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凌娅入魔(二更,求鲜花、订阅、打赏)
    ,精彩无弹窗免费!

    极品法宝!

    执法堂长老愣住了,心生贪婪,手掌外翻,凝出一个巨大掌印,向鎏虹追风剑抓去,她竟然想要强行夺了鎏虹追风剑!然而鎏虹追风剑被小蓝所控制,没有风乙墨的指挥,执法堂长老也休想得手,跟她战在一起。

    风乙墨根本不去管鎏虹追风剑,手掌已经伸到汪凝脂的腰间储物袋上,殊不知斜刺出现一个掌印,把他的手击打的偏离出去,却是卓碧君出手了。

    “道友请住手,有话好说!”卓碧君道,即便她也生汪凝脂的气,可是二人都是圣莲教的人,自然要站在一起。

    诸葛丹萍见风乙墨动起手来,连忙后退出数十丈,这种情况,她帮不上忙,反而还是累赘。

    风乙墨怒视着卓碧君,道:“凌娅真是瞎了眼睛,认你这种人当师傅,徒弟都被欺负这样了,你这个师傅做了什么?如果你再出手,可别怪本座不客气了!”

    汪凝脂满脸怒容,心中后悔刚才失言,同时对风乙墨向自己动手感到非常的愤怒,祭出了本命法宝,喝骂道:“小子,你不客气又如何?还没有人敢在圣莲教山门撒野!吃本座一剑!”

    说罢,手中的法宝已经呼啸着向风乙墨劈落下来。

    她的法宝是一件中品法宝,本以为在法宝的攻击下,风乙墨会狼狈的躲避,因为按照常理,一个人是不能控制两件上品法宝,那是因为神识不够用,更何况刚才祭出的还是一件极品法宝,谁知风乙墨根本不躲不闪,而是一步迈出,右手握拳,对准飞来的飞剑一拳轰了过去!

    汪凝脂一愣,转而变成狞笑,这小子是傻了吗,竟然敢用肉身硬接自己的法宝,看我非把他的手臂砍下来不可!

    然而,就听的当!嘭!两声,一件中品法宝被风乙墨一拳轰成了无数碎片,飞溅出去,倒在地上的两名筑基弟子身上中了数十片,顿时死于非命!

    噗!

    本命法宝被毁,汪凝脂神识遭到反噬,喷出一口鲜血,惊骇的后退两步,不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一切。

    不等她有任何反应,风乙墨已经闪身来到她身边,掳走了她腰间的储物袋,握在右手,命令噬灵蚕吞噬了上面的神识印记,汪凝脂再一次喷出鲜血,惊恐万分,对方短短几息便抹去了自己的神识印记,他是怎么做到的?

    风乙墨神识在储物袋里一扫,并没有看到控兽玲,松了一口气,正要发问,空中的劫云忽然消失,风乙墨心中疑虑顿起,元婴雷劫不应该这么短啊,一道龙吟般的长啸从后山传来,接着一道黑色遁光向这里投射而来,遁光消散,显露出一个人影来。

    “凌娅!”风乙墨看清楚来人,叫了起来,此时的凌娅气息强大,已经是元婴修为,可是灵力不稳,一双眼睛泛起黑光,头发飞舞,一双手竟然长出了尺许长的指甲,乌黑发亮,浑身散发浓浓的妖邪魔气!

    不好,这是走火入魔的征兆!

    风乙墨大吃一惊,凌娅不应该这么短时间就冲击元婴,造成道心不稳,如果不及时制止,便会心魔侵体,麽火攻心,落的一个身死道消的下场,可是不等他再一次出声,凌娅一伸手,向寒银花抓了过去:“贱婢,当日你诬陷于我,抢走了我的惊羽飞舟,强行抹去了我的神识,今日你的报应到了!”

    寒银花大惊失色,吓的屁滚尿流,躲在师尊汪凝脂身后:“师尊救我!”

    汪凝脂被风乙墨毁掉了本命法宝,心神受创,正不知如何发泄怒火,见凌娅抓来,立即一挥手,一道指芒射出,轰向凌娅。

    风乙墨担心凌娅会吃亏,同样一指点出,后发先至,嗤的一声,破掉了汪凝脂的指芒。到了这个时候,他并没有生出太大的杀意,不然,这一记阴阳指就会要了汪凝脂的性命!

    被风乙墨这么一拦,凌娅已经抓到了寒银花,把吓的脸色灰白的寒银花带到半空,一只手掐住她的脖子,乌黑的指甲已经嵌入寒银花雪白的脖颈之中。

    “你当日欺辱与我,可曾想过有今天?”凌娅喝问道。

    “凌娅师叔,我错了,我不该被柳如梅那个贱人蛊惑,觊觎你的法宝,不该让师尊出面,强行夺走了你的储物袋,我错了,请你饶了我吧!”寒银花苦苦哀求,为了活命,把柳如梅推了出来。

    下面的柳如梅早就吓的六神无主,当凌娅以元婴身份出现,就打算悄然离开,凌娅另外一只手凭空抓来,一把就把她抓到面前。

    “娅儿,住手,不得伤害同门师妹!”卓碧君见状连忙出声阻止。

    “同门师姐妹?她们抢夺我的宝物时候可曾想过同门师姐妹?她们诬蔑我盗取齐师叔储物袋宝物的时候可曾念过同门之谊?师尊,她们诬陷我的时候,你又在什么地方?这是我最后叫你一声师尊,你的恩情,当日在你洞府门外,凌娅的三个响头已经报了!”凌娅声如啼血,说完这句话,看向面前的柳如梅、寒银花,“我曾经发过誓,当我结婴成功后,便是我洗刷冤屈之日,你们二人当着执法堂长老的面,说一说,是不是你们觊觎我的宝物,冤枉、诬陷我?”

    “是!我们猪油蒙了心,看中师妹、不,师叔您的飞舟法宝,动起了歪念头,跑到师尊那里,请师尊出面,并且在得到齐师叔等人的储物袋后,悄悄拿走了两样宝物,说你贪墨了,这才把你的紧闭延长了五年。我们该死,我们知道错了,请你饶了我们吧!”寒银花第一个开口求饶道。

    凌娅把目光投向已经收手的执法堂大长老,惨然一笑,“许长老,你可知道了真相?当日你可是连一句辩解的话都不听凌娅的,你可有话说?”

    许长老面不改色,“本长老执法铁面无私,当时证据确凿,本长老没有错!”

    “哈哈哈,好一个铁面无私!现如今证据摆在面前,你还死不悔改,堂堂圣莲教就是如此做事的吗?”风乙墨气的大笑,对凌娅招招手,道:“凌娅,下来,大哥带你离开这个不堪之地!”

    凌娅满脸泪痕,摇了摇头,“风大哥,对不起了,凌娅不能跟你走了,我已经入魔,坚持不了多久,谢谢你能来看我,能够临死前见你一面,凌娅知足了!”说完,双手用力,寒银花、柳如梅二人连声都没有哼一声,便化为了两摊肉泥,跌落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