅渡劫,她就要成为元婴修士了!”

    “不可能!”汪凝脂尖叫起来,“当天我就收走了她的储物袋,她没有任何修炼资源,不可能只凭借自我修炼便能够结婴!”

    风乙墨把脸一沉,一伸手,抓向汪凝脂,喝道:“把储物袋交出来!”他认为自己给凌娅的古宝控兽玲、结婴丹等全都被汪凝脂收走了,怒火被点燃,毫不客气的出手了。

    “大胆!”执法堂长老怒吼道,一件拂尘法宝飞出,千丝万缕的丝线刺向风乙墨。

    风乙墨一张嘴,鎏虹追风剑一闪而出,唰的消失在拂尘面前,一下子重重的劈在拂尘之上,上品法宝的拂尘顿时被鎏虹追风剑劈落下去,不等执法堂长老收起,第二击爆发,当当两声,拂尘只承受了三下便断为两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