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五章 灭杀使者(七更,求鲜花、订阅、打赏)
    ,精彩无弹窗免费!

    “虚家老祖,此地之人是你们虚家的何人?”无妄商盟的使者傲然问道,眼中贪婪之色一闪而过。他经常出入各个修真国,见识广博,从那一闪而逝的异香来看,里面应该有惊人的灵药出世,没想到墟鼎城一行,会有如此机遇。

    墟鼎一愣,他怎能没有听出使者的意思,心中一动,看向虚行,问道:“虚行,此处是谁?”他明知故问的一问,就是要给使者设下一个陷阱。

    虚行心领神会,躬身一礼,“回禀老祖,待弟子好好查阅查阅。”

    “不必了,闯进去不就知道了?”使者有些迫不及待的说道,上前一步,伸手就要推门,而墟鼎、虚行二人并没有出手阻拦的意思,无不心中冷笑,小子,你离死不远了!

    果然,就在使者的手快要接触到门的时候,隔壁的房门开启,银川儿妙曼的身姿出现,这一次,她没有带面纱,露出了俏丽的容貌,清秀可人,那使者不由的半转身子,呆住了,手停在半空,虚家还有如此美丽的女弟子?他浑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手距离银川儿鼓鼓的胸部只有半尺距离。

    银川儿见使者的手停在自己胸口不远处,心中恼怒,可是脸上却笑靥如花,展颜一笑,“这位是谁啊?”

    她的声音清脆甜美,加上美丽的笑容,令使者色授魂与,神不知鬼不觉的把手伸向了她的俏脸:“小娘子又是哪一个?”

    银川儿勃然大怒,敢调戏自己,玉手一翻,直奔使者的手臂斩了下去。风大哥说不许随便杀人,却没有说不能伤人,这个人如此无礼,教训他也是应该的。

    使者没有想到眼前的美人会突然动手,猝不及防,伸出的手臂应声而落,鲜血顿时喷溅出来。

    啊!

    使者惨叫起来,脸上带着不信、愤怒,咆哮起来:“臭婊子,你敢伤我?难道不知道本座代表无妄商盟吗?你们虚家完了!”

    银川儿听他污言秽语的辱骂自己,把脸一沉,唰唰连挥三下,使者的剩下的一条手臂、两条腿全都脱离,仅剩下一个躯干跌落在地上,此时,他感到了害怕,大叫起来:“你们不能杀我,我是无妄商盟的使者!”

    “呱噪!”墟鼎一掌拍了下来,使者就变成了一滩肉泥,死得不能再死了。

    “银仙子,还请转告风道友,虚某一定不会让人打扰了他的闭关清修,告辞!”墟鼎说完,带着虚行转身离去,嘴角洋溢着一丝微笑,既然是风乙墨手下的银川儿先动手,那么两个人已经绑在虚家这艘船上了。

    银川儿似乎也意识到什么,有些恼怒,“哼,人类就是狡猾,没有一个好东西!”

    此时,风乙墨正在专心致志的跟第二元神祭炼第二分身,自然不知道外面的事情。

    悬浮在半空的肉型芝身体浮现出一层层灵力,转进转出,肉型芝正在慢慢的出现了人的四肢模样。

    看样子,想要彻底转换成人形,还需要一定的时间。

    ......

    自从杀了无妄商盟的使者,墟鼎就命令虚家弟子提高警惕,并派人联系独一商盟,期望独一商盟能够派人来,可是两天了,派出去的人杳无音信,令墟鼎担忧起来。

    第三日,几道强大气息突然出现在墟鼎城之上,却是五名元婴修士。

    “大胆的墟鼎,还不快快出来受死!”其中一名元婴中期修士凌空爆喝道。

    墟鼎叹了一口气,该来的还是来了,可是如果让他一个人面对五名元婴修士,打死他也不会如此愚蠢,匆忙的来到风乙墨的住处,并没有急于叩门,而是静静的站在门外。

    里面的第二分身祭炼已经到了紧要关头,四肢、躯干已经完全成型,面部的五官轮廓出现了大致,模糊的看起来跟风乙墨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只要五官能够清晰的浮现,双目睁开,就完成了祭炼!

    空中的五人见虚家迟迟没有人出面,不由的心头火起,这虚家也太狂妄了,杀了使者不说,还如此藐视他们,说话的元婴中期修士哼了一声,抬手一记巨大的手印向虚家大院印了下去!

    此人已经是元婴中期巅峰,气息强大,手印变成十几丈大,卷动了四周的劲风呼啸而来,虚家大院内的花草树木被吹的摇摆不定,许多弟子吓的面如土色,趴在地上,一动不敢动。

    墟鼎面不改色,一直站立在风乙墨房间外面,他相信,最后时刻,风乙墨必然会出手!

    可是,那巨大手印越来愈近,威压逼人,如果再不出手相抵,必然会造成巨大伤亡。

    墟鼎叹了一口气,莫非自己想错了?风道友独善其身,不管他人的死活?

    就在墟鼎准备出手时候,一道惊人的光柱从房间里飞出,那巨大的手印顿时湮灭,而光柱未止,直接轰在元婴中期修士身上,那修士连哼都没哼一声,立即灰飞烟灭!

    突如其来的变化,不仅让其他四名元婴修士愣住了,就连墟鼎也满眼的惊骇,刚才那一道光柱的威力明显超出了元婴期修士的攻击力量,那是什么?

    莫非、莫非是化神期老祖?

    墟鼎打了一个冷战,冷汗涔涔,整个后背都湿透了,好像自己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

    “滚!谁敢打扰本座闭关,那个就是他的下场!”宛如炸雷般的声音响彻在墟鼎城上空,吓得其他四名元婴修士落荒而逃,他们做梦也想不到墟鼎城竟然有化神修士!

    扑通!

    墟鼎跪在门口,大气也不敢出一下,四周静悄悄的,没有风乙墨的命令,他也不敢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方面打开,风乙墨走了出来。

    在墟鼎眼中,风乙墨依旧是金丹后期,可是他再也不敢有任何其他心思,依旧恭敬的跪在地上:“晚辈有眼无珠,还请前辈恕罪!”

    风乙墨哼了一声,“本座最不喜欢被人利用,话可以当面说清楚,而不是要搞阴谋。银川儿年少无知,却不代表本座不会洞察分毫,仅此一次!”

    “是,是是!晚辈知错!”墟鼎汗流脊背,连声应诺,却也松了一口气,看来前辈不是性情乖张之人,动辄杀人。

    不过,他总感觉眼前的风前辈跟之前的不一样,整个人看起来就好像一把锋利的宝剑,器宇轩昂,宁折不弯。

    “你下去吧,本座还要继续闭关半日,今夜你过来!”风乙墨道。

    “是,晚辈告辞!”墟鼎连忙从地上爬起,退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