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章 水麒麟认主(三更,求鲜花、订阅、打赏)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不仅仅体修壮汉大惊失色,就来风乙墨也吃惊不小,这是什么法术神通?竟然不怕死?!

    只见两个剑修身形一晃,两把一模一样飞剑的飞来,插入他们的脊背,皆是人剑合一,飞剑变成十余丈大小,一前一后,对准了体修壮汉斩落!

    “本座看你如何同时接的下两记飞天一剑,纳命来!”两个声音从两柄飞剑中传出,根本分不清哪一个是真的,哪一个是假的。

    难道此人练就了第二分身?

    不,风乙墨忽然想起在《乾符》中,有一种灵符,名为“二气符”,乃是以自身精气,幻化出另外一个跟自己一模一样的人来,帮助自己战斗,可以维持半炷香时间,而且,战斗力跟本尊同样!

    也就是说,增加了一倍的战斗力!

    风乙墨连忙施展天眼瞳,攻向体修壮汉的两个剑修顿时出现了差别,前面的剑修没有经脉、骨肉,而是一团精气!

    鸿铭大陆竟然有如此高等级符箓,真是开了眼界了。

    体修壮汉可没有天眼瞳,无法分辨几乎一模一样的剑修,冷汗唰的下来了,他一咬牙,挥动巨斧,迎向前面的巨剑,把整个后背留给了后面的剑修!

    风乙墨看的清楚,知道体修壮汉打算以自身强悍的肉身硬抗后面剑修一剑,只要干掉了前面一人,如果碰巧是本尊,那么就以重伤为代价,胜出!因此,他在赌!

    风乙墨稍微犹豫,便向体修壮汉传音道:“道友,后面之人才是本尊!”既然剑堡已经跟他成为了无法化解的仇敌,那么,他自然不介意假借他人之手除掉剑堡一名半步化神修士了。

    虽然他没有见过剑堡的两个正副堡主,可是直觉告诉他,眼前之人不是剑平之、剑冲之,因为此人半步化神气息还不十分稳定,说明进阶半步化神不久。

    体修壮汉忽闻有人传音,微微一愣,手掌一翻,斧柄旋转,忽然直挺挺向后倒去,斧刃由原来向前改为向后,劈落了下去!

    因为事发突然,人剑合一的剑修无法躲避,体修壮汉的斧头重重的劈在后面的巨剑之上,斧刃雷弧闪动,把巨剑轰飞了出去,而他本身因为后仰,胸门打开,前面的巨剑噗嗤一声,斜着从其胯骨处,把他的两条腿硬生生斩落了下来!

    鲜血喷溅,三人同时落地,只不过前面的巨剑啵的一声像气泡一样破灭了。

    后面的巨剑飞出数丈,便四分五裂,剑修瘦弱的身形滚落,整个胸腹被刨开,连元婴额头上都有一道血痕!

    “你、你是如何发现的?”剑修不相信一个蠢笨的体修有能力发现二气符的奥秘,他不甘心啊。此前,这个笨蛋明显是奔着假身去的,突然变招,猝不及防之下,自己才被劈中的。

    体修壮汉脸色煞白,后怕不已,多亏有人提醒自己,不然,被劈成两半的人就是自己了!他没有想到对方这一剑如此犀利,苦练了数百年的炼体根本挡不住这人剑合一的飞天一剑!

    可是那传音示警的人在何处?

    剑修见体修壮汉根本不回答自己,苦笑一声,嘭的变成两半,这一次,鲜血喷溅,彻底的死去了!

    “蛮牛多谢道友相助,还请现身一见!”体修壮汉忍着疼痛,抱拳道。

    风乙墨想了想,身上散发出一阵青烟,手中装模作样的拿着一张隐匿符箓收入储物袋中,他不想透露自己可以随意变形的地变之易形术。

    剑修见此微微一惊,好厉害的隐匿符箓,这么近都没有发觉,而且此人也太年轻了吧,嗯,才元婴中期修为,怎么可能?

    他惊讶的不是风乙墨的修为,而是仅仅元婴中期修为,根本无法深入妖虫涧这么远,别看只有数十里,各种奇形怪状的妖虫不下千余种,百万之众啊。难道是那隐匿符箓的关系?

    风乙墨抛出两粒续肢丹,道:“道友还是尽快疗伤的好,不然血流过多,就会伤及根本。”

    蛮牛连忙接住,等看清是十分珍贵的续肢丹,不由的大喜过望,一口吞下,血流不止的断腿慢慢的长出两只新的脚,接着是小腿,小腿缓缓延伸,长出了大腿。

    不过,因为失血、断腿重生,蛮牛脸色惨白,毫无血色,可是他非常知足,本以为终身要残疾了,谁知碰到了贵人,赠与了如此珍贵的续肢丹。

    蛮牛一个骨碌,单膝跪地,左手抚在右胸口上,弯腰行礼:“蛮牛叩谢恩人!”

    风乙墨一愣,自己不过是元婴中期修为,蛮牛则是半步化神,算是自己的前辈,之前他以道友相称已经算是不错了,如今又行此大礼,说明此人真性情,直肠子,恩怨分明,知道感恩,连忙伸手搀扶起来。

    “道友不必如此。我与那剑堡之人本就有恩怨,出言相告也是想利用道友之手除掉此人罢了。”风乙墨直言不讳的道。

    蛮牛先是一愣,转而对风乙墨的直白表示敬佩,不是谁都能如此坦荡的说出内心真实的想法的。

    “还为请教恩人的姓名?”蛮牛道。

    风乙墨微微一笑,道:“在下风乙墨,道友不用以恩人相称了,若不嫌弃,称在下老弟、乙墨都行啊。”

    蛮牛心中感激,用力搂抱一下风乙墨,道:“好,我年长几岁,就称呼你老弟了。”他一指水麒麟,“风老弟,我的命是你救的,这个灵宝原本是我们二人联手擒获的,如今,送给你了!”

    听蛮牛如此说,风乙墨不由的感叹,这个蛮牛还真的大方,第一灵泉说送入就送人,旁人就做不出吧。他摆了摆手,道:“这可不行,它是你抓获的,在下岂能夺人所爱?蛮牛道友,不如这样,你放开它,让它自己挑选,如何?但凡灵宝,都通灵,知道主动认主,无论选择谁,都是天意!”

    他嘴上虽然如此说,其实心里却暗想:“对不起了,此宝我势在必得,可是又不能伤了你这个直肠子的人,只能出此办法了。”

    蛮牛竖起大拇指,赞叹道:“风老弟这个朋友我蛮牛交定了,如此宝物竟然不为所动,是条汉子!好,就依照老弟的意思办!”说着,打出一道法诀,收了罩在水麒麟身上的网子。

    水麒麟一翻身,第二次被风乙墨救,自然毫不犹豫的直奔风乙墨扑来,唰的钻入了他的身体内了。

    蛮牛看的目瞪口呆,半晌才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失望道:“看来还是老弟你有福缘,我这个大个子它不认啊,恭喜风老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