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三章 见到义兄(十更,求鲜花、订阅、打赏)
    ,精彩无弹窗免费!

    “找!都去找,必须找到他!”鲨鱼王跳着脚咆哮道。

    “是!”

    所有海妖四散开,寻找风乙墨的踪影。

    在珊瑚群中,一条黑色的游鱼冷眼看着到处乱窜找人的海妖,冷笑不已,“找吧,找几天也休想找到小爷!”就在变化成黑鱼瞬间,风乙墨就以修罗黑芯焰包裹住了飞天神爪,以免再被鲨鱼王感受到。

    这条黑鱼自然是风乙墨变化的,刚才,他趁着修罗黑芯焰燃烧了海水,冒出大量水汽,遮住了所有海妖的目光,收了吞魂虫、鎏虹追风剑、修罗黑芯焰、八阵图,变成了一条黑鱼,躲在珊瑚中。

    因为体内妖丹的存在,只要他变成其他生灵,便会掩盖了身上人类气息,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海妖们找遍了方圆百里,也没有发现那个人类的影子,气的鲨鱼王暴走不已,实在是弄不明白,那个人类是如何凭空消失的,而且,对于断臂的感知也凭空消失了,无法感受到大致方位了。

    半天时间,几乎把附近都翻了几遍,没有任何结果,鲨鱼王只能让众海妖全都散去,转身向珊瑚群深处行去。

    他浑然没有注意到一条黑鱼跟在他不远处。

    鲨鱼王来到一处密集的珊瑚丛前,左右看了看,见没有任何人,取出一面令牌,对准一簇紫色的珊瑚微微一晃,紫色珊瑚哗啦啦闪开,露出一个洞穴来,他弯腰钻了进去。

    就在紫色珊瑚即将关闭之际,黑鱼快速的游了进去。

    里面没有水,完全是一个封闭的空间,就像莲儿的怡然居一样。

    “主人,您来了!”刚刚进去,一个风乙墨熟悉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却是被鲨鱼王生擒活捉的左山!

    难怪此处有禁制保护入口了,可是他一个人类元婴修士,怎么能认鲨鱼王为主呢?

    “嗯,情况怎么样?那小子还老实吗?”鲨鱼王问道。

    “回禀主人,老奴一直盯着他呢,每天炼制十几件法宝,用不了十年,便会给大王打造出五万适合海妖大人使用的法宝了。”左山谄媚的说道。

    “十年?太久了!从明天开始,不,从现在开始,让他一天炼制三十件法宝,五年内,本王要组成五万大军!”鲨鱼王皱了皱眉头,十分不满的说道。

    左山一呆,一天炼制十几件法宝已经是超出常人十数倍了,主人还不满吗?可是嘴里还是说道:“是,主人!”然后弓着腰,跟在鲨鱼王身后,向洞内走去。

    没有了水,风乙墨这条鱼只能落在地上,也不能动,只能等鲨鱼王、左山走远,这才恢复了原貌,取出一张隐匿符箓贴在身上,悄悄的向里面潜去。

    里面的空气略微潮湿,通道完全是人工开凿出来的,到处都是刀削斧凿的痕迹,洞壁上是荧光石,照耀在凹凸不平的地面,而且越往里,温度越高。

    既然义兄鱼兴周在此地炼制法宝,应该就有一处地火。

    就在前行了数十丈后,风乙墨在右侧发现了一个封闭的小门。通过阴阳诀,可以感受到里面有微弱的生命气息,是谁被关押在里面?

    风乙墨停住身形,展开天眼瞳,眼中的道韵纹路闪出精芒,那石壁墙面慢慢的变成了透明,看清楚里面的场景。

    一个男子趴卧在地上,早已经没有了气息,死去多时,肉身都已经开始腐烂,在他身边,是一个半人半鱼的奄奄一息的妇人,正是义兄鱼兴周的母亲帕雅,而那死去的人应该就是他的父亲!

    风乙墨毫不犹豫的打开了小门的禁制,钻了进去。

    “是、是谁?”鱼兴周母亲听的开门声,蓦然转过头,风乙墨震惊的发现她的一双眼睛竟然被挖掉了,只留下两个孔洞,还流着脓血。

    “伯母,我是风乙墨,是义兄鱼兴周的结拜兄弟,我来晚了!”风乙墨心情沉重的说道,鲨鱼王也太狠了,居然把自己的亲妹妹害成这样,简直不是人!

    “是你!”帕雅惊喜的叫起来,挣扎的想要爬起,可惜身体太虚弱,几下都没能爬起。

    风乙墨连忙上前搀扶:“伯母,是谁害的你们?”虽然心中确定是鲨鱼王,可是他还是想要听帕雅亲口说出来。

    帕雅凄惨一笑,道:“还能是谁,我那心狠手辣的兄长啊!”

    风乙墨右手不禁握紧,恨不得亲手杀了鲨鱼王!

    “伯母,你感觉怎么样?能坚持一会儿吗,我先去里面想办法把义兄救出来,再过来救你!”风乙墨取出一粒疗伤灵丹,递过去。

    帕雅摇了摇头,没有接灵丹,而是扭头,把脸朝向了鱼兴周父亲尸体,脸上竟然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不用了,周儿能有你这样的兄长,真是庆幸。我不行了,如果不是想再见一见周儿,早已经随他去了。我们虽然一个是人类,一个是妖族,可是我们两个真心相爱,相敬如宾,他为了找我,不远数万里来到死亡之海,而且被困于此数十年,能有他相伴最后时光,知足了。”

    “如果带着我,势必会成为你们的累赘,伯母只求你,在我们死后,安葬在一起,远离这片死亡之海,寻一处安静的地方,让我们二人永远在一起!”说到这里,帕雅的气息越来越弱,一只手慢慢的伸向了鱼兴周的父亲。

    风乙墨眼含热泪,把帕雅轻轻挪过去,让两个人的手牵在一起,帕雅带着幸福的微笑,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这两个多灾多难之人终于在一起了!

    风乙墨只感觉胸口中有一团火在猛烈燃烧,快要炸开了一般。

    “鲨鱼王......”他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只是满含愤怒的吐出三个字,平复了一下心情,取出一具石棺,把里面的僵尸挪开,小心翼翼的把二人尸体放进去。

    离开了石室,风乙墨继续沿着通道向前,又走出百丈,里面的空间豁然开朗,是一个巨大的洞穴,里面有数个冒着火焰的炼器台,除了左山之外,当初追杀风乙墨的其他几名修士也有数人在不停的忙碌着,最里面的炼器台站着的却是熟悉的义兄鱼兴周!

    此时,所有人都在不停的引动地火,炼制一个个兵器胚胎,前面几人逐一的提炼材料,熔化各种材料,轮到最后,鱼兴周负责塑型,出成品,几个人把法宝的炼制过程形成了流水线!

    许久不见,原本英俊的鱼兴周蓬头垢面,面容憔悴,双眼布满了血丝,好像许久都不曾休息过一般,看了让人心疼。

    鲨鱼王就站在鱼兴周身边,看着他变换法诀,一块柔软的胚胎在其手中很快就变成了一个杆长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