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五级攻击法阵(四更,求鲜花、订阅、打赏)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不好,这是瞬移法宝,大家小心!”元婴后期修士怒吼道:“小子,你连杀我圣莲教两名长老,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此时,数百妖兽已经奔到山门之前,其中有二级妖兽、三级妖兽,还有数头四级妖兽,一个个红着眼睛,不要命的奔圣莲教的众位长老冲去!

    “快,阻止她,不然还会有更多的妖兽听她的调遣过来的!”有人大声疾呼,十余件法宝全都轰向了凌娅,金色鳞片只阻挡了片刻,便被轰碎。风乙墨一闪身,来到凌娅身前,身上的逍遥黄龙甲浮现,为凌娅尽数挡下了所有的攻击,哪怕逍遥黄龙甲防御力强悍,加上他炼体,也被震得气血翻涌,脸色通红。

    妖兽的到来,顿时令所有长老陷入手忙脚乱当中,顾不上攻击风乙墨二人了。

    “风大哥......”抱着必死之心的凌娅见风乙墨冒死替自己挡下了所有攻击,心疼的要命,泪水夺眶而出,紧紧拥住了风乙墨:“风大哥,我不犯傻了,我不死了,我要跟你一起活下去!”她知道,如果自己再坚持死,风大哥也会陪着他!

    风乙墨淡然一笑,轻轻的把一缕散乱的发丝别在她的晶莹剔透的耳朵后面,“傻丫头,有大哥在,怎么都不会让你有事的!”

    “嗯,我相信大哥!”

    “好一对奸夫淫妇,大庭广众下不知廉耻,诸位长老,随我斩杀了这一对贱人,让他们做一对同命鸳鸯吧!”执法堂许长老看不得旁人亲亲我我,怒吼道。

    风乙墨恼怒她胡言乱语,一挥手,三指的五级低阶骨傀儡化为一座骨山,重重的压了下去,三指巨爪一下子就把执法堂许长老抓的粉碎,连元婴都没有逃出来。“呱噪!”

    “啊,不好,五级傀儡,快进入护山大阵!”元婴后期修士大惊失色,转身逃入了护山大阵之中,其他人惊恐万分,一个个逃入阵中,两个倒霉的元婴初期长老却惨死在四级妖兽的爪下。

    失去了目标,妖兽们对准护阵发起了攻击,轰的护阵摇摆不定,里面的人惶恐不安。

    更多的圣莲教修士聚集过来,数名气息强大的修士从山上飞下,众修士向为首一人躬身施礼:“见过大长老!”

    那人是一个元婴巅峰修士,满头白发,肌肤却如同婴儿般光洁,神态威严:“发生了什么事情?”

    卓碧君忙把事情的经过讲述了一遍,便苦着脸站在一旁,听大长老调遣。

    大长老不怒而威,“区区一新晋入魔元婴修士跟一个元婴二层就弄的鸡飞狗跳,还杀了五个元婴长老,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

    “大长老,那个男修有一头五级低阶骨傀儡,一下子就杀了执法堂许长老!”有一名长老心有余悸的说道。

    嗯?

    五级低阶傀儡相当于化神修士,不可能会被一个元婴二层修士所操控!不过当她的目光看到三十几丈高的骨傀儡,顿时惊呆了,果然是五级低阶骨傀儡!

    除此之外,还有百余头妖兽不停的攻击护山大阵,声势浩大,超出了她的预想。

    “卓碧君,把你那个好弟子的本命魂牌拿来!”大长老威严的说道,“哼,有了本命魂牌,她还能翻出天来吗?”

    卓碧君稍微犹豫,还是拿出了凌娅的本命魂牌。凌娅做为昔日的圣女,自然在宗门留有本命魂牌,这样,如果凌娅在宗门外遇到不测,本命魂牌便会碎裂,以示提醒宗门,她遇害了。因为凌娅被剥夺了圣女身份,还被囚禁在思过崖,因此,本命魂牌便交给了她的师尊卓碧君。

    本命魂牌既可以示警,同时,因为有一缕本命魂魄在里面,可以对其元魂有所牵制。

    大长老一手接过本命魂牌,对着风乙墨二人大声道:“你们二人还不住手?凌娅的本命魂牌在本座手中,如果再不住手,本座让她魂飞魄散!”

    风乙墨神识卷动,收了骨傀儡,示意凌娅以控兽玲命令群妖兽停止攻击,“请道友交还凌娅的本命魂牌,我们夫妻二人便离开此地!”

    大长老仰头冷笑:“好一个不知好歹的家伙,真的以为有了五级低阶傀儡便无敌了吗?你们二人大闹我圣莲教,还杀死了五名元婴长老,就想一走了之吗?”

    “你待怎的?”风乙墨眉头一挑,喝问道:“事情道经过你了解吗?作为宗门大长老,是不是应该公平、公正的对待每一个弟子?我的妻子被欺辱的时候,你这个威严的大长老在何处?她即便是普通弟子,也不该有如此不公平的对待!你们的执法堂长老死不悔改,没有一点愧疚之心,如果凌娅不是被你们欺辱到这等地步,她焉能修炼的走火入魔,入了魔道?”

    听到风乙墨的指责,大长老把脸一沉,喝道:“那是她心性不够坚定的原因!人在漫长的修炼过程中,难免会遇到这样那样的挫折、屈辱,甚至是被人背叛、诬蔑、诬陷,如果这么点挫折都承受不了,如何在剩下的千年内更进一步?这也是修炼的一种方式!”

    风乙墨呆了一呆,大长老的话如同醍醐灌顶,令他有了一些明悟,不愧是活了千余年的老怪!

    可是这跟他疼爱凌娅没有任何关系,凌娅是自己的妻子,妻子被人欺辱,自己如果不为她出头,就枉为男人!

    “大长老好口才,即便你说的有道理,可是本座还是要为妻子凌娅讨回公道!本座承认,最后两名元婴长老惨死,是我们的原因,可是汪凝脂、执法堂许长老二人一个纵容弟子作恶,另外一个不明是非,死有余辜!”风乙墨朗声道。

    大长老怒极而笑,“好一个飞扬跋扈的小子,真的以为有了五级傀儡我圣莲教就奈何不了你了吗?布阵!就让你看一看超级修真国的底蕴!”

    说话间,二十八位元婴修士抛出二十八杆五颜六色的阵旗,几乎瞬间就把风乙墨、凌娅以及数百妖兽困住阵旗当中,大阵刚刚成型,便狂风大作,无数火球、雷弧遍布整个大阵之内,还夹杂着一道道风刃,竟然是一座罕见的五级中阶火、雷、风三系攻击法阵!

    数百头妖兽顿时遭了殃,有的被烧死,有的被雷弧轰成了焦炭,有的被风刃劈成两半,须臾,三级以下的妖兽尽数死去,只剩下几头四级妖兽,也是浑身是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