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四章 老道(一更,求鲜花、订阅、打赏)
    ,精彩无弹窗免费!

    羽玲珑报以苦笑,回答道:“当然不是,我们一共换了七个地方,除了要躲避毒沼中的毒虫、妖兽,还有一些结队进入毒沼寻宝之人,如果不是老祖留下了珍贵的地图,我们这些人早就死了。”

    “天超前辈呢?”风乙墨问道。

    “老祖他老人家陪我们待了几年就走了,说是去寻找合适的夺舍对象,如果再不夺舍,元婴就溃散了,至今没有回来。不过,他老人家临走前,说门主您肯定会回来接我们的。”羽玲珑回答道。

    风乙墨十分诧异,天超是如何如此确定自己会回来?难不成天计策真的能够未卜先知?

    他见羽玲珑几人衣不遮体,连忙从须弥镯内取出几套衣服递给她们,让她们换上。

    很快,穿戴整齐的羽玲珑返回,看到风乙墨身后的毒蝎鳄大为震惊,此时,才感觉到风乙墨已经是元婴中期修为,更是惊讶的张大了嘴巴。这么多年过去,羽玲珑等人依旧还是金丹期,只有羽玲珑一人到了金丹十层,其他几人都是金丹中期。

    “门主,咱们是要出去吗?”羽玲珑问道。

    风乙墨想了想,羽玲珑只有五人,实在是太过单薄,除了招纳人手之外,最快的方法便是增加傀儡,每个人控制十个傀儡倒也不错。

    想到此,当即祭出了修罗黑芯焰,无数块四级炼器材料,开始炼制傀儡。

    在羽玲珑等人震惊的目光中,风乙墨以极快的手法,半炷香时间便炼制出一具三级高阶金属傀儡,因为他已经是禁制、阵法大宗师,百脉通灵阵更加完善,并加以修改,让傀儡完全跟人类几乎是一模一样,且都是三级高阶中的顶级!

    到了傍晚,满满的五十个傀儡就摆放在羽玲珑等人面前。

    “你们五人,每人炼化十个傀儡,可以增强你们的实力。”风乙墨道。

    “是!”羽玲珑等人欣喜若狂,连忙各自取了,炼化去了。

    风乙墨想了想,取出了五级炼器材料,又炼制了五个四级低阶傀儡,并没有最终成型,而是等羽玲珑五人出来,要了她们五人的精血,以血炼之法,完成最后一步,这样一来,她们以金丹修为,勉强可以驱使四级低阶傀儡了。

    羽玲珑等人对风乙墨表示了感激,这个门主还真的没有白认,老祖的目光如炬啊。

    风乙墨想起羽玲珑在毒沼内待了十数年,应该对此地有所了解,便把赤阳莲的形状特征描述了一番,询问她们有没有见过。

    羽玲珑看着风乙墨绘制出来的赤阳莲,若有所思,这东西还真好像见过啊,可是一时间想不起来在何处了。

    风乙墨见羽玲珑有些迟疑,心中一喜,莫非赤阳莲竟然在毒沼之中?

    他刚要继续询问,储物袋中传音珠突然传出凌娅急切的声音:“相公,你快来!有人要抓我们!”

    这传音珠是风乙墨最新炼制的法宝,可以相互传音,最远可以达到一千多里,比不上传音螺,却也比声讯玉简更为便捷。他就是钻研了宝物传音螺,加以修改模仿,炼制出来的。

    听的凌娅的声音,风乙墨自然心急如焚,也不顾不上跟羽玲珑多交代,在毒蝎鳄身上贴了几张四级高阶神行符,命令毒蝎鳄快似闪电的冲出毒沼,然后借助夜光,施展月之影遁,以最快的速度赶回了天机城。

    刚刚踏入天机城,便感觉到强烈的法力波动,风乙墨强悍的神识散开,就发现一名老道正跟银川儿、凌娅二人斗的难解难分。

    那老道赫然是一名元婴后期大修士!

    凌娅、银川儿二人之所以能够坚持到现在,是因为风乙墨赠与了凌娅杏黄旗这件宝物,黄色的旌旗飘扬,挡住了那元婴后期大修士的绝大部分的攻击,令其暴跳如雷,脸红脖子粗。

    在防御能力上,风乙墨还没有见过超过杏黄旗的呢,连化神期老怪的攻击都能挡住,别说元婴后期了。

    在战团不远处,是那个鹤发童颜的老道,曾经在菱湖上,想要抓凌娅、银川儿二人的那个家伙。

    原来是他引来的,风乙墨心生不满,当初如果不是看他救人的份上,送他上岸,他早就死在银川儿手中了。

    如今,却不知好歹的引来元婴后期修士,真是不可饶恕!

    风乙墨自然不会眼睁睁看着妻子被欺负,现出身形,双臂高举,灿烂月华降落,他整个人化身为一个耀眼的银色光团,接着一道无法匹敌的光刃从光团中爆发,直奔元婴后期老道斩落!

    那老道大吃一惊,顾不上攻击杏黄旗内的凌娅、银川儿二人,身形一晃,消失在原地,出现在三十长之外,然而,一柄灰色的飞剑凭空出现在他面前,寒光一闪,对准了他的脑袋劈落下来!

    元婴修士又惊又怒,没有想到竟然有人能够看透瞬移,因为瞬移乃是元婴修士特殊的神通,无迹可寻,几乎无人可以掌握其固定的轨迹。

    而风乙墨的天眼瞳因为生出了道韵之纹,那元婴后期修士的瞬移在他眼中变的极其缓慢,可以准确的确定最终落脚点,鎏虹追风剑这才能精准的来到元婴修士面前,突然斩落!

    匆忙之下,元婴修士只能继续瞬移,可是,当他再一次显出身形,鎏虹追风剑已经等着他了,不等他继续瞬移,便劈中他准备好的一面防御盾牌之上。

    当!

    一声响,元婴修士只感觉双臂发麻,竟然连人带盾被轰出数十丈,而手中的上品防御盾牌发出一声清脆的悲鸣,变成了数块,落在地上。

    风乙墨因为恼怒此人出手对付凌娅跟银川儿,因此出手不留余力,一记飞天一剑,足足用上了十成力道,自然让元婴修士吃了一个小亏。

    “住手!”元婴修士一惊,又祭出一面盾牌护在身前,大声喊道:“这位道友,为何不问青红皂白的就偷袭在下?”

    风乙墨冷哼一声,道:“你无缘无故的攻击在下的妻子,岂能饶了你?”

    “什么?这一个妖、一个阴魂是你的妻子?”那元婴修士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风乙墨:“你可是一个人类,怎么能娶妖、阴魂当妻子?”

    “本座娶何人与你何干?你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风乙墨不满的呵斥道。

    老道把脸一沉,道:“我辈修仙,除了得求永生之外,更要除魔卫道,保护人间界安宁。她们这等妖、鬼必然会遗祸人间界,你早晚会被她们吸干了阳气所害,还如此的执迷不悟,真是枉费了一身修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