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七章 银川儿报仇(四更,求鲜花、订阅、打赏)
    ,精彩无弹窗免费!

    沙刚垂头丧气,在这个阴暗潮湿的牢房内,他已经被关押了快三年了,心头无限的委屈,不就是强暴了银川儿吗,她不是没有死吗,娶回来不就行了?

    这个地方他可是受够了,哪里有外面那么逍遥快活?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正在烦躁的徘徊,外面传来脚步声,沙刚看去,却是母后来了。他的生母因为修炼走火入魔,坚持了数年,最终还是陨落了,被鲨鱼王安葬在当初相识的地方。就是因为寻找无根冰心竹,鲨鱼王才深入北疆场,跟人类修士打了一仗,差点死了。

    这个母后是后娶回来的。

    而且,自从沙刚生母去世后,鲨鱼王的性情大变,开始喜欢女色了。

    “我儿,有喜事啊,大喜事!”沙刚母后眉开眼笑的说道。

    沙刚眼睛一亮,“母后,是不是父王要放我出去了?”

    “是,也不是!”母后笑道。

    沙刚眉头一皱,“母后,是什么意思?你快说啊,都急死我了!”

    “银川儿那个小丫头来了,说因为跟你有了关系,没有办法嫁人了,要跟你成亲。你父王让母后我过来问一问你,如果你愿意娶了银川儿,就放你出去,如果不愿意,就一直在里面带着吧。我儿,你可愿意?”母后问道。

    “愿意,当然愿意!”沙刚忙不迭的点头,这么好的事情怎么会不同意,只要能从这里出去,别说漂亮的银川儿了,就算是一头母夜叉,他也愿意娶了,以后休了便是。

    “好!母后这就回禀你父王去!”

    “母后你快点啊!”

    “呵呵,你这孩子,真是急性子!”

    ......

    北海鲨鱼王宫殿内张灯结彩,喜气洋洋,到处都是欢声笑语,沙刚咧着大嘴,不停的穿梭在海妖之间,举杯畅饮,三年了,终于得到了自由,终于可以畅快的喝酒、吃肉了。

    而且,在新房内,还有一个娇滴滴的美人等着自己呢,想起银川儿,他的腹部就升起一股热流,欲火焚身,连忙喝干了杯中酒,把酒杯一扔,直奔后堂的洞房而去。

    满布红色绸缎的新房内,银川儿头盖红盖头,一双手插在袖口之中,因为紧张而浑身微微发抖,手指因用力而苍白,在其手中,是一把匕首,就等沙刚出现,便一刀结果了他的性命!

    只是,她感觉身体越来越虚弱,这具身子跟魂魄的排斥越来越强烈,要不了多久就会魂飞魄散,因此才急着匆匆赶到北海,找沙刚报仇。

    嘭!

    新房的门被推开,沙刚醉醺醺的摇摇晃晃的走了进来,色眯眯的看着身形窈窕的银川儿,脑海中出现此前强暴她时候的挣扎情景,他的内心更加火热,踉跄的扑了上去:“美人,等着急了吧,本皇子来了!一定会让你舒服的大声呼叫的!”

    然而,银川儿没得他扑到身上,一闪,来到桌边,自己掀开了红盖头,端起桌子上的酒壶倒了两杯酒,递给沙刚一杯,柔声道:“大皇子殿下,咱们二人已经是夫妻,就不要如此猴急,先喝一杯交杯酒吧。”

    烛光之下,一身红衣的银川儿娇艳欲滴,肌肤白皙,更胜往昔,看的沙刚怦然心动,一伸手抓住了银川儿的皓腕,接过酒杯,却没有松手的意思,直接环臂,更银川儿喝了一杯交杯酒,然后突然发力,把银川儿拽到怀里,脑袋凑到银川儿耳后,深深嗅了一口,陶醉般呻吟道:“真香!娘子,咱们早些歇息吧!”说着就要撕扯银川儿身上的衣服。

    银川儿只感觉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打了一个冷战,连忙挣扎着起来,又倒了一杯酒,双手递过来,“大皇子,好事成双,怎么只能喝一杯呢,妾身敬你一杯!”

    沙刚眯缝起眼睛来,虽然喝了不少酒,脑袋晕乎乎的,可是他还是感觉到今天的银川儿比较反常啊,她之前可不是这样,拼死抵抗,不然自己也不会错手杀了她,弄得两家成了死敌。

    他接过酒,却没有喝下,而是看着银川儿,道:“是不是酒里有毒?你想报仇?”

    银川儿淡然一笑,拿过酒杯一口喝干了,又重新给沙刚倒了一杯,“这下你放心了?”

    沙刚舔了舔嘴唇,刚才银川儿喝酒时候,露出白皙纤细的脖颈,在红妆的映衬下,十分诱人,红唇、美人,加上美酒,沙刚头脑一热,拿起酒壶,一仰头,所有的酒全都灌入嘴里,然后把酒壶一扔,抓过银川儿,就强硬的向床上拽去。

    银川儿此时有些急了,她有了上次痛苦的经历,这一次死都不会让这个歹人得逞的,可是她的力气根本没有沙刚大,根本挣不脱,眼看就被拖拽到床上了,而那毒还没有发,她灵机一动,哎呀一声倒在地上。

    沙刚搂着银川儿柔软的身子,半边身子都酥了,根本没有想到银川儿会跌倒,见状,连忙伸手去搀扶,谁知脑袋一晕,一头栽倒在银川儿身边。

    自己不胜酒力了?

    蓦然,沙刚感觉鼻孔里有什么东西流淌出来,伸手一摸,却是两道黑色的血液。

    毒!

    沙刚打了一个冷战,酒也醒了,惊骇的看着旁边的银川儿,忽然想起银川儿的身份:银龙蛇!

    蛇本身就拥有剧毒,更何况是龙蛇,即便她喝了毒酒,也会比自己毒发的慢,她要杀了自己!

    “你要杀我?”沙刚忽然平静的问道。

    “对,我想你死已经四年了,从被你凌辱至死的时候就开始,无时无刻不要你死!”银川儿咬牙切齿的说道,美丽的面孔因为愤怒而扭曲:“虽然我重塑肉身,可是不是我自己的,更何况,你这个畜生给我造成的伤害不是肉身的上的,而是这里!”她指了指胸口,“我感到肮脏,活着的目的就是要杀了你报仇!”

    唰!

    银川儿抽出匕首,对准沙刚的胸口刺了过去!

    眼看匕首就要刺中沙刚,倒在地上中毒的沙刚突然一扬手,一道赤光从其手中飞出,落在银川儿身上,银川儿顿时感觉四肢僵硬,无法动弹分毫!

    这是什么?

    沙刚抹了抹流淌的毒血,挣扎着从地上爬起,伸手抱起银川儿,向床走去:“呵呵,你没有想到吧,母后担心你加害与我,悄悄给了我一张人类的定身符。先让本皇子逍遥快活后,再送你上路!”

    银川儿不能动,眼中几欲喷火,却只能留下悔恨的泪水,自己还是小看这个畜生了,难道还要经受上一次不堪回首的痛苦经历?

    “果然是畜生!”就在银川儿绝望之中,房间里突兀的响起一个声音。

    “是谁?”沙刚大吃一惊,猛然回身,然而,他的身子转过去了,可是脑袋还是朝着新床,接着骨碌一下,从脖颈上掉落,脸上尤带着震惊的表情。

    噗!

    鲜血喷出数尺,身体这才跌倒,连同他怀里的银川儿一并噗通摔在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