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五章 诸葛无为(二更,求鲜花、订阅、打赏)
    ,精彩无弹窗免费!

    “古、古宝?”云骑猎鹰战士嘴巴都合不拢了,伸手抓来,谁知镜子里突然涌出无数青丝,把他的整个人拽了进去。

    接着青光一闪,风乙墨身披铠甲,变成那人的样子,出现在现场,整个过程不足半息!

    可是,云鹰发现了不妥,扇动翅膀就要飞起,谁知风乙墨已经一闪身,落在它的背上,手里多了一个铃铛,轻轻摇晃了两下,狂躁的云鹰顿时温顺下来,驮着风乙墨飞向了远方。

    找了一个无人之处,从缚灵镜内放出了那个金丹修士,施展摄魂术,把其变成了魂奴,从其口中得知齐天宫竟然动用了五组四千名云骑猎鹰抓捕自己,不由得乍舌,他们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吧?

    不过,四千名云骑猎鹰分散开来,一个三级修真国也不过数人,因此他们只能划分好区域,一个人负责几个城,凭借云鹰惊人的飞行速度,不断的飞来飞去,查看通缉的情况。

    这可惜这个云骑猎鹰战士仅仅是一个普通战士,连小队长都不是,知道的不多。

    风乙墨的计划是假扮此人,混入云骑猎鹰战士当中,弄清楚他们是为什么通缉自己,还有齐天宫究竟是有了详实的证据证明是自己杀死了痴行,还是宁可抓错,也不肯放过。

    等问清楚大致情况后,风乙墨乘坐着云鹰,返回了紫烟城。

    紫烟城的城主姓乐,见云骑猎鹰大人去而复返,连忙招呼侍女,准备酒菜,宴请风乙墨。

    风乙墨装作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大吃大喝,然后一抹嘴,就要走,谁知城主悄悄奉上了一个储物袋,风乙墨神识扫过,见里面有百万灵石,不由的暗暗吃惊,区区一个云骑猎鹰战士,就这样贪婪吗?

    “大人,这是一点小意思,还请笑纳!”乐城主谄媚的说道:“请大人回到圣宫,替小的说几句话也就行了。”只要是齐天宫附属的修真国,都不能直呼“齐天宫”的名字,而以“圣宫”尊称,不然要被惩罚的。

    “嗯,你放心吧!”风乙墨大咧咧的收起了储物袋,见乐城主还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便问道:“乐城主还有事情吗?”

    “是这样的,大人,您是从圣宫来的。敝国的王上总要给些面子,小的斗胆请大人替小的在王上面前讨要一个说法。”乐城主脸色浮现出愤懑的表情:“敝国王上,每年总是加大税负,而且,从圣宫划拨下来的灵丹都要克扣两成!弄的我们这些小城敢怒不敢言啊!”

    风乙墨一愣,他曾经假冒赵姓炼丹师五个多月,知道在齐天峰上的齐天宫内,有庞大的炼丹师不停的炼丹,然后把炼制好的灵丹发放下去,从而控制了整个齐天宫境内灵丹的数量,目的就是为了加强对各级修真国的有效把控。因此,才禁止各种灵药种植玉简在市面上流通,就是避免有人大面积种植灵药,摆脱他们的控制。

    一直以来,齐天宫都严格要求,不许下面的修真国私自克扣灵丹,谁知还有像云烟国这样的修真国顶风作案的。

    他看了看身上的铠甲,有了主意,道:“乐城主,你放心,本座会为你讨回一个公道的!”

    乐城主大喜,一揖到地:“多谢大人!”

    ......

    云都作为云烟修真国的都城,位于云栖山脉的巨大山坳之中,三面环山,一面傍水,云气缭绕,风景秀丽,出过许多大文豪,里面的人多温文尔雅,儒家气息浓郁。

    云都距离紫烟城只有三千多里,乘坐着云鹰,一个多时辰便到了。

    虽然云都有其他云骑猎鹰战士负责,可是云烟国的王上也不敢怠慢风乙墨,早早率领一众大臣迎了出来。因为每一个云骑猎鹰战士都代表着圣宫!

    “诸葛无为见过大人!”云烟国王上诸葛无为看到云鹰降落,上前拱手一礼。

    听到诸葛无为四个字,风乙墨一愣,在大陆所见过的人中,姓诸葛的非常少,目前只有诸葛丹萍一人而已,对了,孟尝曾经说过,诸葛丹萍的爷爷就叫诸葛无云,眼前的诸葛无为七十多岁,因为修炼至金丹初期,看起来四十多岁的样子,莫非他们之间有什么联系?

    似乎觉察到风乙墨疑虑的目光,诸葛无为心头一颤,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连忙又是一礼:“大人光临云都,令云都蓬荜生辉,不知有何事可以为大人效劳的?”

    风乙墨犹豫一下,问道:“你可认识诸葛无云?”

    什么?诸葛无为惊呆了,忽然,神情激动起来,一把抓住风乙墨的手:“大人、大人在何处见过我家兄长?”随即意识到自己唐突了,连忙松手,道歉道:“对不起,是下官冒犯了。”

    跟在诸葛无为后面的大臣们无不惊讶,他们可是从来没有见过王上如此失态的。

    听诸葛无为如此发问,风乙墨心中了然,果然有联系,一挥手,道:“咱们里面说话。”

    “是,是是!大人里面请!”诸葛无为连忙躬身引路,既然算是故人,那么他就放了一半心了,即便有什么错误,总不能太为难自己啊。

    进入王宫之中,来到大殿之上,诸葛无为把风乙墨让到主位上,自己则小心翼翼的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大人,请吩咐!”

    一直,他都保持着谦卑的态度,显得十分低调。

    风乙墨纵观整个王宫、大殿,也都是十分朴素,并不奢华,不像是一个奢靡、贪婪之人,怎么会克扣下面的灵丹呢?

    “吩咐不敢当,只是昨日在紫烟城,乐城主向本座诉苦,说每个月的下放灵丹的数量都不足,不够他们城的用度,因此本座才来云都询问询问。”风乙墨开门见山的说道。

    诸葛无为一愣,脸色变了,扭头看向身后站立的大臣,目光落在其中一人身上,厉声问道:“杜松,可有此事?”

    杜松年纪四十多岁,此时早已吓得脸色惨白,双腿战栗了,听诸葛无为喊自己的名字,扑通瘫软在地上:“王上,饶命,臣知错了!”

    风乙墨看那个杜松不是修士,只是普通俗人,浑身上下没有一丝一毫的法力,他克扣灵丹所为何来?

    诸葛无为把脸一沉,喝道:“来人,把杜松拖出去斩了!”

    “是!”

    自有两名武士上前,拖拽着已经傻掉了的杜松走出大殿,来到王宫之外的广场上,手起刀落,杜松的人头就落了地,整个过程不足半炷香时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