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 林嫣然的娘亲(三更,求鲜花、订阅、打赏)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你、你是人类修士?”女子木然的眼中透露出一丝希冀的神采,坚持了数十年,终于等到人类了,身体散发出一股求生的生机。

    “是,在下风乙墨,因为不畏惧这里的毒烟,因此,受狼王傑风的请求,特来救你们母子二人出去的。”风乙墨道,他取出一粒疗伤灵丹递给女子:“夫人还是简单疗伤,尽快随在下出去吧。”

    女子露出感激的神色,伸手去接灵丹,可是她的目光投向风乙墨身后,手臂一震,僵住了,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惊骇表情,转而变成了惊喜,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

    风乙墨不用回头也知道,是林嫣然到了。他闪到一旁,让林嫣然跟中年女子可以面对面。此时此刻,用脚丫子想也知道,林嫣然跟眼前的中年女子必然有联系。

    林嫣然望着中年女子,满眼的震惊,一步步走来,她眼中,好像看到了年老的自己一般!

    “你、你、你是嫣儿?”中年女子身体摇晃了几下,神情激动,伸出的手颤抖不已,“你一定是嫣儿!”

    林嫣然俏脸无血,蓦地睁大了双眼:“你怎么知道我的乳名?”只要父亲、老祖才称呼她嫣儿,旁人根本不可能知道。

    两行泪水从中年女子眼窝中流淌而出,声音哽咽:“我、我就是你的娘亲啊!”

    “啊?”林嫣然愣住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可是如果不是娘亲,为何二人如此的相似?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如果不是娘亲,为何知道自己的乳名?

    从小,她就被告知,母亲难产死了,由现在的姨娘抚养长大,虽然有时候也曾经怀念过生母,却不曾见过母亲的样子,曾经有一次在父亲的书房里看到一副画,可惜没等看清楚,就被父亲收起来,并且被责骂了一顿。

    后来曾经偷偷的寻找那一副画,却始终没有找到。

    如今,一个长的跟自己八分相似的人突然出现,并说是自己的娘亲,她怎么能不震惊?

    等等,狼王傑风说这里面的是他的夫人跟孩子,怎么变成自己的娘亲了?她看向那个睁着大眼睛看着自己男孩,跟人类没有任何区别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中年女子见林嫣然没有任何反应,眼中透露出绝望,一手掩面,泣不成声,低声道:“娘知道,嫣儿你一时间无法接受,娘不怪你!娘只希望你能看着母女一场的份上,把你弟弟带走,让他过正常人的生活!”

    林嫣然脑海一片空白,根本没有听到中年女子所说的话,作为元婴修士,能够从小男孩身上感受到血脉气息。

    自己跟他有着化不开的血脉!

    “清云,你没事了,太好了,跟本王回去吧。”

    狼王傑风不知何时出现在洞口处,惊喜的叫了起来。

    轰!

    林嫣然宛如被五雷轰顶般怔住了,脑袋里都是“清云”两个字,她的母亲姓邢,闺名就是“清云”,眼前的女人果真是自己的娘亲!

    可是她怎么又成为狼王的夫人?那个男孩就是她跟狼王生下的孩子?

    林嫣然感觉脑袋都快要爆炸了,无法接受,匆忙的来的风乙墨身边,几乎用哀求的声音道:“乙墨,带我走,离开这里,我、我一刻也不想待了!”她无法接受自己的娘亲跟一头狼王一起,还有了孩子,哪怕那个孩子是她一奶同胞的弟弟也无法接受!

    自始至终,风乙墨都冷眼旁观,如今,他已经理顺明白了,中年女子就是林嫣然的亲生母亲。狼王在数十年前,把女人掠夺回来,应该是强行侮辱了她,谁知不幸的是,女人怀有了身孕,便偷偷跑到黑风洞内,凭借洞内的毒烟来躲避狼王的纠缠。

    只不过,狼王似乎十分痴情,数十年如一日的不断想办法把她们母子救出去,可是人与妖殊途,林嫣然的母亲根本无法接受这个把自己抢来的丈夫!

    果然,林嫣然母亲看到狼王傑风,脸色惨白,不断的后退,搂住了儿子,凄厉的叫起来:“你走!我不想看见你,儿子也不想有你这样的父亲,你走!”

    林嫣然手足无措,浑身发抖,把脑袋藏在风乙墨身后,就好像是一只受到惊吓的小鸟:“乙墨,求求你,带我走吧,求求你了!”

    风乙墨叹了一口气,这是狼王一家的家务事,自己不便多管闲事,他向狼王点头,拉住林嫣然向洞口外走去。

    林嫣然母亲邢清云见状,大急,“嫣儿,娘知道对不起你,也没脸见你,娘只求你把你弟弟念然带走,娘走也走到安心了!”说完,浑身嘭嘭的窜出数十道血箭,竟然自断了浑身的经脉,震碎的了丹田,直挺挺的向后倒去!

    林嫣然一呆,疯了一样扑上去,抱住了娘亲倒下去的身体,嘶喊起来:“娘亲,不要啊,求你不要死!”

    邢清云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颤抖着手轻轻抚摸林嫣然的脸颊,“嫣儿长的真美,跟为娘年亲时候一模一样,希望你的命运不要像娘这样坎坷,找一个善待你的好人。”她另外一只手拉过来已经傻了的小男孩的手,放在林嫣然手心中:“替娘照顾好你弟弟,他太可怜了,一出生便在这个地方,不见天日,你要好好的待他!”

    林嫣然泣不成声,刚刚见到了娘亲,就又突然失去了,令她方寸大乱。

    狼王傑风呆呆的望着三个人,不知所措,眼中尽是无尽的哀愁,她宁愿死也不愿意跟自己在一起,自己做错了什么吗?难道就是因为自己是一个妖?他木然的转过身,向洞外走去。

    林嫣然望着母亲充满祈求目光的眼睛,点了点头,垂泪道:“请娘放心,嫣儿一定会好好照顾他的!”

    邢清云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瞳孔扩散,再也坚持不住,脑袋一歪,撒手人寰!

    “娘!!”林嫣然扑到母亲尸体上放声大哭,撕心裂肺的哭声响彻在山洞之内。

    而那个念然的小男孩也趴在邢清云尸体上,呜呜的哭喊起来。他竟然不会说话,只能像野兽一样吼叫,嘴里发出兽吼般的声音!

    风乙墨叹了一口气,人与妖结合后的后代,身体上多少都有些缺陷,他不是没有见过,结拜大哥鱼兴周便是,而眼前的孩子却是无法像正常人类一样说话。

    “林道友,请节哀,还是带着令堂遗体回药王谷吧。”风乙墨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