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一章 重回天机城(一更,求鲜花、订阅、打赏)
    ,精彩无弹窗免费!

    风乙墨回到房间,在主位上赫然还有另外一个风乙墨,正笑吟吟的看着他:“老二,怎么样?”

    那座位上的正是本尊,而刚刚跟墟鼎说话的却是刚刚祭炼成功的第二分身!为了区分,风乙墨就把第二分身称为“老二”。

    “嗯,还不错,这具肉身本座非常满意!”第二分身低头看了看,道。

    “你刚刚融合,还需要进一步巩固,就在此地安心闭关。对了,这万虫巢、鎏虹追风剑都给你使用,圣元丹等各种灵丹自取,希望你能早日结缨,也好助我一臂之力!”风乙墨放出了万虫巢、鎏虹追风剑,第二分身也毫不客气的收了。

    他是剑修,最适合使用飞剑,更何况,风乙墨还有东林钟、缚灵镜、八阵图、黑蜂针、净明伞等其他法宝,不乏攻击手段。

    之后,风乙墨又布置了一座聚灵阵,让第二分身修炼,便来到银川儿的房间,给她灌输了阳气。

    两天没有灌输阳气,银川儿脸色灰暗了许多。

    “风大哥,咱们什么时候走?这里好像没有赤阳莲的消息。”得到了阳气滋润,银川儿的脸色好了一些,问道。

    “再等两天,如果没有消息,咱们马上就走。”风乙墨道,他打算把虚家收了,既然墟鼎耍阴谋,那么也就没有必要太客气了,以摄魂术控制此人,权当再收一个魂奴罢了。

    “好,银川儿听风大哥的!”银川儿有些幽怨的说道。

    当天夜里,墟鼎来到风乙墨的房间,因为之前先入为主的认为风乙墨是化神老怪,不敢有任何忤逆之心,因此风乙墨毫不费力的就以摄魂术控制了他,命令他全力搜查赤阳莲的下落。

    两天后,风乙墨得到了虚家反馈的消息,在数十年前,天机城的一场拍卖会上,出现过一次赤阳莲。

    风乙墨确定了消息的准确性,立即带着银川儿、凌娅离开了墟鼎城,不过他还是留下了一具五级低阶傀儡,帮助墟鼎壮大虚家的势力。

    四具五级傀儡,自爆了一具,留给诸葛无为一具,此时再留下一具,他仅剩下一具三指骨傀儡了。

    看来还得想办法炼制几具才行,必然不够用的。炼制手段他不缺,缺少的就是完整的五级妖兽骸骨。

    当风乙墨领着两个千娇百媚的女子出现,虚家上下虽然好奇,却不敢说什么,因为虚家老祖对风乙墨毕恭毕敬,完全就好像奴仆一样。

    凌娅因为已经形成了肉身,便不用藏匿在天络石之中了。而且,因为转换成了肉身,不惧怕阳光,可以放心大胆的行走,可以吸收环境中的灵力,有助于与修为提升。

    三人离开了墟鼎城,坐上惊羽飞舟,直奔天机城而去。

    十数年前,风乙墨曾经大闹天机城,还偶然间成了天机门的门主,不知道藏于沼泽内的羽玲珑她们怎么样了,还有天超那个老家伙。

    ......

    十几天后,风乙墨三人再一次来到天机城,在路上,风乙墨为凌娅特意炼制了一件极品法宝,名为玄阴鞭,主要材料都是在云雾山获得的炼器材料。那黑冥王拿出来的吸引众修士的材料都是偏重阴属性,正适合凌娅这样的鬼修。

    为了进出方便,凌娅、银川儿都带着面纱,遮住了绝色容颜。

    “相公,我想吃糖葫芦!”刚刚进城,凌娅就指着叫卖糖葫芦的小贩说道。自从失去了肉身,变成魂体,就没有尝过人间美味,这一次重新生出实体,自然要好好品尝一番了。

    风乙墨心疼凌娅,大手一挥,“好,娅儿你想吃什么,风大哥就给你买什么,放开量的吃!”

    “谢谢相公!”凌娅大喜,雀跃的跑过去,拿了一串,掀开面纱吃了起来。

    银川儿见二人如此恩爱,心中吃味,自己怎么就没有碰到这样的人疼爱自己呢?

    凌娅见银川儿脸色不好看,拿了一串递给她:“银川儿妹妹,你也吃。”

    “谢谢凌娅姐!”

    两个美女吃糖葫芦,令糖葫芦小贩四周生意好了起来,特别是几个纨绔子弟,望着二女露出的晶莹洁白的下颌、脖颈而发呆,窥一斑而知全貌,光看这么漂亮的脖颈,众人就知道这两个女子容貌惊人。

    一个身穿华服的年轻公子壮着胆子上前一揖:“小生冒坯江,冒昧的想请二位小娘子共游菱湖,在下也好为二位娘子赋诗一首。”

    听了年轻公子文邹邹的言辞,凌娅、银川儿不由的嗤笑不已,笑声银铃般传播出去,顿时引得众位年轻公子心中好像长了草一般,抓心挠肝。

    银川儿有心捉弄那冒坯江,伸出葱白一般的手指,在其胸口戳了戳,柔声道:“公子若是有心,就先买了所有糖葫芦,跟着我们姐妹便是。”

    冒坯江大喜,连忙掏钱买下了所有糖葫芦,穿着华服扛着草靶子,跟在身后,完全不伦不类,同样无视了风乙墨这个人。

    其他公子见状,无不捶胸顿足,后悔晚了一步。

    最高兴的当属糖葫芦小贩,拿着钱高高兴兴的回家了。

    四人两前、两后,风乙墨跟冒坯江好像成了跟班,两个女子说说笑笑,但凡见到好吃的,都让冒坯江买了,而冒坯江傻傻的,好像还十分享受的样子。

    四人穿过了繁华的街道,来到一片碧波荡漾的湖畔,湖心中有几艘楼船在游弋,岸边码头上还停泊了几艘,冒坯江连忙上去,掏钱租了一艘,并把肩膀上的糖葫芦草靶子交给了楼船上的小二,向银川儿、凌娅二女一伸手:“两位小姐请上船。”

    谁知银川儿看向风乙墨,道:“风大哥,你看......”

    一路上,风乙墨看出这个冒坯江人不坏,只不过拥有世俗公子的风流倜傥,愿意结交美人、公子,肚子里颇有一些文墨罢了,点点头:“既然冒公子盛情,咱们也不好驳了他的面子,上去吧,一路舟车劳顿,也趁此机会好好休息休息。”

    “是!”银川儿乖巧的迈步上了楼船,回手一拉凌娅,翩然而上。

    冒坯江呆了一呆,这才正视风乙墨,见风乙墨外表俊朗,丰神如玉,却又显得极为普通,仿佛在任何环境中都能与四周融为一体,不显突兀,又特立独行,连忙一礼:“原来是风大哥,冒坯江这厢有礼,请风大哥上船。”

    风乙墨微微一笑,迈步上船,冒坯江这才随后跟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