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 剑丸(五更,求鲜花、打赏、订阅)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不过,风乙墨离开药王谷第一天,便发现了剑堡三名元婴修士的身影,只不过他们没有动手罢了。

    “哼,你们还真的阴魂不散,若是再不知死活的上来,可别怪我不客气了!”风乙墨暗道,他们这么快就跟踪上来,说明一直注意着药王谷,不然也不会这么快就认出自己了。

    可是,他们真的就是为了给剑魂星报仇的吗?如果只是单纯的报仇,大可在自己远离药王谷后,再出面也不迟,为何如此着急,甚至不怕得罪药王谷,就在人家门口盯梢。

    难道剑魂星身上有什么极为重要之物?

    风乙墨取出了剑魂星的储物袋,再一次,认真的检查每一个角落、盒子。最终,在一个毫不起眼的银白色的盒子里,发现了一个鸡蛋大小,银色的金属圆球。

    若是在之前,没有修炼《天罡剑诀》,根本不认识这是什么东西,此时,却真的震惊了。

    这个银色的金属圆球竟然是一枚剑卵,通常被成为剑丸,乃是化神大修士在弥留之际,把自身的一身修为凝缩在本命法宝之中形成的。

    因为剑修的本命法宝就是飞剑,而且到了化神期,本命法宝已经跟肉身合二为一,人就是剑,剑就是人,人剑合一!

    因此,剑丸即剑修的传承!

    这一发现令风乙墨欣喜若狂,他本就为第二元神修炼哪一种功法而费神,如今,有了剑丸,自然可以趁着第二元神还没有结缨,便可趁早让第二元神跟剑丸融合,早日达到人剑合一的境界!

    “看来你们三个人真正的目标是这个剑卵啊。可惜让少爷我先一步发现了,岂能轻易的放过?嘿嘿,没想到剑魂星送了这么一份大礼给我,哪天多给你烧几份纸钱!”风乙墨自言自语道。

    见数里之外有一座低矮的山峰,便催动骨傀儡赶了过去,祭出一件普通法宝,轰出一个临时洞府,随手抛出几杆阵旗,在洞府前组成了一个四级高阶护阵,又放出了三指骨傀儡,然后进入洞府内取出了剑丸,从指尖逼出一滴精血,滴在剑丸之上。

    那剑丸立即好像活过来一样,发出一片凌厉的剑芒,嗖的钻入风乙墨的丹田之中!

    接着,一股强烈的怨念从剑丸中生出,与剑丸合二为一,变成一个灰色的幽魂向风乙墨识海扑去!

    嗯?竟然怨念成形?看来此人死前受到了莫大的冤屈,因此才留下了极大的怨念。

    吞魂虫虫王、修罗黑芯焰同时出现在识海当中,挡住了灰色幽魂,第二元神紧随其后,寻找机会,占据剑丸。

    对于一切魂体类的生灵,吞魂虫最具威胁力,样子狰狞的吞魂虫王毫不犹豫的扑上去,对准那怨念吞噬起来。

    啊!!

    怨念幽魂发出一声惨叫,接着呛的一声,剑丸舒展,变成一把银色蛇形小剑,对准了吞魂虫斩了下去!

    当!!

    吞魂虫王被劈飞,却丝毫无恙的返回,继续吞噬!

    而修罗黑芯焰则毫不示弱的绽放出四层火焰,宛如一朵盛开的莲花,涌向怨念幽魂,顿时令其哀嚎起来,微弱的怨念随时都有被焚灭的可能!

    “这是什么虫子、什么火焰?住手、快住手!”

    怨念幽魂重要承受不起,哀求起来,声音极其虚弱。

    第二元神出现,令修罗黑芯焰包围住银色蛇形剑,道:“你是何人?如果在下没有吞魂虫、修罗黑芯焰,恐怕已经被你夺舍,不能自已了。如果不老实交代,本座定然叫你魂飞魄散,连转世的机会都没有!”

    怨念幽魂惊叫起来:“这就是吞魂虫?难怪......道友请听老夫说。老夫乃是剑堡的堡主剑晨。”

    风乙墨一愣,剑堡的堡主?外面那三个剑堡的元婴修士应该就是奉了堡主之命给剑魂星报仇来的,堡主怎么会成了这个模样?

    就听剑晨继续道:“不,应该是前任堡主。老夫乃是化神中期修为,一心向道,刻苦修炼,把堡中的所有事务全都交给两个徒弟打理。他们二人也没有让老夫失望,把剑堡经营的如火如荼,如日中天。八百年前,老夫开始最长一次闭关,冲击化神后期,正在紧要关头,两个徒弟突然到访,说有重要的事情汇报。老夫不疑有诈,让他们进来。”

    说到这里,剑晨顿了一顿,声音骤然提高,怨气横生,道:“谁知那两个孽徒突然出手偷袭,把老夫打成重伤。如果他们不是为了要获得老夫剑道的传承,或许早就杀了老夫了。为了继承剑道,他们把老夫镇压在洗魂池八百年!八百年啊,老夫经受洗魂水的日夜洗涤,生不如死!如果不是意志坚定,早就被洗去了魂魄,连最后一丝残魂都留不下了!”

    听到这里,风乙墨可以感受到剑晨内心怨气冲天、不甘、愤怒,任凭谁经历过这样的事情,都无法平静,八百年,这么久,自然而然的便生出了怨念,并跟残魂结合一起。

    可是这些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你说完了?该送你上路了!”风乙墨淡淡的说道。

    “且慢!道友,老夫可否跟你做一笔交易?”剑晨连忙道。

    “什么交易?”风乙墨问道。

    “老夫愿意主动放开对剑丸的控制,让道友继承老夫的剑道,不过请你为老夫报仇,杀了那两个孽徒!如果道友不答应,老夫拼着魂飞魄散,也自爆了剑丸,让你无法得到剑道的传承!”剑晨咬牙切齿的吼道。

    风乙墨犹豫起来,如果真的像剑晨所说,他以残魂自爆,识海受损不说,连剑丸都毁了,反正已经跟剑堡势如水火,不如就应下来,找机会替他报仇便是。

    “呵呵,道友说的有道理,既然能得了你的剑道传承,为你报仇也不是不可。不过,本座轻易的说几句话,你会相信吗?”风乙墨道。

    “还请道友以你仙途的名义发一个天誓,老夫自然相信了。”剑晨道。

    天誓,乃是修真界最为严厉的誓言,跟之前端木邪签署的天罚书一样,同具强大的约束力,只不过天罚书约定双方,而天誓则对发誓人进行约束,一旦违背,便会遭到天谴!

    “好,我风乙墨以仙途发誓,获得了剑晨道友剑道传承后,以剑道为剑晨道友报仇,杀了他的两个徒弟!”风乙墨毫不犹豫的以仙途起誓道。

    他说以剑道报仇,等剑道有成的时候,第二元神起码元婴后期才行,因此,还需要数百年的时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